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氣雄厚 雅俗共賞 ——著名嶺南畫派畫家陳永鏘花鳥畫藝術研討側記


art 2009年11月初我回到廣州,參加籌備旅美書畫篆刻家鄧作列11月14日的展出,以及準備參加2009年全球華人(廣州)文化藝術節時,參觀了著名嶺南畫派畫家陳永鏘《群芳百韻(詩書畫印)——陳永鏘畫百花展覽》

本報記者 向華

2009年11月初我回到廣州,參加籌備旅美書畫篆刻家鄧作列11月14日的展出,以及準備參加2009年全球華人(廣州)文化藝術節時,參觀了著名嶺南畫派畫家陳永鏘《群芳百韻(詩書畫印)——陳永鏘畫百花展覽》,還聽了廣東文聯藝術館莫各伯館長介紹舉辦陳永鏘花鳥藝術研討會情況,來自全省美術界的20餘位專家共賞析他的花鳥畫藝術成就,我聽了很受啓發和教育。我原在廣東省委、省府工作過,對廣東廣州各地書畫藝術家都有一定瞭解,特別受尊敬的關山月、賴雄才、楊善深、等大師更使我難忘。而今活躍在廣東畫壇的名家陳永鏘繼承和發揚嶺南畫派風格,進行很有獨特創造和突破,成為廣州市美術界領軍人物之一,被譽為當代中國畫壇的一張「廣州名片」,此次展出了陳永鏘近年創作的一百種花卉,打破了「梅蘭竹菊」傳統花卉題材的範圍,將許多以往不常入畫的花卉也列入了創作範疇,受到各界好評。為了海外傳薪,更好弘揚中華文化藝術,讓海外書畫界朋友和愛好者瞭解學習,互相交流、共同提高,使中華文化藝術融入美國多元文化社會。因篇幅有限,只選部分專家在討論會的發言介紹如下,供大家欣賞。

主持人莫各伯(廣東文聯藝術館館長、書畫家、文藝批評家):今天我們很高興邀請到一些書畫界的理論家來參加陳永鏘花鳥畫研討會。我們這個研討會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作者不到場。我們籌備這個研討會的時候,陳永鏘先生就提出研討會的時候他要回避。他說我坐在那裏,就好像是等大家來表揚我,等大家來說好話,不如我就不去了,讓大家暢所欲言。所以這次我們尊重他的意見——他不到場。但他寫了一封信是給大家的。我先讀一下:

「致《群芳百韻》畫展研討會的嘉賓:我由衷感謝省文聯藝術館能就我的一個作品展覽召開一個「研討會」。我誠摯希望這一個「不入俗套」的研討會,能夠讓參與者暢所欲言、言之有理,能此,則對我本人,尤其是對參與和我們的廣東美術界願意關心這個研討會的人,都至少可以引發出一種積極的思考。作為熱衷於中國畫,並為之付出了人生的大部分能自我把握的時間的一個畫家——我,當然樂於聆聽達者的高論和教誨,也樂於與諸君子討論。但,我向莫各伯先生申請了回避。我的理由是:不能讓一個本可以學術性的研討會淪為庸俗的吹捧、應酬或漫駡。世襲和世俗的惰性,我們不能低估其負面作用。如果除此還有一個理由的話,那麼就是:年過六旬的我,是完全可以平靜地對待世人的褒貶了。因為,我儘管有許多的遺憾與無奈,乃至缺憾、缺點。但,畢竟聊可算是有點良知的。我會尊重諸位,我會坦然。我以為,為了這個「研討會」能開得地地道道,我覺得有必要以書面形式,向諸位叨嘮幾句。恕我直言了。值此,向諸位與會者和組織者致敬!陳永鏘,2009年10月23日。」

陳永鏘先生是我們廣東一位很出色的畫家,應該說他全面繼承了嶺南畫派花鳥畫的一些風格,並在此基礎上,有很獨特的創造與突破。首先他繼承了嶺南畫派重視寫生、畫風寫實,以及關注生活、深入生活的特點。在我看來,他的作品很大氣,很雄厚,吸收了北派的東西,改變了嶺南的那種比較精巧,比較討人喜歡,比較秀麗的風格。作為嶺南花鳥畫這一塊,他是一個很突出的畫家,在廣東影響很大,在全國影響也很大。所以,我們今天舉辦的這個研討會是非常有意義的。下面請各位專家自由發言。

方土(廣東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廣州畫院院長):陳永鏘先生是我很熟悉的一個老朋友,他的展覽每年不斷,經常可見。他對這次展出作品的定位也很科技,很前沿。他自己也點明了這個展覽純粹就是一個主題展覽,不是藝術的藝術。陳永鏘先生對藝術很恭敬、崇敬。從80年代初,他就跟大地、陽光、雨露、萬物以及花卉很貼近,這種情感,我覺得一直貫穿著他整個繪畫生涯。陳永鏘先生活得很真實。我覺得嶺南的很多畫家都很真實,陳永鏘先生是比較突出的一個。

