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1904年4月7日,薛覺先誕生在香港一個普通家庭裏,乳名叫「作梅」。 作梅的父親薛恩甫,祖籍廣東省順德縣龍江鄉十三坊。十三坊薛家是望族,有家族上船專用的水涉(埠頭),至今碑刻尚存。

1904年4月7日,薛覺先誕生在香港一個普通家庭裏,乳名叫「作梅」。

作梅的父親薛恩甫,祖籍廣東省順德縣龍江鄉十三坊。十三坊薛家是望族,有家族上船專用的水涉(埠頭),至今碑刻尚存。

薛覺先(1904-1956),原名作梅,學名鑾梅,字平愷。祖籍廣東順德龍江,1904年4月7日出生於香港,1956年10月31日在廣州病逝。他18歲人戲班學丑行,一生對粵劇執著追求,創立了影響深遠的「薛派」表演藝術,獲得了「粵劇伶王」、「萬能老倌」的崇高美譽,成為家喻戶曉的著名演員。《中國大百科全書》對薛覺先作如下評價:「薛覺先曾習京劇,取其所長,以豐富粵劇藝術並不斷創新,在淨化舞台,提高唱、念、做、打水平,改革劇場陋習,培養後輩等方面貢獻很大。薛覺先以文武生見長,又能反串女角,兼演「紅生」,人稱萬能老倌。」

青年時期,薛覺先越來越不願意為外國老闆打工,受其剝削。他的朋友知道他喜歡唱粵曲,就勸他改行學戲。於是,薛覺先辭了工,到廣州找在「環球樂」班當粵劇演員的三姐夫新少華,拜他為師傅。從此,便正武以薛覺先為藝名,進班學戲,開始了他的戲劇生涯。當時是1921年,薛覺先18歲。

在「環球樂」班,盡管薛覺先很想登台演戲,但是他的心願卻一時未能實現。不過,他是一個聰明人,除了跟姐夫學戲,還處處留心向別人學習唱曲和身段。由於他是讀書人出身,又肯虛心請教,大家都很喜歡他。薛覺先和音樂員的關系也很好,很快就學會了吹簫、拉琴和打鼓。一年後,薛覺先開始臨時頂替別人演「天光戲」 (即通宵戲,整個晚上不停地演出)。有一天,他飾演一個小和尚,因為他扮相俏麗,演技詼諧,引起了班主的注意,就以年薪300元,聘他做「拉扯」的角色。「拉扯」是粵劇演員十大角色中的「十雜」,什麼戲都做,總是扮演閑角,如朝臣、家院、旗牌、書童之類。

薛覺先在「環球樂」班初露頭角,演《夜吊白芙蓉》裏的書童,雖然沒有多少戲分,但是很入戲。不久,又獲得了「新中華」班班主何大姑的賞識,給予年薪1000元的待遇,要招聘他到「新中華」班演戲。消息傳開,引起了「人壽年」班正印花旦千里駒的注意,就向何萼樓極力推薦薛覺先。

何萼樓對千里駒一向倚重,他見千里駒推薦薛覺先,心裏當然十分重視。於是同意把薛覺先拉過來,並且把年薪提高至2000元,角色從「拉扯」升為第三「丑生」,合同一訂三年。

何萼樓此舉破了戲行的「行規」:習慣上,班主和演員訂「師約」通常為一年,而且從沒有破格提升一個演員,讓其連升三級。 就這樣,薛覺先過班到「人壽年」。其時是1922年下半年,薛覺先年方19歲。

「人壽年」班人才之盛,給青年薛覺先一個極其深刻的印象。「武生王」靚榮,「小生王」白駒榮,「花旦王」千里駒,都是大名鼎鼎的「天王級」人物。「小武」靚新華,「二幫花旦」嫦娥英、蘇韻蘭等,也絕非等閑之輩。薛覺先認為自己功底尚淺,跳級出任丑生,同群星燦爛的班中名角不是很般配。但是,他自信心強,領悟性高,願意學習,敢挑重擔。

「人壽年」班的戲匭(劇目)極其豐富。由千里駒擔綱(主演)、白駒榮等參加演出的劇目,有《生死緣》、《聲聲淚》、《燕子樓》、《何憐女》、《梅之淚》、《柳如是》、《文姬歸漢》、《風流天子》、《泣荊花》、《大鬧梅知府》、《三十年的苦命女郎》、《醋淹藍橋》等;靚榮擔綱演出的劇目有《華容道》、《夜困曹府》、《岳武穆班師》、《貍貓換太子》等,當年都長演不衰,賣座率很高。

薛覺先初到「人壽年」班,千里駒特意囑託編劇家李公健為他多編排一些戲份(場次)。大家都知道薛覺先是千里駒印進得,都熱情關照。

薛覺先仿照朱次伯那首膾炙人口的名曲《夜吊白芙蓉》的腔口改成的。《三伯爵》成了薛覺先的「成名作」。自從演了這出戲,薛覺先成為當年粵劇舞台新生代中擅演古裝與時裝戲、醜生和小生角色的佼佼者。

這個時期,薛覺先雖演丑生,實際上已經熟諳小生的戲路。他在《梅知府》、《寶玉哭靈》等劇的演出,都以英氣的扮相和器宇軒昂的形象,受到觀眾的歡迎。「人壽年」班因薛覺先的加入,如虎添翼,賣座空前,成為名副其實的省、港、澳名班。

