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中國的習俗中,對新郎新娘以及他們父母之家來講,鬧完新房,新郎新娘入新房安寢,一場籌備多日,折騰了多時的婚禮就告結束了。但是傳統的婚禮是以婚禮舉行後幾天(一般是三天),新郎陪新娘回門才算真正結束,所以直至今天,許多地區還流傳「三日回門」的諺語。

在現代中國的習俗中,對新郎新娘以及他們父母之家來講,鬧完新房,新郎新娘入新房安寢,一場籌備多日,折騰了多時的婚禮就告結束了。但是傳統的婚禮是以婚禮舉行後幾天(一般是三天),新郎陪新娘回門才算真正結束,所以直至今天,許多地區還流傳「三日回門」的諺語。

而事實上的婚姻必須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許多新婚夫婦在婚前各不了解,有的竟面也沒見過。而古人又十分重視女子的婚前貞操,唯一的確定辦法就是由新郎檢查同房後新娘是否落紅了。

據《儀禮‧士婚禮》中講:「主人帨服於房,媵受,婦帨服於室,御受姆授巾」,就是講新娘在新婚之前入洞房時,她的婆阿媽就會給她一塊白色的絹帕,又據《禮記‧內則》注釋講:「婦人拭物之巾,嘗以自潔之用也。古者女子嫁,則母結帨而戒之,蓋以用於穢褻處。」這方絹帕就是用來檢驗新娘是否是處女的。

新婚之夜新娘不落紅,將預示這次婚姻的失敗,故而新郎新娘的家長均十分關心他們雙雙入寢後的動靜,不僅男方的母親會躲在新房門口偷聽他們的竊竊私語,就是女方的家長也會派人打聽消息,這種風俗叫作「聽房」,聽房風俗最初出白雙方家長對這樁的關心,後來就演變為:「新婚之夕,於窗外竊聽新婦言語,及其動止,以為笑樂」,成為一部分人滿足意淫的劣俗。

家長對新娘落紅十分關注,新娘更是緊張。如王實甫《西廂記》在敘述張生與鶯鶯幽會之後,他們急忙去看這方絹帕:「(後庭花)春羅兒瑩白,早見紅香點嫩色,燈下低睛覷,胸前著肉揣。暢奇哉,渾身通泰,不知春從何處來。」當他們看見絹帕已「紅香點嫩色」時,真是講不出的高興。萬一婚後不落紅,男方就可以終止這件婚事,如陶宗儀的《南村輟耕錄》中講了一個故事:某人娶婦,婚後不落紅,有一位叫袁可潛的人作了首《如夢令》給新郎:「今夜盛排筵宴,准擬尋芳一遍,春已去時,問甚紅深紅淺。不見,不見,還你一方白絹。」

婚後見紅才是這次婚姻的最後確定,所以回門乃是向親朋好友宣布兩家正武聯姻的形式。各地回門的習俗不一,大概以廣東的回門風俗最隆重而富有地方特色。據清人《兩般秋雨齋隨筆卷三中講:「粵俗最重燒豬,娶婦得完壁,則婿家以此饋女氏,大族有用至百十頭豬,蓋夸富也。」又據俞溥臣《筠廊筆記》中講:「廣州婚禮,新婦成婚禮後三日返父母家,又以燒豬隨行,其豬之多寡,視夫家之豐瘠;若無之,則婦不為貞矣。」這裏講的「燒豬」實際上是「燒乳豬」,一方面回門的排場是以所送豬的頭數決定的,而不是以豬身的大小決定的,乳豬价廉,幾頭乳豬才抵一頭大豬的價格;另一方面乳豬是未成年的豬,也借以表明所娶新娘是處子,廣東人還在乳豬的屁股上打上一個鮮紅的印記,所以當時有人對廣州人回門送燒豬風俗作了這樣一首詩:「閭巷誰教臀印紅,洞房花燭總朦朧;何人為作青爐禮,三日燒豬代守宮。」守宮是古代一種覆迷活動,一般形式就是在覆蓋的碗內放東西,再叫大家猜,男方準備了三天的燒豬,僅為了表明新娘的婚前貞操而已。

隨著時代的進步,原來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制已被自由戀愛取代,原始的婚制已逐步淘汰,「三日回門」作為一種婚俗仍沿習至今,廣東的烤乳豬也從一種婚俗食品而演變為一種地方特饌,成為全國名菜之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