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全球的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千億遺產爭奪案2日審結,高等法院法官林文瀚裁定陳振聰手持的龔如心06年遺囑是偽造。

 

轟動全球的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千億遺產爭奪案2日審結,高等法院法官林文瀚裁定陳振聰手持的龔如心06年遺囑是偽造。「風水師」陳振聰慘敗後,亦隨時淪為階下囚。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3日拘捕陳振聰,懷疑他跟一宗偽造文件案有關,先後到其寓所及陳振聰控股的上市公司宏霸數碼辦公室調查,而且帶走大量文件和電腦等,至4日早晨仍在調查中;陳妻譚妙清亦一度被帶走助查。有法律人士表示,陳可能被控偽造文件罪,一旦罪成,最高可被判監14年。

3日下午,曾於2日堅持自己是「無辜」的陳振聰,仍然保持其一貫的招牌笑容,氣定神閒地與妻子譚妙清乘車離開寓所,前往深灣遊艇會用膳。及至下午3時許,陳振聰驅車返回寓所,不足半小時,約十多名商業罪案科的探員抵達其寓所調查。傍晚時分,探員拖着兩個行李箱乘車離開,亦不時見到有探員攜同收集證物用的膠袋進出。

大約傍晚6時30分,警方開始正式拘捕行動,由於現場聚集了五、六十名中外傳媒,而道路狹窄,警方要額外派出約20名軍裝警員到場維持秩序。約7時許,在警車開路下,一架藍色的客貨車駛出陳氏大宅,雖然拉上圍布,但陳振聰曾經嘗試探頭讓傳媒拍照,惜被警方阻止,但鏡頭仍然隱約可以見到陳振聰的招牌笑容,至於尾隨的還有商業罪案調查科的警車以及載有譚妙清及「神秘男士」的私家車。陳振聰昨天先後被帶往山頂警署、灣仔警察總部及數碼港懷疑是宏霸數碼的辦公室調查。

宏霸數碼(802)為一間專注於生物識別及RFID的公司,並且推出企業應用、消費類及解決方案等產品。該公司自1999年成立發展起來,主要股東包括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及陳振聰夫婦,雙方在宏霸各佔25.9%及25%股權,但是陳氏夫婦在宏霸並無任何職務,純為股東而已。該公司董事局成員主要包括主席朱偉民,其獨立非執行董事包括拿督Seri MohdAzumi bin Mohamed將軍。宏霸的股價3日在港收市報10. 46元,下跌1.32%;其在英國倫敦在尾市報82.75便士,較香港時間2日晚上升0.92%,折約10.27 港元,比香港收市價低1.8%。

官認譚妙清證供不實

據了解,警方商業罪案調查訛騙案調查組第8 隊負責調查陳振聰案。為何陳妻譚妙清亦被帶返警署?據了解,警方擬深入調查譚妙清究竟在這宗涉嫌偽遺囑案中,是否知情及有否參與?按法官前天頒下的判詞,譚妙清亦佔一重要位置。判詞指譚妙清證供絕不可信,她表面滿不在乎錢,實對丈夫不忠感到怨恨;她深知丈夫倘勝訴,一家會更富裕。

執業律師黃國桐接受查詢時表示,法庭的判詞已實際等同報案,他估計,陳很可能被控以妨礙司法公正,和偽造及使用文件罪,最高可被判監14年。但他表示,現階段由於警方仍需時間搜集證據,相信未會立刻落案起訴。黃國桐指,由於案件屬刑事性質,調查和舉證的方式會與先前不同,由於筆迹專家意見亦不一定相同,因此要透過警方的法證科,由紙張、墨水等事項上着手,鑑別遺囑的真偽,但即使能證實遺囑是偽造的,警方亦要舉證是陳振聰故意偽造的,或明知是假卻仍然堅持行使,這卻需要非常堅實可靠的證據,又或根據多方面的合理推論,難度不低,但根據以往紀錄,卻甚少有名人因此罪名而被定罪。

代表華懋慈善基金的律師何文基3日說,初步知道警方並無接觸龔家的律師及成員。他說,陳振聰所持的龔如心06年遺囑,目前仍由法庭保管,未收到警方要求拿取。

華懋祝捷慶攻 一於奉陪到底

「身為亞洲女首富的龔如心,財富並未為她解決許多問題,死後反而為她帶來問題。」轟動全城的龔如心千億元遺產爭奪戰,高院2日終頒下判詞,主審法官林文瀚慨嘆女主角被財富所累!