其二,他的這種詩情畫意,寄託在畫中是比較到位的。他讚美的是物件本身固有的東西,然後再賦予個人情感的筆墨。在花鳥畫家中,陳永鏘先生的這種風格很有特色。我曾問過他,為什麼會畫雙鈎?是老一輩的人逼你的嗎?我不一定能做到自己的作品讓年輕人不敢畫寫意花鳥畫,但是陳永鏘先生做到了——他的「雙鈎」逼得我不敢「雙鈎」,這就是雙鈎的力量。我畫花鳥畫,與陳永鏘先生是分不開的,他的作品對我影響很大。

中國畫寫生已經走上了一定的高度了,但是中國花鳥畫的寫生,特別是新中國成立後,並沒有把它推到一定的高度。陳永鏘先生是一個很重要的代表。他那種有針對性傳統的純粹摹本,是走寫生道路的,在花鳥畫上挑起了一個筆墨與造型相結合的先例。藝術的可貴在於形成某種樣式。我覺得這也是鏘哥的一個特點。

陳永鏘先生是一個很勤奮的畫家,他總是自己給自己佈置功課。實際上他每一次展覽都是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今天畫展的主題很鮮明。聽到這樣的題目就會有一種期待。我想任何一個藝術家,都是在不斷地完善自己。這個展覽就是陳永鏘完善自己的一個很好體現。 主持人:剛才方土先生談到陳永鏘先生的畫法用的是雙鈎,嶺南的花鳥畫中很多畫家是用這種畫法來表現的。這次展出不同的花,他的畫法表現力比較強。特別是要畫一百種花,每一種花都畫得很像,如果不用這個方法就比較難了,陳永鏘在這方面發揮得淋漓盡致。

李醒滔(廣州市美協副主席、廣州畫院專業畫家):經典的、能夠留下來的好作品,都能做到雅俗共賞。我覺得陳永鏘先生的作品就做到了雅俗共賞,他的藝術性很強。

陳永鏘對色彩的運用很豐富,在他的作品中運用了很多色彩,並且有所突破,他吸收了一些西方的色彩,例如色彩的變化、一些冷暖的關係對比。在傳統的中國畫,紅就是紅,藍就是藍,處理不好就很俗氣。這次展出的100張畫作,據說創作了108張,這麼多花,這麼多色彩,並不顯得單調。如果對色彩沒有研究,利用這麼多色彩肯定會顯得俗氣。陳永鏘卻在分寸上把握得很好,每一張畫的色彩都處理得相當到位。

想在美術歷史長河留下一點印記很不容易。歷朝歷代的畫家也是繼承前人的經驗不斷發展創新的。我們現在也要繼承傳統,適應社會發展,追尋藝術創新。陳永鏘先生在這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

周樹堅(廣東省書協副主席):我與陳永鏘很小時候就認識了,一直與陳永鏘沒斷過聯繫。在嶺南畫派花鳥畫領域,陳永鏘達到了非常高的境界,而且將嶺南畫派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陳永鏘能在中國畫界佔有一席之地,是因了他的個人魅力、他的畫、他的為人。他的成功之處在於他懂得「雅人要有點俗,俗人要有點雅」。雅俗鑄成了這麼一個陳永鏘,所以他的作品是雅俗共賞的。

梁照堂(廣州市美協副主席、廣州畫院專業畫家、文藝批評家):我跟陳永鏘先生是老朋友,他是性情中人,是個很有才情、很有熱情的畫家,典型的嶺南才子。他能寫文章、畫畫、也會寫詩。我認為他繼承嶺南畫派很多淵源的傳統,同時也發展和開拓了很多嶺南畫派沒有的東西。

陳永鏘的作品有三「加」:加熱、加勢、加寬。第一是「加熱」。眾所周知,嶺南文化和嶺南美術都是比較溫和的,跟我們廣東的氣候一樣,很溫和。但是在陳永鏘的筆下,他是加了熱的。在他筆下熱情如火,一股熱氣充盈在畫上,很有生氣。比如他的向日葵,還有蘭花都加入了火一般的熱情。

第二是「加勢」。他的花鳥畫跟嶺南畫派其他作品相比較,更重視氣勢。他把山水畫的氣勢用在花鳥畫上面。比如說他畫紫荊花,本來是很柔和的,他強調樹幹,把樹幹當成一種山峰,顯得很有氣勢。花鳥畫本身是比較簡潔的,但他用一種紛繁的畫法來創作花鳥畫,甚至他還把雲也畫到花鳥畫上,這是非常少有的。

第三個是「加寬」。嶺南畫派相較於其他畫派而言,創作面已經很寬了,很多過去不能畫的東西都在嶺南畫派的作品上出現,如飛機、神州六號等等。在陳永鏘的花鳥畫中,有意識的把各種花嘗試用他的雙鈎用重彩和淡彩結合起來。以雙鈎為主,是他作品的特色,連樹幹都是雙鈎。這一次是群芳百韻,各種植物,亞熱帶的各種植物,很多人們覺得不可能畫的,他都畫上去了,拓寬了他的畫畫的對象。 主持人:梁先生談的很好。他把陳永鏘的花鳥特色概括成三點。我覺得應該再加上一點:加厚。陳永鏘的花鳥畫還有一種厚重感,這也是對嶺南畫派的一個超越。

art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