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年是西市交響樂團總指揮就職廿五週年,吉雷、許華斯前後按聘好多名家來慶賀,十一月一日是由27歲中國出身,如今舉世超星郎朗來客參,郎朗的號召力不凡,2,500張票早售之一空。

二○○九年是西市交響樂團總指揮就職廿五週年,吉雷、許華斯前後按聘好多名家來慶賀,十一月一日是由27歲中國出身,如今舉世超星郎朗來客參,郎朗的號召力不凡,2,500張票早售之一空。

剛過十月底的萬聖節,又是西岸時鐘撥回一小時的交叉日,筆者早了一小時許到達音樂廳,天高氣爽沒半滴雨,郎朗豎髮衝冠的招牌相片內外佈滿,只見人山人海,亞裔老、中、幼的來賓特眾,正樓賣餐廊生意也擁擠不堪,(25元五道菜快飯掃之一空)可見西城酷愛文藝外,消費力尚強。

二時正開場,節目是貝多芬的序曲、協奏曲和田園交響曲。首場是1807年貝多芬借莎翁劇本編寫愛怒交集的前序,貝多芬運用F-Minor轉C-Minor發揮喜從悲來「潛在音調」,整個弦樂團(小、中、大、低提琴)相當合作。第二場是許華斯握手的和郎朗登台,全廳不約而同站立鼓掌,郎朗也用他「神手」齊膝向大眾125度三鞠躬,久久他才到他琴前坐定。本人前後在西城捧場5次,猶記得第一回,他Curtis音藥院尚未畢業,來華大「迷你」廳公演,完了,僑胞們要請他宵夜,他答:「只想吃湯餃和睡覺」(屆時19-20歲吧),如今他的髮型已由2008年來,西市交響樂團九月開幕日之竪立派改為滿頭烏黑粉絲,筆挺的灰黑真絲(意法訂做)的Tuxedo,油亮的黑漆波鞋,身價猛升(數年前後)。有他父子倆穿上中式馬褂,老爸還同奏二胡作「謝幕禮」。總之,他這次客串的貝多芬協奏B-Flat Major是技術與文藝的結晶,雖郎朗和伴奏弦樂師天衣無縫,這20分鐘的由快、慢、重、輕琴鍵上處作是郎朗的「商標」,他的頭忽仰忽落,左手空閒時,他像做柔道似的扭轉各節,雙足與總指揮的起伏一起打拍或鏟腳鏈,這是郎朗的台功,使來賓滿飽耳福與眼福。在郎朗退場謝幕第三回,他送了蕭邦的Etude Opus 25 No.1作「安哥」Encore,這是他熟練的Bang Bang Bye Bye。15分鐘休息,情緒集中於貝多芬的第六「田園交響曲」,此樂廳以音響控制聞世,大家頓時陶醉在溪流、葨集、暴雨、牧歌、感恩的貝多芬名作。既是十一月初一,我們的總指揮將辭離?而朗郎呢,何日君再來?

後語:亞裔在本州與日俱增,2010一月廿二號(週五)晚將由副指揮(台來)Kuan女士和港生李傳韻小提琴神童表演梁祝蝴蝶協奏,並有中國舞獅、日本鼓隊助興,2010二月十號全美偕香港華裔商會,將為市交響樂團籌款義舉,請記留佳日共襄盛舉。

lang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