幾種七‧七女兒節有趣風俗


  乞巧節又稱「女節」,在蘇州,謂之「小兒節」,它是屬於心靈手巧的女孩們的。對女孩,這天也是她們一年中最期盼和最難忘的日子。因為只有這天,女孩子們向女星乞求得巧才最有效。如果一個女孩很笨,老人們就會說:「這丫頭肯定沒乞巧;要不就是乞巧時,心不誠。」「孩子總是自己的好」,所以父母最怕別人這樣說自己的女兒,女兒七夕乞巧就成了他們最為重視的事情。父母們要為女兒準備好彩線、七孔針。

 

乞巧節又稱「女節」,在蘇州,謂之「小兒節」,它是屬於心靈手巧的女孩們的。對女孩,這天也是她們一年中最期盼和最難忘的日子。因為只有這天,女孩子們向女星乞求得巧才最有效。如果一個女孩很笨,老人們就會說:「這丫頭肯定沒乞巧;要不就是乞巧時,心不誠。」「孩子總是自己的好」,所以父母最怕別人這樣說自己的女兒,女兒七夕乞巧就成了他們最為重視的事情。父母們要為女兒準備好彩線、七孔針。

在古代,王公貴族們往往為自己的女兒們結彩樓於庭,名曰「乞巧樓」。除此之外,還要準備瓜果,或巧果。它們都是祭祀的供品。巧果是用素粉加白糖,擀成一二寸寬、三四寸長的面片,在當中剪上一刀,再扭曲一下,放在油中炸製而成,色澤金黃,形式很精巧,重要的是它甜脆可口。在蘇州或紹興,都有食巧果之俗。

七夕之夜,女孩們趁牛郎織女相會之際,迎著月光,用彩線穿七孔針。記得小時,曾和姐姐玩過穿七孔針的遊戲。當時我費了好大的勁也沒穿過去,只穿過兩個孔而已,於是一生氣把針狠狠扔到地上。後來,姥姥眼不好,做針線活,也不敢找我,唯恐我把她的針丟掉。「向月穿針易,臨風整線難」(祖詠《七夕》),穿七孔針確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它也成為歷代女孩們比賽心靈手巧的娛樂活動。

在我童年的時候,那些與我同齡或大點的女孩們還時不時地用穿針來裁決誰的手最巧。依舊記得姐姐常常因為沒有在比賽中奪魁而偷偷哭泣,偷偷練習。不懂事的弟弟也經常以此嘲笑姐姐,惹姐姐生氣。現在想起姐姐那股認真勁,還會覺得發笑。現在,我想絕不會有女孩子再對針線那樣感興趣、那樣投人精力了。

這一古老民俗可以追溯到漢代,《西京雜記》中記載:「漢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針於開襟樓,俱以習俗也。」南朝的《荊楚歲時記》中也說:「七夕,婦人結彩縷,穿孔針。」穿七孔針應該是農業文明下的一心理積澱。在傳統的農業生產下,它的生活方式是男耕女織、男主女主內。男人與女人的分工是不同的,女人家庭中的職責是紡織縫補和相夫教子。古代的女孩子都對精巧織手藝有著特殊的期盼,進而能夠擔負起成家以後的使命。

通常在穿完七孔針後,父母或家人便在庭院裡朝天河的方向擺設好了香案,上置瓜果或巧果。女孩們開始鄭重其事地羅拜月下,向織女星乞巧。如果夜裡有喜子(一種長長腿的紅色蜘蛛)留網於瓜果上,「留巧付蜘蛛」,便以為受到了織女的青睞,乞得了靈心巧手。

由於這樣的祭祀太單調、太乏味和太嚴肅了,在歷史的時空中,也漸漸消匿了。「喜子留網於瓜得巧」的說法,也演變成「蛛絲卜巧」,即將撲捉到的蜘蛛放入盒子裡,一直待到第二天早上,然後幾個人同時掀開盒子,比比誰的蜘蛛在盒子裡留的網密,蛛網密的得巧最多,稀的得巧就少。而蛛網稀密又與捉到的蜘蛛大小有關係,蜘蛛成了這一卜巧的重要一環。其實它不是在「卜巧」,而是在比試誰捉到的蜘蛛絲吐得多。不過,捉蜘蛛需要一定的勇氣和膽量,對於膽小又愛乾淨的女孩來說,到屋子的犄角旮旯裡捉蜘蛛不是件容易的事,她們也很少玩這樣的遊戲。

七夕是「女兒節」,愛美又是女孩們的天在七夕這天性,女孩們還玩一個染指甲遊戲,「七夕,少女搗鳳仙花汁染指尖」(《昆新合志》),即用鳳仙花葉汁染指甲。清朝顧祿的《清嘉錄》中也有記載:「搗鳳仙花汁,染無名指甲尖及小指尖,謂之『紅指甲』。」 鳳仙花,一年生草本植物,一般七月開花,花顯紅色,摘少許鳳仙花瓣,搗爛後加少許明礬,染在指甲上,鮮紅可愛,水洗滌不褪。再用片帛纏住過夜,連續三四次,其色變得深紅,可以保持到下年的春季。此風在沒有化妝品的古代最為流行,但並不一定非到了七夕才染指甲。鳳仙花的花期一般是三十天到四十天,所以整個七月都是可以染指的。由於七夕染指成了一個古老的民俗,許多女孩這一天都要去採花葉染指甲,將自己打扮得漂亮些。「嬌彈粉淚拋紅豆,戲掐花枝鏤絳霞。女伴相逢頻相問,幾回錯認守宮砂。」它是一種樂趣,也是一種攀比。

七夕,又稱「小兒節」,據古書《龍魚河圖》載:七月七日,取赤小豆,男吞一七,女吞二七,令人終歲無病。又有人在七月七中午生瓜葉七片,向南立以瓜葉拭酒,可除斑及容光煥發。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