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高級別會議北京時間十六日凌晨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貝拉中心開幕。中國總理溫家寶十六日啟程赴哥本哈根出席會議。今後幾天,世界大多數國家的領導人也將來到會場,參加這次史無前例的氣候峰會。

 

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高級別會議北京時間十六日凌晨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貝拉中心開幕。中國總理溫家寶十六日啟程赴哥本哈根出席會議。今後幾天,世界大多數國家的領導人也將來到會場,參加這次史無前例的氣候峰會。

十六日下午三時許,溫家寶乘專機從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起飛,前往哥本哈根。溫家寶將經過近十個小時的飛行時間,於當地時間十六日下午六時左右抵達哥本哈根。十六日至十八日,溫家寶將出席峰會。會議期間,溫家寶將和一些與會的國家和國際組織的領導人、負責人進行會面,還將出席丹麥女王及首相為與會領導人分別舉辦的宴會。

中國政府對參與哥本哈根會議的態度一直是積極和建設性的。溫家寶總理將在氣候變化峰會上發表重要講話,闡述中國政府積極應對氣候變化和推動氣候變化國際合作的立場和主張。

現為中國人民大學能源與氣候經濟學項目組核心成員的王克,同時也是中國今次赴哥本哈根參會的專家學者之一。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保持經濟平穩發展的前提下,如果沒有重大技術突破,沒有外部足夠的資金支持,二○五○年之前中國都很難達到排放量峰值。這一觀點與此前官方認為的二○三○到二○四○年間,中國可能達到排放峰值截然不同。

王克說,由於中國經濟發展處於城市化和工業化下相對較高碳密度的重化工業主導階段,能源資源稟賦以高碳的煤為主等多方面現實原因,中國的碳排放總量還是會呈現上升趨勢。

他強調,中國發展低碳經濟是必然的選擇,但低碳經濟轉型過程中也會帶來巨大的社會成本。「十一五」前四年關停近千萬千瓦小火電,導致約40萬人下崗。大多數研究都表明,控制溫室氣體的排放將給中國經濟帶來負面影響。短期內可能推遲中國的發展進程,影響國家所確定的提高人民收入的目標、產生大量的失業,進一步加重弱勢群體的負擔等。

王克所在的中國人民大學能源與氣候經濟學項目團隊通過多層次的模型研究認為,繼續實施現有的節能減排政策和措施,而不再額外增加現有政策措施的力度或不再出台新的政策,先進節能減排技術的應用也沒有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在這樣的情況下,碳強度在二○二○年應比二○○五年減少30%左右。而在此基礎上,如果二○二○年碳排放強度相比二○○五年分別下降40%和45%,則相對基準情景,利用動態可計算一般均衡模型(CGE)模擬得到的二○二○年的GDP損失分別是3384億元和5862億元。

據此,研究人員指出,中國公布的40%~45%強度目標,並不是輕而易舉就能實現的,也並不像一些西方媒體所宣傳的,是拿基準情景來進行承諾。除了考慮減控排目標直接帶來的GDP損失,還需要考慮社會成本,以及減排過程中各種資源投入的機會成本。

根據測算,為了實現二○二○年溫室氣體控排目標,中國還需要繼續淘汰落後產能。水泥行業目前已經淘汰落後產能1.4億萬噸,但是到二○二○年之前還需進一步淘汰1.8億萬噸。對煤炭開採和洗選行業來說,如果碳強度在二○二○年比二○○五年分別下降40%和45%,產值損失分別是1842億元和3142億元,損失比例分別是14.13%和24.12%。燃氣生產和供應行業,損失比例也在10%以上。排在第三位的是電力熱力的生產和供應業,損失比例分別是3.84%和6.79%,但是損失產值高達1995億元和3528億元,成為損失產值最高的部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