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莊案於2日上午九點三十分在重慶一中院二審開庭。庭審一開始就爆出了驚人一幕:李莊當庭「認罪」!但接下來的情形顯示,這似乎只是李莊表達其對法庭不滿的一種「做秀」。李莊的辯護律師其後選擇繼續做無罪辯護,公訴方和辯護方在庭上相互猛烈對攻,而案件核心當事人龔剛模的出庭更是引出了一場扣人心弦的「龔李對決」。李莊案於2日上午九點三十分在重慶一中院二審開庭。庭審一開始就爆出了驚人一幕:李莊當庭「認罪」!但接下來的情形顯示,這似乎只是李莊表達其對法庭不滿的一種「做秀」。李莊的辯護律師其後選擇繼續做無罪辯護,公訴方和辯護方在庭上相互猛烈對攻,而案件核心當事人龔剛模的出庭更是引出了一場扣人心弦的「龔李對決」。

李莊案一審後,被告方反應最強烈的,是公訴方沒有一位證人出庭,只提供證人的證詞。今天的二審庭上終於看見了控方證人,他們是:龔剛模、其弟龔剛華、堂弟龔雲飛、重慶律師吳家友、獄醫唐勇和專案組辦案民警吳鵬,共六名控方證人出庭作證。不過,李莊律師高子程昨天對記者說向法院申請出庭的兩名證人:李莊的助手馬小軍的岳父和龔剛模案中的第二被告樊奇航的律師朱明勇,則直到今天晚上22點也沒有在法庭露面。

開庭僅僅十三分鐘,法官開始詢問李莊對一審的意見,李莊突然擰著脖子大聲說:「一審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程序合法,量刑適當,我撤回上訴,我先前的上訴理由作廢。」整個法庭突然陷入了三秒鐘的沉默裡,然後一片譁然。

李莊的兩名律師顯然事先並不知情。第二辯護律師陳有西神色凝重地告訴李莊,表態要鄭重,問他是否知道後果。李莊閉著眼睛大聲說:「我知道結果,我就是作了偽證。」陳有西此時猶豫是否循當事人願望讓其當庭認罪,不過李莊的第一辯護律師高子程冷靜提出,希望繼續開庭。

李莊此後在對待律師提問與公訴人提問時刻意採取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態度。當律師詢問他對一審判決的罪名意見時,他一一回應稱事實與指控不符;但當公訴人詢問其對一審判決的罪名意見時,他則對每一項指控都回答「屬實」,並大聲說:「我幹的事情就是像你們指控的那樣,我這麼做就是為了作偽證!我作偽證就是為欺騙公安、檢察院和法院,為龔剛模開脫罪責。」其言辭中表現出極強烈的對抗情緒。

「我們事先對李莊的這種表態一無所知,」高子程在休庭的間隙告訴記者:「但是根據相關法律,即使李莊認罪法庭也必須出具證據,另外,辯護人獨立於被告人,不等於被告人認罪就必須放棄辯護權。」

龔剛模的出庭讓李莊更加激動。他反覆追問細節,又問龔:「你知道律師構成犯罪的要素嗎?」「你知道律師打白條是犯罪嗎?」龔剛模則給予不變的回答:「是李莊教唆我翻供。」「我沒有被刑訊逼供。」「李莊讓我說被打了。」對其餘的問題一概說「記不清了」,最後,龔對法官說,他已經被問昏了頭,要求休息。被告律師陳有西忿忿地指責龔剛模:「就是因為想要救你,李莊律師才坐在今天的被告席上,你怎麼能這樣子做人!」

下午17時左右,龔剛模堂弟龔雲飛出庭作證,對李莊的提問大都答以「記不清了」,李莊開始語氣急促起來,他向法庭提出,希望其助手馬曉軍能出庭作證。審判長稱已向馬曉軍送達出庭通知書,但馬曉軍明確表示不願出庭,並希望李莊保持冷靜。李莊此時使勁拍打桌子,站起來激怒地說:「我對證人胡說八道表示憤慨!我認罪,但是證人證言需基於事實予以陳述。」法庭鑒於被告情緒激動而暫時休庭。

恢復開庭後,對李莊的一切問題,龔雲飛仍面無表情地表示「不記得了」。面對李莊的憤怒和激動,龔雲飛停頓數秒後,平靜地說:「我怕你們律師斷章取義!你們老是顛我。」李莊及其辯護律師最後無奈的表示,問完了。

龔剛模的獄醫唐勇與「六三」專案組辦案看守民警吳鵬兩位證人今日最後出庭作證。陳有西對唐勇說:「我們對你的出庭表示敬意,你是警察,我也當過警察,我們會創造一個歷史。」記者旁邊一位的律師解釋道,「唐勇作為監獄中的醫生,屬於警察編制。警察出庭作證在歷史上也很少見。」高子程與陳有西圍繞龔剛模傷勢提出一些醫學方面的假設性發問,唐勇一一作答。

83年出生的吳鵬在法庭上的表現更直率一些。高子程對他提問:「龔剛模你認識嗎?」吳鵬答:「談不上認識,他只是我被看守對象。」而對於諸如「江北區看守所第三監區警力的布置、看守室與提審室距離、看守人員的分配、龔剛模傷勢」等問題,吳表示:「涉及看守區的機密,我無權回答。」

唐勇、吳鵬一前一後出庭共一個多小時,最後被告律師對審判長抱怨道,「沒必要回答了,這兩個證人和前幾個證人回答得一模一樣!根本沒有必要問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