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資深教授許崇德十日在紀念澳門回歸祖國十周年學術研討會上指出,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起步比澳門早,但是至今仍未立法,其中的原因很複雜,但反對派阻撓和外國的干預破壞了香港有關立法進程。他認為,要爭取香港國家安全立法的通過,必須要更加耐心地做好工作。

原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資深教授許崇德十日在紀念澳門回歸祖國十周年學術研討會上指出,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起步比澳門早,但是至今仍未立法,其中的原因很複雜,但反對派阻撓和外國的干預破壞了香港有關立法進程。他認為,要爭取香港國家安全立法的通過,必須要更加耐心地做好工作。

許崇德指出,香港、澳門在意識形態、法律體制和行政架構等方面與內地存在著一定的差異。而且在港澳回歸前國外敵對勢力利用這兩個地區的特殊地位對中央政府製造了一定程度的麻煩,有人利用其特殊地位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行為,回歸後這種行為依然存在。「如澳門的某些遊行,就有香港人去指導,這些香港人背後或許還有其他外來勢力。各種外來勢力對澳門的滲透和妄圖借特別行政區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行為從來沒有停止過。」所以,為了真正實施「一國兩制」,防範和懲治敵對勢力利用香港、澳門對中央政府進一步製造麻煩的可能性,實現國家的繁榮穩定,港澳基本法都做出了授權性的國家安全立法規範。

許崇德說,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起步比澳門早,但是至今仍未立法。他指責反對派為反動派,其阻撓和「美帝國主義」的施壓破壞了香港二十三條立法的有關進程。

許崇德說,首先,是由於香港的國際化程度和某些外國勢力插手的程度都比澳門多;其次,香港回歸前後的立法情況與澳門也有所不同。回歸前的香港除了普通法原則和判例外,還有一些極具殖民色彩的規定。這種立法狀況使香港地區部分市民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存在的疑慮和爭議使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難度超過澳門;第三,香港長期受英國殖民統治,擔心國家安全立法對個人權利和自由限制方面的情緒比澳門嚴重。西方所謂「剩餘權利」的觀念對香港的影響較大。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