高院法官林文瀚在判詞中強調,案件的關鍵在於2006年遺囑的真偽,他綜合遺囑見證人和筆迹專家的口供,以及遺囑的化驗報告,認為該份遺囑屬偽冒,故判陳振聰敗訴,但陳表示會作出上訴。

雖然陳揚言上訴至終院,但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指判詞屬「事實裁決」,而且內容寫得周全,大大增加陳振聰上訴的難度。而代表華懋慈善基金會的龔如心一方,2日中午搶先開了祝捷會,對陳表示將會上訴,則說「奉陪到底」。

高院法官林文瀚考慮4個多月後,2日頒下長達326頁的判詞,對陳振聰一方的理據提出多項質疑,除了集中在裁定遺囑的真偽外,還分析龔如心與陳振聰的親密關係,不足以令龔將其畢生財富交給陳振聰。

為錢所累 為情所困

此外,林官在判詞的開始時,更率先慨嘆「龔如心作為亞洲女首富,但財富不能為她解決很多問題,反而死後帶來問題」。雖然立遺囑是解決問題的一個辦法,但多過一份便出現問題,此案便是明證。

林官指出,若能證明陳振聰所持有的2006年遺囑是偽造,其他問題便不再重要。據兩名遺產見證人王永祥及吳崇武供稱,他們所簽署的「文件」,是一份餽贈特定金額的遺囑,並非陳所持有的遺囑,故法官須裁定該份遺囑是否偽造。

林官表示,陳振聰所呈上的遺囑有一張墊底紙,據兩名見證人供稱,他們曾傳閱該份文件,故紙張一定會有所移動,筆印不可能完全吻合,但據靜電探測儀(Electrostatic Detection Apparatus)的分析,該兩張紙的筆印完全吻合。

此外,法官並接納兩名見證人王永祥及吳崇武所指,當時簽署的文件只有一張紙,而鑑證報告亦指出,在遺囑上的龔如心簽名出現一條摺痕,靜電探測儀且證實是先有摺痕後再簽名,而兩名見證人均確認,簽名時文件上沒有摺痕,故法官信納兩人的證供。

林官強調,龔如心曾面對一次(與家翁爭產)爭產官司,應會就2006年遺囑尋求法律意見及法律保障,避免再出現爭產官司。但她卻沒有這樣做,她亦沒有設法避免公司高層的質疑,更從沒有通知家人。

龔在製訂遺囑時的精神狀態不佳,根本不可能自行準備及草擬遺囑,更加不可能上網尋找相關資料製訂英文遺囑,龔以英文製訂遺囑更令人費解;此外,2006年的遺囑並沒有陳振聰的指紋,雖然陳指是龔吩咐他不要留下指紋,林官認為龔無必要這樣做,即使2002年遺囑亦沒有吩咐人這樣做,故不相信陳的說法。

筆跡專家政06年遺囑屬偽造

至於2006年遺囑上的3個簽名,控辯雙方均提交筆跡專家報告,其中華懋慈善基金的Robert Radley,以及另有一名被陳棄用的專家Audrey Giles的意見,與代表陳的Westwood有明顯分歧。法庭考慮後,較接納Radley與Giles的意見。

林官不認同龔如心在遺囑上的簽名,與簽名樣本完全吻合,且有很多不同之處,故認為是高仿真度臨摹;至於吳崇武的簽名,林官接納Radley與Giles的報告,指未能驗證簽名的真偽,但王永祥簽名,林官認同該些樣本過少,但亦相信Radley與Giles指他的簽名的入筆方向等與平時不同,故認為同樣是高仿真度臨摹。總括多方面的證供,林官認為該份2006年遺囑屬偽冒。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