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規範漢字表》向社會徵求意見


    《璦輝條約》還是《璦琿條約》?沂蒙山還是沂濛山?「鬧鐘」的鐘和姓『鐘』的鐘一樣嗎?由教育部2001年啟動的《通用規範漢字表》專案,歷時8年研製終於定稿。8月12日,教育部就《通用規範漢字表》開始向公眾徵求意見。

 

《璦輝條約》還是《璦琿條約》?沂蒙山還是沂濛山?「鬧鐘」的鐘和姓『鐘』的鐘一樣嗎?由教育部2001年啟動的《通用規範漢字表》專案,歷時8年研製終於定稿。8月12日,教育部就《通用規範漢字表》開始向公眾徵求意見。

社會用字需規範化

  你是否曾經遇到這樣的情況,生活中常見的人名、地名、姓氏用字,電腦裏卻打不出來?更嚴重的是,一字之差,可能引來無數麻煩。

  「21世紀的中國社會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特別是社會用字的範圍發生了很大的變動,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文字觀念和需求,也出現了多元化、開放性的特點。這不僅使用字範圍擴大,還有一個實現標準化的要求。」教育部語信司標準處處長王翠葉表示,制訂《通用規範漢字表》,主要是為了滿足各行各業對漢字標準化的需求,方便人們的生活。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第三條規定,國家要推廣普通話、推行規範漢字。到底哪些是規範漢字呢?王翠葉解釋說,過去已有的規範標準比較分散,有《簡化字總表》、《異體字整理表》、《現代漢語通用字表》等四五個字表,但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範本,需要重新進行整合和優化。

通用程度分為三級

  《通用規範漢字表》收字8300個。根據字的通用程度劃分為三級:一級字表收字3500個,是使用頻度最高的常用字,主要滿足基礎教育和文化普及層面的用字需要。二級字表收字3000個,與一級字合起來共6500字,主要滿足現代漢語文本印刷出版用字需要。三級字表收字1800個,是一些專門領域(姓氏人名、地名、科學技術術語、中小學語文教材文言文)使用的較通用的字,主要滿足與大眾生活和文化普及密切相關的專門領域的用字需要。

  漢字歷史悠久,使用狀況相當複雜,加之漢字之學淵深如海,字表研製工程龐大,問題龐雜。《通用規範漢字表》研製專家工作組組長、北師大文學院教授王甯指出,字表研製過程歷時8年有餘,參與討論的海內外專家學者3000多人次,前後修改90餘稿。   字表用字頻度主要依據國家語委「現代漢語平衡語料庫」和北京語言大學「現代新聞媒體動態流通語料庫」,收錄漢字量分別為9100萬和3.5億。字表中收錄的每個字都有明確來歷,每個漢字的出處、正異對應關係都經過了專家學者的檢索和考證,為此甚至查遍了包括《四庫全書》在內的典籍文獻。 

原則上不恢復繁體字

  對於人們關注的簡體字與繁體字之爭,國家語委副主任、教育部語言文字資訊管理司司長李宇明表示,在《通用規範漢字表》研製過程中,對繁體字恢復和類推簡化問題,曾進行過反復的研討。研製組最終得出的結論是:為了維護社會用字的穩定,字表原則上不恢復繁體字;將類推簡化的範圍嚴格限定在字表以內,以保持通用層面用字的系統性和穩定性;允許字表以外的字有條件使用,但不類推簡化。 

  李宇明表示,字表內有繁體字和簡體字對照表,但目前不考慮全面恢復繁體字。此次字表根據語言生活的現實狀況收錄了6個原來的繁體字,但這些字規定了特定的使用範圍。比如 「剋」(kēi),僅在義為訓斥、打人時使用。「鍾」僅用在姓氏人名。「濛」僅用於姓氏人名和地名。另外,字表還恢復了51個異體字,比如活字印刷發明者畢昇的「昇」字、《璦琿條約》中的「琿」字,都因其包含特定的歷史文化意義而被收入。

為大眾起名提供便利

  「很多人問,字表是不是要管大家用字,限制大家用字呢?不是的,我們管的是電腦用字,不管手寫用字,對出版印刷和教材編寫影響較大,對普通人用字沒有太大影響。」王甯教授特別指出,字表在收字方面整體是優化的,放寬的,對許多字進行了解放而非限制。

  相較於1988年的《現代漢語通用字表》,《通用規範漢字表》從表面上來看增加了1300字,但因為原來通用表裏有35個字,這次的字表裏沒有收,在這個基礎上又多出來1300,這樣的話實際增加的總量應該是1335個字。

  除了因為社會語言生活變化而增加的字以外,字表還對未來的使用情況進行了預留,特別是為大眾取名提供了許多便利。比如為了照顧給女孩子起名時常用「女字旁」和「草字頭」字,專家們特意收錄了這兩個偏旁裏一些不常用的字。還有,「喆」、「淼」、「堃」等極少用的字,因為很多人喜歡用來取名,此次也特意保留了下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