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準備更多的反制措施


  中國躍居世界貿易大國已有多年,預計今年將超越德國成為世界頭號出口大國。然而,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一成就也將我們推向國際貿易爭端的風口浪尖,致使中國早早淪為當前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最大受害者。

 

中國躍居世界貿易大國已有多年,預計今年將超越德國成為世界頭號出口大國。然而,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一成就也將我們推向國際貿易爭端的風口浪尖,致使中國早早淪為當前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最大受害者。中國已連續14年成為遭遇反傾銷調查最多的成員,連續3年成為遭遇反補貼調查最多的成員。2009年以來,中國面對的貿易摩擦壓力有增無減,據我國商務部公平貿易局統計,僅今年上半年,中國遭受的反傾銷、反補貼、保障措施及特保措施等貿易救濟調查多達58起,涉案金額超過80億美元。嚴峻金融危機壓力之下各國以鄰為壑的內在衝動大大增強,加劇了我們有效解決貿易爭端問題的緊迫性。

既然如此,如何才能有效解決貿易爭端?如同以前那樣在貿易爭端中依然單純扮演著被動的應對角色?仍舊對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和貿易報復敬而遠之?貿易夥伴對華發起爭端的增長已經證實這種策略並不成功,我們需要更多地準備貿易報復、訴諸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等反制措施。

在國際關係中,友好和夥伴關係並不意味著相互之間不產生一點摩擦,有利益衝突是正常的,重要的是摩擦的數量和烈度要在可控範圍之內。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只不過是一種常規程式而已,訴諸這種常規程式並不意味著爭端雙方已經形成敵對關係,不影響我們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繼續發展深化平等互利的經貿合作關係。我們無論是訴諸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還是提出貿易報復清單,都不僅僅是為了解決當前的爭端,同時也是希望以此威懾貿易夥伴國內的保護主義勢力,從而降低未來發生爭端的幾率,這才更符合「和為貴」的真諦。

假如貿易夥伴國內保護主義勢力挑起對華貿易爭端,損害中國利益,自己卻不用因此付出一點代價,那麼,在貿易夥伴國內必然是保護主義勢力更能吸引公眾跟從。在實踐中,部分是由於一些客觀原因,部分是由於我們過於溫柔的策略走了極端,中國很少實施貿易報復或其他反制措施,如幾十年來貿易報復措施使用次數寥寥,對美國、韓國這樣貿易規模和摩擦次數都不少的國家各採用了一次,致使不少貿易夥伴國內的保護主義勢力肆無忌憚。假如讓貿易夥伴國內公眾看到兩敗俱傷的現實風險,保護主義勢力在貿易夥伴國內的鼓動能力將大大削弱。

準備貿易反制更是中國政府向國民兌現諾言所必需。中國當初之所以不惜付出相當代價、承受相當風險加入世貿組織,期望之一就是希望借助世貿組織的多邊規則更好地維護本國貿易利益,避免貿易夥伴在貿易爭端中運用其國內法對中國予取予求。既然中國在爭取加入世貿組織的過程中已經向國民和國際社會明確宣示了自己的上述目標,那麼時至今日,中國正式加入世貿組織已屆7年,已經積累了一定的人才和經驗,中國政府確實應該向自己的國民履行諾言了。

我們看到,今年以來中國在世貿組織已經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積極主動,針對美、歐兩方接連主動啟用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從輪胎特保到其他正緊鑼密鼓博弈的貿易爭端案中,我們固然需要爭取對方最高決策者迷途知返的最優結果,也必須準備防患於未然的強力反制措施,在國際交往中不可盲目輕信甜言蜜語。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