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美巴西謀生的一位同鄉,經多年的艱苦奮鬥,終於營商有成,積聚了財富,久別歸故鄉。大宴鄉親父老,捐資贈物,備受村眾歡迎。

 

在南美巴西謀生的一位同鄉,經多年的艱苦奮鬥,終於營商有成,積聚了財富,久別歸故鄉。大宴鄉親父老,捐資贈物,備受村眾歡迎。

富貴不忘桑梓,是我國的優良傳統。古語云:「富貴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歷史上有劉邦大敗項羽,登帝位,旋即歸故里,擺宴與鄉親們同樂,並興高賦詩歌曰:「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唐代大詩人杜甫留下不少懷鄉詩篇,諸如「月是故鄉明」,「青春作伴好還鄉」,是其名句,詩仙李向也有詩曰:「仍憐故鄉水」
故鄉的山川草木,總是令遊子縈迴思念和憐愛,我們的故鄉山巒連綿,其中有屏峰之秀,雄山寺城之東,村前溪水長流。童年歲月,記憶猶新,爬山玩水,東悠悠度,不論浪跡天涯何方,故鄉又何能忘懷。

我的那位同鄉,不但善於商,還長於文。今次歸里,目睹故鄉欣欣向榮,心喜之餘,詩興大起,作了一首舊體詩名為「長興樓」。

所謂「長興樓」是舊社會村里築來防禦匪之碉樓,樓高數層。我鄉鄰近百峰群巒,綿延於台山新會兩市之間,崇山峻嶺,怪石嶙峋,山道崎嶇,草長林密,山坑水奔流,沿崖而下,形成瀑布。還有走獸飛禽,花果白雲茶,這樣美好的山區,在舊社會卻是大賊們之巢穴。

兩縣的大盜匪徒聚眾結覺佔領了山區,在其中的古兜山立為基地,夜間出動打家劫舍,擄人勒索,把華僑眷屬擄入山中,要求鉅額贖金,不付款就殺害,城裡的軍隊又無能為力,村民只好自築碉樓,夜間集中睡在裡面。這種碉樓是用水泥鋼鐵建造,鋼門鐵窗,頂樓建有四邊凸出的圓盤,開有槍眼,用於向下開槍還擊。賊匪一到就鳴鑼告警。

同鄉作詩之後,請有興趣的親朋戚友同韻和之。對舊體詩,我是門外漢,惟盛情難卻,只好班門弄斧,和了他一首如下:
風風雨雨長興樓,卅載重回貌猶秀,
故園翻新罕盜匪,九洲縱橫萬里遊,
長城蜿蜒青山外,黃河長江通五洲,
業成南美未虛度,春滿華夏消人愁。
詩成之後,我對他說,請原諒我的和詩不成樣子,但我的意思你是明白的,你川載重回故鄉,鄉中的「長興樓」經風風雨雨後仍然面貌秀麗,解放以來,家鄉興旺,太平盛世,舊社會藏身山林的強盜沒有了,「故園翻新罕盜匪」你可以去作「縱橫九洲萬里遊」佳餚美酒迎候您。

他果然於宴罷鄉里後,跨過珠江,長江黃河,遊京華登場城,親睹錦繡河山繁榮昌盛,華夏春滿,心情輕鬆輕快可以無憂無愁回南美去了。我還讚他「業成南美未虛度」他很開心,大家哈哈大笑一番。並舉杯歡飲,為我們親愛的祖國繁榮昌盛乾一杯!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