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級貸款問題是2005年以來已知的現象。在2007年全球經濟泡沫化爆發,規模龐大,遍佈全球,有如瘟疫覆蓋。世界各國領導共同商討補救計劃和控制損害。可惜之處,就是沒有具體的解決方案。華爾街的重創,讓歐洲國家開始作出反應,政府提出財政支持和接管私人金融機構。不同的經濟學家、教授、全球金融專家將都被邀請商討,並盼共同商議出止血良方。在2010年,仍有部份國家在破產邊緣。似乎我們唯一可以採取的行動就是等待,望其自動結束。

次級貸款問題是2005年以來已知的現象。在2007年全球經濟泡沫化爆發,規模龐大,遍佈全球,有如瘟疫覆蓋。世界各國領導共同商討補救計劃和控制損害。可惜之處,就是沒有具體的解決方案。華爾街的重創,讓歐洲國家開始作出反應,政府提出財政支持和接管私人金融機構。不同的經濟學家、教授、全球金融專家將都被邀請商討,並盼共同商議出止血良方。在2010年,仍有部份國家在破產邊緣。似乎我們唯一可以採取的行動就是等待,望其自動結束。

近來發展最快速的國家「中國」,或許並未受到太嚴重的打擊,然而在2007-2008年間,其經濟增長也報出新低。幸好,政府的快速反應及重組等方案則讓經濟下滑趨勢受到控制,或許目前狀況仍然不佳,但至少已見些許進展。而香港特別行政區,在中國新經濟強化及控制方案下得到預期收益。以下資料是由香港政府發表2009財政報告,其數據令人振奮鼓舞。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