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遺囑認證案終在第四十日結束。代表華懋慈善基金的資深大律師張健利和余若海先後出擊,列出案中種種疑點,張健利直指陳振聰的大話「一匹布咁長」。主審法官林文瀚問基金一方,若他不接納陳的證據,又不認為零六年遺囑是偽造應怎辦。

 

antidrugs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遺囑認證案終在第四十日結束。代表華懋慈善基金的資深大律師張健利和余若海先後出擊,列出案中種種疑點,張健利直指陳振聰的大話「一匹布咁長」。主審法官林文瀚問基金一方,若他不接納陳的證據,又不認為零六年遺囑是偽造應怎辦。張健利強調,陳振聰一方從未能證明龔對「留所有遺產給陳振聰」的認知和意願。余若海說,若林官接納王永祥、吳崇超見證的「濕濕碎」饋贈,零六年遺囑便是偽造,另一可能是風水遺囑。林官表示,預計在今年底或明年初有裁決。

張健利庭上不減強悍,直指陳振聰故意且公然講大話,其供詞前後矛盾,是不可信和難以置信,與龔關係建立在金錢上。「大話一匹布咁長。」他曾五次用廣東話強調,零六年遺囑見證人王永祥簽名前提醒龔如心的說話,證明龔知這是部分遺囑,是「濕濕碎」的千多萬饋贈。「王太,Partial Will(部分遺囑)嚟?喎!」龔如心當時淡淡然答:「是呀。」王又要求龔正式請律師草擬文件。

官問遺囑非偽造怎辦

林官問張健利,若他不接納陳的供詞,同時不認為遺囑是偽造應怎處理。張健利回應表示,最重要是龔的意願,基金一方一早說明龔欲實踐零二年遺囑的意願。但陳振聰一方由始至終不能證明,龔簽文件當日(零六年十月十六日),是否明白文件內容,是否願意給陳所有財產,舉證責任在陳振聰一方。

張健利列出龔如心將所有財產給陳振聰的九大疑點,又說龔曾經歷上世紀的翁媳爭產案,明知訴訟有多麻煩。龔又曾訂立零二年遺囑,向外界宣布將全副財產用作慈善用途,反口的話會惹來回響,令她蒙羞。

余若海下午「接棒」,進一步解答林官「怎麼辦」的問題,他說有兩個可能:若接納王吳二人所簽的是「濕濕碎」千多萬饋贈,陳振聰所持的便是偽造;不認為「濕濕碎」的話,陳所持的是風水遺囑,病重的龔為了續命什麼都試。

余若海講出多個理據:一、遺囑不可能不提令龔最驕傲的華懋慈善基金;二、陳振聰聲稱不懂風水,但不同專家都能證明陳講大話;三、龔願在風水師上花錢;四、三筆六點八八億元是用作種生基;五、英文遺囑都可以是風水遺囑,字眼較語言重要;六、若全副財產是「濕濕碎」,便是騙鬼差、不涉及真錢的風水遺囑。

料年底或明年初判決

基金陳詞完畢,原訟聆訊完成。林官表示,需再看影帶等證物,預計在今年底或明年初有判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