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緒某年秋季的一天,南京夫子廟前忽然人聲鼎沸,喧傳總督衙署附近發現無頭命案:父子三人一夕被殺,離奇的是被殺者的三個頭顱都不見了。江寧縣衙曾經多次緝查凶手,卻毫無線索。

光緒某年秋季的一天,南京夫子廟前忽然人聲鼎沸,喧傳總督衙署附近發現無頭命案:父子三人一夕被殺,離奇的是被殺者的三個頭顱都不見了。江寧縣衙曾經多次緝查凶手,卻毫無線索。

被殺者一家,本是官宦之門而客寓江寧的。這家主人曾任皖北某縣縣令,有子二,一個二十多歲,一個剛滿二十。被殺的那夜,父子三人同臥一室,卻不知在什麼時分被殺的。縣令曾勘察死者室內室外,沒有可供破案的形跡,只是窗戶洞開。推測凶犯是越牆啟窗入內的。江寧縣是一省的重地,卻出了這般大案,縣令唯恐上峰嚴責,就以重金懸賞捉拿。可是,日複一日,毫無一點征兆。歷時既久,也就成了一件疑案。

一天深夜,縣令正在簽押房檢閱案卷,忽然聽見屋瓦浙瀝有聲。他正詫異之間,庭中突然「噗」的一聲,像是從高處擲下一物;聽其聲響,似很沉重。縣令立刻命家丁到庭中察看。家丁掌燈一瞧,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這沉重之物是結在一起的三個人頭。縣令得報,迅即出視,只見三個人頭的辮與辮互相拴成一結,面目大半腐爛得不能辨識。再一察看,辮上繫著一封信。縣令居值看畢,又惊又愣,呆呆地站了半嚮。

那封信的內容是:此民賊父子三個頭顱也。我皖北某縣人。十餘年前,民賊為我縣縣令。我家世鼎盛,富冠一邑。民賊見吾父柔懦可欺,藉口清鄉,指吾父為通賊,家產被其籍沒,一家十餘口被其冤殺。我幸得親戚之庇,漏網未死,亡命江湖,十有餘年;然而耿耿此心,未嘗一日忘也。今聞得民賊已年老告退,移居此間,挾其民脂民膏,面團團作富家翁,故于某夜刺而殺之,斬其父子三人首,歸祭于吾父之墓。今大仇已報,素志已償,謹將民賊父子頭顱還獻左右,以明此案真相。自此以後,我將雲游四海,與黃石公、赤松子二位仙人為伴,不再還鄉矣,公亦無須徒勞也。

縣令傳喚死者家屬,將信給他們看過。死者家屬以事出有因,也就不敢追究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