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日刊登前一篇題為《沒有人為美元疲弱流淚》的文章稱,華盛頓為增加美國出口而讓美元貶值的政策顯然是一項「損人利己」的政策。但是,沒有人因此加以抱怨。

紐約時報日刊登前一篇題為《沒有人為美元疲弱流淚》的文章稱,華盛頓為增加美國出口而讓美元貶值的政策顯然是一項「損人利己」的政策。但是,沒有人因此加以抱怨。

人們為何不抱怨呢?因為世人認為,美元貶值有利於全球經濟復蘇。即使在因美元貶值而「遭受損失」最大的歐洲,人們也一直保持沉默。

歐洲人保持沉默不無道理。美元而不是歐元貶值有助於歐洲各國面臨困境的銀行部門恢復健康。這對於歐洲經濟的復蘇是至關重要的。 據法蘭克福的高級官員說,強勁的歐元能夠使歐洲央行始終將利率保持在危機期間的低水平上,即使危機正在過去。歐洲央行總裁讓—克洛德•特里謝在最近的講話中已經明確表示,他不急於提高利率。

他之所以能夠輕鬆應對而且還不會提高人們對歐元區可能出現通脹的預期的原因之一是,歐元對外國貨幣的匯率一直在上升。 其實,由於歐洲最近公布的經濟數據相當不錯,要不是歐元強勁,歐洲央行或許早就提高利率了。甚至連歷來不喜歡一種強勁貨幣的歐元區南部國家也懂得,歐元強勁是符合它們的直接利益的。由於各國銀行正處於這種脆弱的境地之中,與提高利率相比,它們更願意應對一種強勁貨幣,因為眼下提高利率可能會使那些面臨較大挑戰的銀行瀕臨崩潰。

歐洲決策人不無道理地給予各國銀行一次在利率提高之前獲得康復的機會。他們明白,為了不使某些步履維艱的歐洲銀行走向崩潰,特里謝是不會允許通脹預期提升的。

這就是他們為何對美元貶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原因所在。對出口而言,華盛頓的貨幣政策或許是「損人利己」的,但它顯然有助於歐洲面臨困境的銀行部門恢復健康。這的確具有重要意義,如果歐洲不想再度陷入經濟困境的話。實際上,即使就歐洲出口而言,歐洲人似乎在應對華盛頓的貨幣政策時也是輕鬆自如的。

他們或許已經逐步認識到,外國貨幣匯率的變動對其宏觀經濟健康的影響要比他們想像的小。

歐洲大多數貿易畢竟是歐元區國家之間的貿易,是不受美元貶值的影響的。另外,歐洲出口行業的競爭力比許多人想像的強,這或許也是事實。尤其是德國的出口産品在面對強勁的歐元時已經表現出了強勁的適應力。

令人欣慰的是,歐洲人在面對美元貶值造成的出口落差時正表現出一種「比例感」和常識。

從整體看,與他們在危機期間不得不應對的其他問題相比,這些問題不過是一些小問題。因此,為何要小題大作呢?

與美元貶值可能給歐洲出口造成的破壞相比,它給歐洲銀行帶來的好處對於歐洲經濟的復蘇就顯得要重要得多。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