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就參與五區「總辭」立場搖擺不定的公民黨,完全無視全港超過一半反對「總辭」的市民,以及黨內要員的反對聲音,堅持繼續參與「總辭」。不過,多名公民黨成員在週二晚上舉行的記者會上,試圖將傳媒的目光轉移到一些空泛的民主理念上。當有記者問到該黨的補選部署時,則不斷以要與其他反對黨派商討為由拒絕回答。甚至連早前已有腹稿的「總辭」時間和人選,該黨也支吾以對,似為最後「退軚」暗留退路。

一直就參與五區「總辭」立場搖擺不定的公民黨,完全無視全港超過一半反對「總辭」的市民,以及黨內要員的反對聲音,堅持繼續參與「總辭」。不過,多名公民黨成員在週二晚上舉行的記者會上,試圖將傳媒的目光轉移到一些空泛的民主理念上。當有記者問到該黨的補選部署時,則不斷以要與其他反對黨派商討為由拒絕回答。甚至連早前已有腹稿的「總辭」時間和人選,該黨也支吾以對,似為最後「退軚」暗留退路。

當社民連公布五區「總辭」以及民主黨會員大會否決參與「總辭」後,公民黨終肯作出較明確的表態。該黨週二晚上舉行執委會,就是否參與「總辭」作出決定。該黨黨魁余若薇及一班支持「總辭」的黨員於會後舉行記者會,但曾公開批評反對「總辭」的黨內要員湯家驊則缺席。在場傳媒均期待該黨就「總辭」作出明確表態,但該黨卻拒絕詳述「總辭」的實際時間、人選和部署等,明顯是為日後「退軚」留下退路。

余若薇表示,該黨沒有確實的辭職日期,只是說最遲不可以遲於明年一月中辭職。甚至談到大家早已心中有數的「總辭」人選時,她也刻意說得模棱兩可,「人選現階段唔係最重要,公民黨會派幾多人參與,會同其他『泛民』嘅朋友商討。」至於更深入的問題例如選舉工程會如何進行,該黨主席關信基更立即「封嘴」,「睇嘢要睇全面,唔好太注重手段,唔好太注重『跑馬』,呢個係一個公投嚟!」只有該黨秘書長陳家洛在記者多番追問下,才肯透露該黨有意成立「統籌部」統籌所有補選相關事宜。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對公民黨決定繼續參與五區「總辭」表示失望,「佢哋成日強調民主,但宜家就反而逆主流民意而行。佢哋辭完職又再選,力爭返入議會,咁點解選 民當年要投你一票呢?係唔係玩弄緊選民呢?」他又批評,參與「總辭」是浪費公帑之舉,對推動香港的政制發展沒有任何幫助。

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學術統籌宋立功分析,公民黨「表面」宣布繼續參與五區「總辭」,主要原因是不想流失選票,「之前公民黨態度已經好反覆,所以今次一定要表明態度,否則就會失去好多支持者。」他指出,若公民黨昨晚仍不明確表態,就會令人覺得他們好像「兩頭蛇」、「心大心細」,將會流失大量中產及中上階層的選票,「你講激又唔夠社民連激,講理性又唔及民主黨,夾中間。」

根本就是一場鬧劇的五區「總辭」,明顯未能得到香港市民的支持。港大民意網站週一公布最新的民意調查,結果發現,超過一半市民反對所謂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支持者只有約兩成半。接近一半市 民更表示,不會在補選中投票給參與「總辭」的議員或由其推薦的人士,答「會」的只有三成六。更特別的是,就連聲稱自己為反對派支持者中,也有近四分之一表 明不會投票給反對派人士。

港大民意網站週一發表最新的調查結果。調查於上月二十八日至本月四日期間進行,隨機訪問了近一千名市民,了解港人對五區「總辭」的態度。結果發現,支持以「總辭」方式促使五區補選,以變相「公投」形式展示市民對政改的意見的比率只有二十六個百分點,僅僅多於四分之一;相反,反對五區「總辭」的比率則高達五十一個百分點。換句話說,反對五區「總辭」的市民比支持的市民足足多近一倍。

此外,就連反對派的支持者對是否支持五區「總辭」問題上也出現意見分歧。調查顯示,聲稱自己是反對派支持者的受訪者,只有四成支持五區「總辭」,反對者則高達百分之三十七,比例約是「一半一半」。自稱沒有政治傾向的受訪者中,有百分之五十六表示反對五區「總辭」,支持的只有兩成。

最特別的是,連聲稱是反對派支持者的受訪者,也表示不會投票給參與補選的反對派候選人,這證明五區「總辭」是如何「失民心」。調查顯示,在聲稱自己為反對派支持者的受訪者中,有百分之二十三、即接近四分之一表明不會在補選時投票給反對派候選人,表示會投票支持反對派候選人的不足七成。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