粵劇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是以「薛、馬」為代表的年代。文武生薛覺先和醜生馬師曾對粵劇的革新都頗有貢獻。他們和小生白駒榮、小武桂名揚被稱為粵劇「四大家」或「五大流派」(加上著名醜生廖俠懷)。正是這一輪革新,奠定了現代粵劇的基礎。薛覺先和馬師曾,就是改革粵劇的先鋒。他們各自對粵劇進行的改革,在日漸商業化的社會,形成一種良性競爭。所以,粵劇界又有「薛、馬爭雄」的說法。

為薛覺先撰曲的梁金堂,原是一位銀行職員。因為喜歡唱粵曲,通曉粵曲音樂,故此改行從戲。薛覺先的首本戲《姑緣嫂劫》、《白金龍》就出於他的筆下。他還為薛覺先寫了《璇宮艷史》、《風流皇后》等戲。由於梁金堂善譜新聲,所以薛覺先首創主題曲,即倚他為左右手。膾炙人口的《胡不歸》主題曲,就是梁金堂的得意之作。梁寫劇本也好,為劇本寫曲也好,都不離「薛腔」風格。他的唱腔音樂,經過薛覺先主唱,馬上聲譽鵲起,家喻戶曉。

薛覺先的妻弟唐滌生,早年在上海結識了薛覺先,也成了薛迷。薛覺先與唐滌生的族姐唐雪卿結婚後,唐滌生更是薛家的常客。

1928年6月28日,薛覺先與唐雪卿在廣州舉行了婚禮。從此,唐雪卿成了薛覺先朝夕相處的賢內助。她與薛覺先拍完《浪蝶》以後,又演粵劇、拍電影;推出《白金龍》等劇目,譽滿滬、粵,還灌成唱片,拍成電影。唐飾演粵劇《姑緣嫂劫》中之飛鸞、《胡不歸》中之顰娘。薛覺先組織成立「覺先聲」劇團,唐雪卿出謀劃策;薛覺先改革粵劇,唐雪卿協助;後來薛覺先辦「覺先影片公司」,與唐雪卿主演了《茶薇香》,然後又應上海「天一影片公司」等影片公司之聘,拍攝了粵語有聲片《歌台艷史》、《璇宮艷史》、《毒玫瑰》、《俏郎君》、《沙三少》、《雪國女皇》、《白金龍》、《白金龍》等。薛、唐主演,成了20世紀30年代粵語有聲影片高產、高賣座率的最佳搭檔。在《愛花情果》排演時,唐雪卿因病失聲而退出舞臺,為劇團專管劇務。

1933年9月,香港解禁粵劇男女合班,薛覺先、唐雪卿立即組織「覺先聲」男女劇團,這是粵劇史上第一個男女戲班。此後,薛、唐主演過的粵劇、時裝粵劇,共有數十部之多。

多年的顛沛流離生活使薛覺先的健康受到了很大的損害。1946年,薛覺先患上心血管病,只好暫時告別舞臺,回到香港安心靜養。但是,當病情稍見好轉,薛覺先又應邀作友情客串,搭班演出。薛覺先、馬師曾、紅線女攜手合作,在香港高升戲院演出《苦鳳鶯憐》、《光緒皇與珍妃》等,時間是1948年6月。薛覺州也曾做過「八和會館」的副會長。

1955年6月,不幸的事情發生,唐雪卿患呼吸系統疾病,住人廣州市的一所醫院不久,因為注射青黴素後發生藥物過敏,病情突然惡化,終於不治。薛覺先驟然失去了唐雪卿,痛不欲生,心血管病發,也住進醫院。

薛覺先住院期間,得到護士張德頤的悉心照料。張德頤本來就是個「薛迷」,她十分同情薛覺先的喪妻之痛,對他多有安慰。 薛覺先也很感激張德頤對自己的關心。在朋友們的撮合下,薛覺先和張德頤互相接受了對方。1956年1月,薛覺先再次去北京出席全國政協會議,同時與張德頤旅行結婚。

1956年2月,薛覺先到廣西梧州市演出。演出後回到廣州,整理自己演出的首本戲《姑緣嫂劫》、《西施》、《寶玉與黛玉》、《西廂記》和《花染狀元紅》等。

5月下旬,薛覺先隨廣州粵劇工作團到上海作訪問演出,先後演出了《寶蓮燈》、《紅樓二尤》、 《郭子儀祝壽》、《賣魚龜山起禍》、《李闖王》等劇共計57場,觀眾61000多人次。還舉行了4場招待演出,與各兄弟劇種交流經驗。觀摩了京劇、滬劇、越劇、甬劇、楊劇、淮劇、話劇等劇種的演出。

不久,他又和廣州粵劇工作團到廣西南寧、柳州和桂林等地巡迴演出。演出劇目有《西施》、《寶蓮燈》、《寶玉與黛玉》、《西廂記》等。回到廣州後,因為血壓升高得緣故,遵醫生囑咐息演了20多天。

10月30日晚上,廣州粵劇工作團在市人民戲院演出《花染狀元紅》。田漢先生等是晚前往觀劇。演出中,薛覺先出現腦溢血症狀,手足麻痹,但他仍堅持演出完和謝幕。隨即被送進廣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經多方搶救無效,於31日下午逝世。

薛覺先被安葬在廣州市三元里。廣東粵劇界為了紀念他,在廣州市白雲區專門安葬粵劇名演員的「八和公墓」裏,為薛覺先安排了「衣冠塚」,以薛覺先穿的最後一套戲服來安葬。在薛覺先之墓,高近2米的墓碑顯示出他當年的赫赫聲名,碑文上鐫刻著「四十載飲譽舞臺亦生亦旦天南獨幟;畢一生盡忠藝術能文能武海角同欽」的挽聯。墓碑背後則有銘文記載當年安葬的盛況。

opera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