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正就政改方案諮詢公眾,《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週二接受訪問時,高度肯定中央對香港落實普選的誠意。梁愛詩指出,中央政府把普選的目標作為對香港長期方針政策的一個承諾,如果中央對普選沒有誠意,又何必讓它寫進《基本法》呢?選舉產生的立法會,是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信心的表現

 

↑社民連連日來強迫民主黨就五區總辭表態。圖為社民連三名立法會議員。 (資料圖片)

政府正就政改方案諮詢公眾,《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週二接受訪問時,高度肯定中央對香港落實普選的誠意。梁愛詩指出,中央政府把普選的目標作為對香港長期方針政策的一個承諾,如果中央對普選沒有誠意,又何必讓它寫進《基本法》呢?選舉產生的立法會,是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信心的表現。 她表示,中央信任香港人能治好香港,相信香港會發展一個適合香港情況的民主制度,所以有普選這個目標。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中英兩國就香港問題達成協議,公布了「中英聯合聲明」。梁愛詩指出,「聲明」沒有就立法會的組成作出任何規定,只提到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 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任命。「聲明」又把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放在附件一裡,而附件一第一條第三段除重申「聲明」的第十二條外,還有這麼一句,即:「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因此,行政長官和立法機關由普選產生,都不是英國政府通過「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的承諾,而是由於《基本法》的誕生。

梁愛詩又表示,《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給予人大常委會在香港政制發展一個角色,即是在○七年以後,如果兩個產生辦法需要修改,它必須得到人大常委會的批准或備案。備案便帶有審查的意義,如果修改方案違背中央對特區按《基本法》所載的長期方針政策的話,人大常委會便不會備案。特區政府有責任就政制發展問題與 中央溝通,否則如果在備案時遭人大常委會反對,便會引發憲制危機,影響社會穩定。

至於社會對最終普選模式的爭議,部分立法會議員不肯討論二○一二年的選舉辦法,一定要否決政府提出的方案。梁愛詩說,《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和第六十八條意識到普選不是 馬上可以達到的事,而是大眾的期望,這個期望要經過我們的努力去落實,而二○一二年的產生辦法,必須在短期內達至共識,留足夠時間去完成批准的程序,立法 的審議,還有行政上的準備,使二○一二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向民主目標邁進一步。因此這不是「我對你錯」的問題,而是如何在快慢步驟中取得最佳的妥協,讓政制可以向前發展。

梁愛詩認同,最終普選的模式是要討論的,但現在社會上未有充分的討論,如果要馬上進行,便會令目前最急的方案討論岔開,不能集中精力去解決二○一二年的兩個 產生辦法的修訂。結果遠、近兩個目標都會落空。她說,「現在的問題並非中央政府是否有誠意落實普選,而是香港人能否團結?在未有達到最終普選目標之前,有沒有決心為政制發展開步向前走,還是寧可原地踏步?」

問及反對派五區總辭的行徑,梁愛詩表示,就算他們贏了都不能證明什麼,輸了即代表不獲市民支持,所以勸他們想清楚先做。「大家應該正正經經積極討論方案的內容,不要再浪費時間,採取一些不積極的行動。現在已經有(普選)時間表,不要整天說中央不給予你什麼,如果香港人不能達成共識,這不是中央的問題。」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