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東南沿海各省,物阜民豐,一年四季生活總是豐富多采的。譬如霜降過後,除了大烤大涮牛羊肉之外,還講究捕鶉、鬥鶉與食鶉。

我國東南沿海各省,物阜民豐,一年四季生活總是豐富多采的。譬如霜降過後,除了大烤大涮牛羊肉之外,還講究捕鶉、鬥鶉與食鶉。

鶉,俗稱鶴鶉,是一種候鳥,體形酷似雞雛,頭小而尾禿,羽毛赤褐色,雜有黃白條紋,雄性極好鬥。繁殖在我國東北及蘇聯西伯利亞南部。棲於近山平原,潛伏於雜草或叢灌間。深秋一過,塞上嚴霜如劍戟,成千上萬只鵪鶉便結集而飛,途經北京,其中必有一部分難逃脫鳥販或狩獵愛好者的羅網。

北京十三陵及八達嶺一帶山地與平原交界處,是捕鵪鶉,的樂園。一張張的拍網扣網支在稠林枯草中,撒些稻穀做誘餌,人在百餘步外隱蔽其身,窺伺眈眈,只要見網一落,就可捕獲上百隻的鵪鶉。

善通食用鶉鵲,價錢不高,但是能啄善鬥者,其值竟高達美金百數十元。普通喜鬥鵪鶉之家,皆自行馴養;而遺老遺少,豪門大戶則須聘請鵪鶉把武,一經馴好,則千金不換。

昔日北京鬥鵪鶉之處在宣武門外草場大五條,形形色色的喜鬥者接踵而來,如過江之鯽;並有三教九流的旁觀者紛紛而至。方圓數十弓的鬥場,終日車馬喧囂,人聲鼎沸。

主人們對自己精心馴養的鵪鶉視若至寶,各自裝在不同色彩與質料的口袋中。那口袋長不盈尺,直徑功;不過五六寸,以青緞、蘭緞。黃緞或素布縫制,其上繡以花、鳥、蟲魚光彩奪目,絕妙迷人。

國內大城市鎮,春夏之間,都有開鶉賭局。每鬥-局,賭注有時上百上千美元不等,更有甚者,以金條或房契為賭注。兩只上品雄鵪鶉啄鬥的場面是非常激烈的:彼此展起雙翅,騰起身,向對方俯沖下去;一旦叼住皮肉,便滾成一團,互相啄得鮮血淋漓,敗羽綱殘毛滿天飛舞。最後,十戰敗者被迫得惶惶而逃,而主人所下的賭注也就隨之輸得精光。目睹這樣的場面,不禁使人聯想起清代文人所寫的金台雜詩:綿錦紅囊複野鶉,千金勝魏決朝喧。

那些遍體鱗傷的戰敗者,從此就會因怯陣而被主人擯濟,並遭被烹炸的厄運,眨眼間變成餐桌上的美味佳餚。無論清燉還是油炸,那味道比起雞鴨要鮮美的多,營養也豐富,真可謂老幼鹹宜,百啖不厭。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