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洽簽ECFA,馬政府不贊成立院成立兩岸小組,反對制定兩岸協議處理專法;但若立院組成兩岸小組,以及兩岸協議法制化,可發現兩套做法的國會監督成效「差很大」。

兩岸洽簽ECFA,馬政府不贊成立院成立兩岸小組,反對制定兩岸協議處理專法;但若立院組成兩岸小組,以及兩岸協議法制化,可發現兩套做法的國會監督成效「差很大」。

馬政府不定期向立法院長召集的黨團代表會議簡報ECFA案,表面上是尊重國會的事前審議,但連立法院長王金平也坦承,這是「體制外」的方式。正因缺乏法令依據,這項動作隨時可喊停。

若立院成立兩岸小組,並制定兩岸協議處理專法,立院要行使事前審議權,就於法有據,不怕行政部門迴避或推託。

再以兩岸協議簽訂處理準據為例,馬政府援引的是兩岸條例,但規定得十分簡略,僅協議內容涉及法律修正或應以法律制定,才送立院「審議」,不涉修法或立法就不必送審;若立院修正協議內容,後續的程序與效力如何,均未明文規定,且對行政部門的授權過大,諸多爭議未解。

正因如此,國民黨執政時期,曾在八十六年及八十八年,兩度將「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訂定協議處理條例草案」送立院審議;立法院長王金平在九十七年六月,也曾將立院幕僚單位研擬的修法版本,送甫上任的馬政府參考。

包括國會事前審議權、協議處理與生效程序,及須經立院議決的兩岸協議事項,上述修法版本都有較現行兩岸條例更嚴謹且明確的規範。 更重要的是,ECFA牽涉政治、經濟及社會文化等層面,政府依兩岸條例規定,只打算將涉及修法或立法的協議送立院審議。若有協議處理專法,立院可在法律中明定,只要事涉國家重大事項,就算不涉修法與立法,同樣要送國會審議。大幅提高國會在兩岸協議事務的監督力道,並擴大監督範疇,但馬政府就是不肯。

另依政府現行做法,國安會秘書長與兩岸決策事項相關的國安高層,不必到立院進行報告。立院兩岸小組一旦成立,可依小組任務規定,邀國安會秘書長列席報告。

從協議生效程序嚴謹度等各項類別進行比較後,馬政府的「二不」策略(不支持立院成立兩岸小組,不支持制定兩岸協議處理專法),加上操縱國會黨鞭,極易淪為選擇性規避國會監督的流弊。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