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組織部副部長趙憲春近日在北京一酒店內割腕自殺,這是近一個月內見諸公開報道的第五起官員自殺案。河北蔚縣教育局長葛祥、重慶市高院執行局原局長烏小青、湖南武岡副市長楊寬生、蘭州市國稅局副處長馬蘭芳接連自殺身亡。這引發公眾對官場生態、官員心理輔導以及案後黑幕的關注、憂慮與質疑。

寧夏組織部副部長趙憲春近日在北京一酒店內割腕自殺,這是近一個月內見諸公開報道的第五起官員自殺案。河北蔚縣教育局長葛祥、重慶市高院執行局原局長烏小青、湖南武岡副市長楊寬生、蘭州市國稅局副處長馬蘭芳接連自殺身亡。這引發公眾對官場生態、官員心理輔導以及案後黑幕的關注、憂慮與質疑。

近幾年來,內地官員自殺身亡的事件頻頻見諸報端。自殺的手段不一而足,跳樓、開槍、割腕、上吊都有。自殺官員級別從省部級、廳局級、縣處級、科級,每個層級都有,並且創下了多個「第一」紀錄。自殺的省部級高官有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山西省委常委兼組織部長王通智,王也是在北京出差期間自殺的,從京西賓館跳樓身亡,而宋平順則成為改革開放之後第一位自殺身亡的省級政協主席。

廳局級的官員包括,江西省上饒市委書記余小平,他曾是江西最年輕的市委書記,也成為改革開放以來第一位自殺的地級市市委書記。農業部草原監理中心主任張喜武夫婦今年4月在家中自殺。哈爾濱市原副市長朱勝文,與烏小青一樣,是在落馬收監期間自殺。

縣處級、科級的自殺官員更多,如安徽蚌埠市統計局長劉敏、福建福鼎市質監局長翁華銘、安徽固鎮縣財政局長殷勇、江蘇射陽縣地稅局長沈忠良、河南宜陽縣公安局長白山等等。

原因一:牽涉貪腐畏罪自殺

握有公權力的官員是內地社會地位和待遇保障最有優厚的一個階層,沒有一般老百姓面臨的衣食住行等各種生活難題。因此公眾對自殺官員的第一反映往往是「畏罪自殺」。而事實上,也確實有很多自殺官員是因涉及貪腐大案,擔心受到懲處而選擇自殺。如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自殺後,官方調查後公布宋道德敗壞,包養情婦,濫用手中權力,謀取巨額不正當利益。山西省委常委王通智自殺則普遍認為與落馬的該省省委副書記侯伍傑案有關。

今年4月自殺於家中的農業部草原監理中心原主任張喜武,自殺前曾因為經濟受賄問題接受調查。江西上饒市委書記余小平自殺則被認為與「江南商貿城」案有關,並且與多名女子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哈爾濱市副市長朱勝文因涉哈爾濱國貿城案被逮捕,在辦理保外就醫過程中,跳樓自殺身亡。

原因二:壓力過大心理失衡

除了涉及貪腐案件,很多官員自殺源於工作或生活壓力過大,精神抑鬱、焦慮,最終靠死亡來尋求解脫。比如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之後,震區多位官員自殺,包括北川縣農辦主任董玉飛、平武縣移民辦主任羅世斌、綿陽市政府辦處長何宗華等等。

2003年安徽阜陽毒奶粉案曝光,眾多奶粉產地經調查係福建福鼎市,該市質監局長翁華銘的自殺被認為與此有關。安徽蚌埠市統計局長劉敏死後,眾多評論都質疑統計體制弊端,不少地方政府為了撈政績,逼迫統計數據造假,給統計局官員帶來很多壓力。安徽固鎮縣財政局長殷勇跳樓身亡留有下的遺書寫有「身體狀況很差,不能勝任工作,有很大壓力,已經成為社會和家庭的負擔,特選擇離去」等內容。蔚縣教育局長葛祥死後,有披露稱人格性格耿直,受過領導批評,為學校工作奔走四處碰壁後選擇自殺。

有專家指出,官員精神抑鬱、心理失衡原因也是多方面的。有的是由於無法適應官場的「潛規則」,對一些遊戲規則、工作方式不適應;有的是個人慾望太重,一旦仕途陞遷無望,就消極厭世。官員接連自殺,暴露出中國在官員心理輔導機制方面的缺失。現行的幹部培訓往往側重政治說教,忽視精神心理健康對幹部工作的重要性,這一課急需補上。

分析人士提醒,官員無論是何種方式自殺甚至「被自殺」,一定需要讓公眾獲得充分的知情權,才能平息質疑。如烏小青案、楊寬生案、葛祥案現在都還留有疑團,政府應當盡快給公眾一個說法。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