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近代還產生許多地方色彩濃鬱、格調清新的民間器樂演奏,在經濟日益發達的南方尤為突出。在廣東珠江三角洲一帶產生和流行的廣東音樂,不僅限於廣東一帶,在全國也很有影響。廣義的廣東音樂包括粵劇和潮州和潮樂,狹義的只是指由小曲改編的器樂曲。

 

中國近代還產生許多地方色彩濃鬱、格調清新的民間器樂演奏,在經濟日益發達的南方尤為突出。在廣東珠江三角洲一帶產生和流行的廣東音樂,不僅限於廣東一帶,在全國也很有影響。廣義的廣東音樂包括粵劇和潮州和潮樂,狹義的只是指由小曲改編的器樂曲。

廣東音樂演奏的樂器一般有二弦、提琴、三弦、月琴、橫簫,後來又加進揚琴、高胡、秦琴。這種器樂演奏在廣東城鄉都非常盛行。人們在戲曲伴奏的過場音樂中,在城市的茶樓、街頭,在耕作之暇的鄉村,在民間婚喪喜慶等各種場合,經常可以聽到廣東音樂流暢優美的曲調和清晰明快的節奏。樂曲的題材廣泛,或記民間風俗,或寫自然小景,或學百鳥啼鳴,或吟花草姿容,無不細膩入微,沁人肺腑。

在小橋流水、風景如畫的江南水鄉,又孕育出一枝民族音樂的鮮花--江南絲竹。它的聒靜、悠揚、柔和、甜美,猶如一幅風韻淡雅酌冰墨畫,令人陶醉。江南絲竹的流行地區主要在江蘇南部、上海、浙江西部一帶,演奏樂器有二胡、三弦、琵琶、揚琴、‧笛、簫、笙、鼓、板和木魚等。本世紀初,以上海為中心,逐漸出現了「文明雅集」、「鈞天社」、「清平社」等演奏江南絲竹樂的團體。樂曲主要來自民間喜慶、廟會等場合演奏的音樂,以及長期在民間流傳的古典樂曲,最著名的有《佬三六》、《慢三六》、《中花六》、絎街》、做樂歌》、《壇慶》、《姬六 板》、《四合如意》等「八大曲」。

早在清代乾、嘉年間,安徽的徽班藝人和湖北的漢調藝人進入北京,吸收了昆曲、梆子戲之長,形成了早期京劇。經過近百年的發展,到清末湧現出不少優秀演員,老生有譚鑫緣汪桂芬、孫菊仙,青衣、旦角有時小福、余紫雲、以及梅蘭芳的祖父梅巧玲等,共13人,被人們稱為「名伶十三絕」,其中譚鑫培對京劇老生唱腔的創新和發展貢獻很大。他的著名唱段《硼碑》,雄渾蒼勁,真切感人。此後有劉鴻聲的老聲腔《轉門斬子》唱段,也很受觀眾歡迎。上海著名演員汪笑儂,能自編自演。在唱詞、唱腔、情節、人物、場次上都有所更新。

1903年,喜連成班成立,後改名為富連成班,連續辦了30多年,培養了不少京劇人才,使京劇成為全國性的大劇種。

京劇伴奏樂器主要有胡琴(京胡)、南弘、月琴、單皮鼓、大鑼、小鑼6件,對6件都精通稱作「六場通透」,其中以胡琴為主。當時著名的琴師有梅雨田(1869-1914).孫佐臣,陸彥庭、王雲亭4人,冠於四家之首的梅雨田是梅蘭芳的伯父。有人對他的精湛琴藝作了這樣的評語:「雨田胡琴,剛健未嘗失之粗豪,綿密不流於纖巧,音節諧適,格局謹嚴。」梅蘭芳的琴師徐蘭沅就勇向他學琴。

隨著民族資本主義的發展和外國資本主義經濟勢力的侵入,加速了城市的畸形繁榮,近代的說唱和戲曲也有了長足的進步。

彈詞繼清代陳、毛、俞、陸四大家之後,又出現馬(如飛)。姚(士璋)、趙(湘舟)、王(石泉)等著名藝人,被稱為新四家。馬如飛擅長《水滸》,用直嗓唱,曲調流暢、爽朗,質樸、豪放,頗受農民歡迎,幾裏以外的農民都剩、船 趕來聽書。

這時的俞調也形成新的支派,朱介生改小嗓(假嗓)為本嗓(真嗓),並吸收蘇灘、昆曲、江南小曲乃至京劇、北方曲藝的曲調,大大豐有了俞調唱躥。蔣如庭繼承發展了陳調的演唱風格,並有創新 被稱為「蔣調」。清末趙派弟子夏荷生創立夏調,唱腔以俞調起句,馬調落句,彈詞藝人稱為「雨夾雪」(「雪」為馬派薛被卿瞪「薛」諧音)。徐雲志又以夏調為基礎,創立徐派,曲調委婉從容,轉腔拖腔多,人稱「糯米腔」。

北方的鼓詞發展到近代,吸收了各地民間音樂曲調,形成了各種不同風格的「大鼓」,如京韻大鼓、西河大鼓、梨花大鼓等。以「鼓界大王」著秭酌傑出藝人劉寶全(1869-1942)在京韻大鼓的唱腔和伴奏方面作出很多創造,使之成為全國主要曲種。劉寶全演唱時,能夠用本嗓、假嗓、半假嗓交揉使用而不留痕跡,音域寬廣,運用自如。京劇藝術家梅蘭芳贊揚他的表演為:「低音珠圓玉潤,高音響遏行雲」。在藝術上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