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前,台灣佛教界傳出一段犬,蛇聽經奇事,由一位女性老修行阿真姑說出來。奇事更載入林看治老居士的《念佛感應見聞記》中。據阿真姑講述:當年台灣台南縣有一位奉佛在家清修的阿明居士,他在世的時候,曾經養過一隻狼犬,也曾為牠皈依三寶;是一頭種下了善根,忠於主人的畜生。當阿明兄在山中養病的時候,這隻狼犬,每天必須從山上到此溝一段遠路來回四次,每天早上服侍他養病的一位婦女阿真姑每天把阿明的中藥單,用手巾包好,交與狼犬啣到此溝某中藥店配藥,事先當然阿真姑與藥店主人講妥要記帳及犬來配藥的事。所以店主把藥配好,依然用毛巾包好,狼犬就再啣回,路上必須經過一條大溪,有時候溪水又大又急,狼犬因為口啣藥包,怕藥受濕,昂首向天游水而過,回家放下,主人一看,果然中藥一點也沒有受濕。

五十年前,台灣佛教界傳出一段犬,蛇聽經奇事,由一位女性老修行阿真姑說出來。奇事更載入林看治老居士的《念佛感應見聞記》中。據阿真姑講述:當年台灣台南縣有一位奉佛在家清修的阿明居士,他在世的時候,曾經養過一隻狼犬,也曾為牠皈依三寶;是一頭種下了善根,忠於主人的畜生。當阿明兄在山中養病的時候,這隻狼犬,每天必須從山上到此溝一段遠路來回四次,每天早上服侍他養病的一位婦女阿真姑每天把阿明的中藥單,用手巾包好,交與狼犬啣到此溝某中藥店配藥,事先當然阿真姑與藥店主人講妥要記帳及犬來配藥的事。所以店主把藥配好,依然用毛巾包好,狼犬就再啣回,路上必須經過一條大溪,有時候溪水又大又急,狼犬因為口啣藥包,怕藥受濕,昂首向天游水而過,回家放下,主人一看,果然中藥一點也沒有受濕。

每天中午,阿明兄一定要洗身換衣服,換下的髒衣服,阿真姑依然用包巾包好,叮嚀狼犬,啣回此溝家中,交給阿明嫂,阿明嫂把衣服洗乾淨後,依然包好再交狼犬啣回山上。可是中午回來的時候,狼犬一定要在清水溪中沐浴一次,聰明的狼犬,就把口啣的那包衣服,選擇最清潔,不濕水的大石上放下,自己就跳入水中沐浴,浴後再咬著那包衣服回山,在阿明兄養病幾個月中,天天如此,來回四次,比請一個人更方便,更聽話。

這狼犬也有很大善根,喜聞佛法,當時阿真姑每星期日晚上都來佈敬所聽經的時候,此狼犬時常跟來,蹲到大殿一角,在接近講者的地方,比人更加虔誠的樣子,目光炯炯默默聞法,絲毫也不亂動,每次聽完經就不許阿真姑與人講話,一直跳著要出去。出了大門,就大步奔跑,在離佛殿很遠的地方去小便,小便後就不再跑,慢慢的跟著主人走了,可見此狼犬也知莊嚴佛堂土欄淨,不敢任意放尿,穢漬道場,也真稀有難得。可惜人生無常,狼狗的主人阿明兄往生了後,此聰明又具善根的狼犬,也悲哀的難以形容?真如俗語所謂「如喪家之犬」終日垂頭喪氣地,失去了昔日活潑、神氣,等喪葬事畢,可憐此犬,竟不知去向了。

有一次阿真姑外出歸家途中,看見一個捉蛇的人,肩挑兩個布袋中裝著兩條蛇,阿真姑一見,就問他是什麼地方捉的,那男子告訴她。原來就在她家附近捉住的,阿真姑說:「那二條蛇是我養的,你要還我!」那捉蛇的人那裏肯還,他說:「奇怪,奇怪,我捕蛇幾十年,從未聞山人養蛇,你養蛇做什麼?」阿真姑告訴他:「我們早晚念經做功課,這二條蛇都來聽聞,若是有飯就給牠吃,已經好幾年了,送三十元給你,快快放下吧!」那男人還是不肯:「不行,不行,三十元有什麼用,這二條蛇皮價值幾何,二個蛇膽就得幾十元,蛇肉又是人家爭著要買的?」阿真姑此時大聲說道:「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多可憐啊!」誰知正在此時,那兩條蛇在布袋裏聽到了阿真姑的念佛之聲,在布袋中跳動不休,拼命要攻出來,那男人亦沒辦法再挑回去,無可奈何!就收了阿真姑的三十元,問要放在何處?阿真姑教他就放在這裡好了,那男子把布袋口解開,那二條蛇高高興興的向山上爬回去了。據阿真姑告訴同門師姐妹,她說每晚兩條蛇都會爬入佛堂聽經,捲起蛇餅,昻頭靜聽,每晚如是。本來,一切動物血無不貪生怕死,那二條蛇,經過這次受驚以後,白天便不敢出來了。事實就是證明,人們最怕的蛇,也喜歡聽人念經課誦,因此獲救,而得免被人抽筋剝皮,受流血慘死的災難。

世間生命無論貴賤,深心都有靈性,犬蛇專心聽佛法,實屬奇異聞,亦非盡屬異聞。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