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社兩黨推動「五區公投運動」,27日受到建制派「出招」狙擊。
5名議員原定27日在立法會大會上發表辭職宣言,民建聯以「四部曲」策略成功截擊5子發言,民建聯主席譚耀宗率隊離場,致使會議因法定人數不足半數導致流會,5子未能發言,且在29日辭職生效前,已沒機會把辭職宣言記錄在案。

 

公社兩黨推動「五區公投運動」,27日受到建制派「出招」狙擊。

5名議員原定27日在立法會大會上發表辭職宣言,民建聯以「四部曲」策略成功截擊5子發言,民建聯主席譚耀宗率隊離場,致使會議因法定人數不足半數導致流會,5子未能發言,且在29日辭職生效前,已沒機會把辭職宣言記錄在案。

個別辭職議員炮轟建制派剝奪他們發言權,建制派亦在會上斥公社兩黨濫用公帑補選,你罵我「無恥」,我罵你「卑鄙」!

就辭職議員未能發表辭職宣言,5子決定不會押後辭職日期。陳偉業指出,為了在大會上發言而押後辭職沒有意思,因為重點是推動「公投」,他們發言並非主要策略,唯有將昨晚的集會當作告別晚會。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27日的情況會傷害立法會的形象,因市民會對黨同伐異的手段感到煩厭,「立法會無一日寶貴時間,涉及大家的公共資源」。

黃毓民、梁國雄、陳偉業、陳淑莊及梁家傑27日原定在立法會大會的口頭質詢完結時,按議事規則28A規定,每人可各自發表15分鐘的辭職解釋。在口頭質詢完結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批准5名議員逐一發言時,當黃毓民起首發言之際,民建聯便出招。先有民建聯陳鑑林要求取得5名辭職議員的發言文本,當主席曾鈺成安排把各人發言文本,發給各議員之際,黃毓民第二度準備發言,卻又被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打斷。譚稱:「我們對5位議員以辭職去搞所謂公投起義,利用立法會會議作宣傳,非常不滿,所以我們離場抗議。」

譚耀宗發言後,多名民建聯、工聯會及經濟動力的議員集體離場。工聯會王國興離場時,更化身「長毛」,倒豎拇指,高叫「濫用公帑補選可恥,煽動公投毒港,卑鄙」。曾鈺成兩度叫停王國興,都不得要領。

其後,當黃毓民第三度站起準備發言時,未有隨隊離場的陳鑑林要求主席計算在議會內的人數。因當時會議廳內不足法定最少的30名議員,主席要求響鐘15分鐘,提示議員要返回會議廳。當時在會議廳內的議員包括21名泛民議員、自由黨主席劉健儀、「五散人」陳茂波及獨立議員謝偉俊,而黃成智隨後亦趕回議事廳內。至於湯家驊則因為要上法庭而未有出席,而自由黨的張宇人及方剛也未有現身於議會上。最後,經過15分鐘,由於人數只有25人,曾鈺成宣布休會,直至2月3日復會。

流會之後,譚耀宗在場外指出導致今次流會,「責任不在我們,我覺得他們要承擔。」譚指他們以「全民起義」為號召,為達政治目的,不惜把香港推向激烈衝突的境地,極不負責任兼無視《基本法》,議員離場是對他們的行為作出譴責。王國興則指自己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未能發言的黃毓民指出,建制派拉隊離場的做法是非常沒意義。梁國雄表示,建制派指摘泛民推動補選,浪費公帑,他們今次用同一手法,「東施效顰,益見其醜」。「五區公投運動」總發言人余若薇則指,今次反映建制派以打壓及杯葛手法阻止他們的行動,凸顯在功能組別制度下,功能組別議員仍是議會內關鍵的一群。沒參與「五區公投」的李卓人則指建制派封殺議員言論,做法「無恥」。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指議員講稿已獲主席批准,但建制派剝奪5人發言權,是侮辱議會表達自由的權利及精神,破壞議會包容的文化。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