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秋意漸濃,寒冬尤冷,很多花舖田野都可見黃、白、紫紅多種使人看了有出邃脫塵之意。史載晉陶淵明獨愛菊,周敦頤《愛蓮說》中便說:「菊花,隱逸者也。」從此之後,不少種菊花的主人,便以隱逸標榜了。

西雅圖秋意漸濃,寒冬尤冷,很多花舖田野都可見黃、白、紫紅多種使人看了有出邃脫塵之意。史載晉陶淵明獨愛菊,周敦頤《愛蓮說》中便說:「菊花,隱逸者也。」從此之後,不少種菊花的主人,便以隱逸標榜了。

「鞠有黃華」,「鞠」就是古「菊」,似乎從古以來,黃色的菊花就是正宗,而且都是小朵的。所以書上稱這種菊花叫「真菊」,這才是真正的菊花。《群芳譜》中說:「甘菊,一名真菊、-名家菊、一名茶菊,花正黃,小如指頂,外尖瓣,內細萼,柄細而長,味甘而辛,氣香而烈,葉似小金鈴而尖。」

照《群芳譜》所寫,這種真正的菊花,雖然顏色正黃,但花很小,好像並不好看。所說「氣香而烈」,在實際生活中,好像菊花香並不濃烈。像蘭花、丁香、桂花等等芳香花木時時飄著

香的菊花我從未嗅到過。《群芳譜》中同時說:「今越俗多呼為『大笑』,瓣兩層者曰『九華』…九月半方開,昔淵明嘗言『秋菊盈園』,其詩集中僅存『九華』一種。」

「九華」是菊花很古老的名稱,而延續到後代,北京人一直把菊花叫作「九花」。右安門外的花囊,早上挑著花擔子帶著朝露、迎著晨風,串胡同叫賣菊花:「栽!九花唉!」

聲音抑揚而曼長,叫你「栽」,而不是叫你賣。清晨聽來很有詩意味!現在很多城市都有菊花展覽,一擺大概就是幾十盆、幾百盆,五彩綻紛爭奇斗艷,洋洋大觀。其實對這種「隱逸花」,說來,千百盆擺在一起並沒有什麼看頭,反X俗氣,因為顯示不出其風格,況且千百個「隱逸」嗎?弄不好還有聚眾鬧事、圖謀不軌的嫌疑呢!菊花最好賞在蕭疏之致、自然之態,東篱秋色、田野風光,一登富貴之堂,便全無韻味了。

說來菊花實際是最易培育的花種,在春夏之交,把菊叢上的頭,隨便拗幾枝下來,插在泥土中,適當澆點水,一兩天後那已發軟的葉產就會挺起來,下面已生了根,到了秋天,就會開出大朵的菊花。即使住在樓上,沒有寸土之地的人家,也可在陽台上、窗台上種上一兩盆菊花,黃的固是正色,白的、紫的也無妨,到秋來總能有花可看、有菊可對。在熙熙攘攘的生活拚搏中,偶然以疲勞不堪的眼光,於室中望一望盆中的秋色,也可以感受片刻的生趣。

園藝種植菊花,大概自唐、宋以後,品種日繁,這就完全是人工培育的,而且也不只是黃色的了。宋人劉蒙《菊譜》著錄洛陽劉家菊有三十六種。史正志《菊譜》著錄吳門菊花有二十七種。而范成大《范村菊譜》著錄僅范村一地就有三十五種之多。

明人王象晉作《群芳譜》,著錄菊花已有二百七十五種。黃色九十二種,白色七十三種,紅色三十五種,紫色三十一種,粉紅色二十二種,雜色二十二種,已經洋洋大觀了。而清康熙時御敕編撰的《廣群芳譜》,菊花著錄已增至三百一十六種。時至今日,園藝科學日新月異,那菊花的品種究毫有多少,恐怕誰也說不清。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