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1904年4月7日,薛觉先诞生在香港一个普通家庭里,乳名叫「作梅」。 作梅的父亲薛恩甫,祖籍广东省顺德县龙江乡十三坊。十三坊薛家是望族,有家族上船专用的水涉(埠头),至今碑刻尚存。

1904年4月7日,薛觉先诞生在香港一个普通家庭里,乳名叫「作梅」。

作梅的父亲薛恩甫,祖籍广东省顺德县龙江乡十三坊。十三坊薛家是望族,有家族上船专用的水涉(埠头),至今碑刻尚存。

薛觉先(1904-1956),原名作梅,学名銮梅,字平恺。祖籍广东顺德龙江,1904年4月7日出生于香港,1956年10月31日在广州病逝。他18岁人戏班学丑行,一生对粤剧执著追求,创立了影响深远的「薛派」表演艺术,获得了「粤剧伶王」、「万能老倌」的崇高美誉,成为家喻户晓的著名演员。《中国大百科全书》对薛觉先作如下评价:「薛觉先曾习京剧,取其所长,以丰富粤剧艺术并不断创新,在净化舞台,提高唱、念、做、打水平,改革剧场陋习,培养后辈等方面贡献很大。薛觉先以文武生见长,又能反串女角,兼演「红生」,人称万能老倌。」

青年时期,薛觉先越来越不愿意为外国老板打工,受其剥削。他的朋友知道他喜欢唱粤曲,就劝他改行学戏。于是,薛觉先辞了工,到广州找在「环球乐」班当粤剧演员的三姐夫新少华,拜他为师傅。从此,便正武以薛觉先为艺名,进班学戏,开始了他的戏剧生涯。当时是1921年,薛觉先18岁。

在「环球乐」班,尽管薛觉先很想登台演戏,但是他的心愿却一时未能实现。不过,他是一个聪明人,除了跟姐夫学戏,还处处留心向别人学习唱曲和身段。由于他是读书人出身,又肯虚心请教,大家都很喜欢他。薛觉先和音乐员的关系也很好,很快就学会了吹箫、拉琴和打鼓。一年后,薛觉先开始临时顶替别人演「天光戏」 (即通宵戏,整个晚上不停地演出)。有一天,他饰演一个小和尚,因为他扮相俏丽,演技诙谐,引起了班主的注意,就以年薪300元,聘他做「拉扯」的角色。「拉扯」是粤剧演员十大角色中的「十杂」,什么戏都做,总是扮演闲角,如朝臣、家院、旗牌、书童之类。

薛觉先在「环球乐」班初露头角,演《夜吊白芙蓉》里的书童,虽然没有多少戏分,但是很入戏。不久,又获得了「新中华」班班主何大姑的赏识,给予年薪1000元的待遇,要招聘他到「新中华」班演戏。消息传开,引起了「人寿年」班正印花旦千里驹的注意,就向何萼楼极力推荐薛觉先。

何萼楼对千里驹一向倚重,他见千里驹推荐薛觉先,心里当然十分重视。于是同意把薛觉先拉过来,并且把年薪提高至2000元,角色从「拉扯」升为第三「丑生」,合同一订三年。

何萼楼此举破了戏行的「行规」:习惯上,班主和演员订「师约」通常为一年,而且从没有破格提升一个演员,让其连升三级。 就这样,薛觉先过班到「人寿年」。其时是1922年下半年,薛觉先年方19岁。

「人寿年」班人才之盛,给青年薛觉先一个极其深刻的印象。「武生王」靓荣,「小生王」白驹荣,「花旦王」千里驹,都是大名鼎鼎的「天王级」人物。「小武」靓新华,「二帮花旦」嫦娥英、苏韵兰等,也绝非等闲之辈。薛觉先认为自己功底尚浅,跳级出任丑生,同群星灿烂的班中名角不是很般配。但是,他自信心强,领悟性高,愿意学习,敢挑重担。

「人寿年」班的戏匦(剧目)极其丰富。由千里驹担纲(主演)、白驹荣等参加演出的剧目,有《生死缘》、《声声泪》、《燕子楼》、《何怜女》、《梅之泪》、《柳如是》、《文姬归汉》、《风流天子》、《泣荆花》、《大闹梅知府》、《三十年的苦命女郎》、《醋淹蓝桥》等;靓荣担纲演出的剧目有《华容道》、《夜困曹府》、《岳武穆班师》、《貍猫换太子》等,当年都长演不衰,卖座率很高。

薛觉先初到「人寿年」班,千里驹特意嘱托编剧家李公健为他多编排一些戏份(场次)。大家都知道薛觉先是千里驹印进得,都热情关照。

薛觉先仿照朱次伯那首脍炙人口的名曲《夜吊白芙蓉》的腔口改成的。《三伯爵》成了薛觉先的「成名作」。自从演了这出戏,薛觉先成为当年粤剧舞台新生代中擅演古装与时装戏、丑生和小生角色的佼佼者。

这个时期,薛觉先虽演丑生,实际上已经熟谙小生的戏路。他在《梅知府》、《宝玉哭灵》等剧的演出,都以英气的扮相和器宇轩昂的形象,受到观众的欢迎。「人寿年」班因薛觉先的加入,如虎添翼,卖座空前,成为名副其实的省、港、澳名班。

粤剧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以「薛、马」为代表的年代。文武生薛觉先和丑生马师曾对粤剧的革新都颇有贡献。他们和小生白驹荣、小武桂名扬被称为粤剧「四大家」或「五大流派」(加上著名丑生廖侠怀)。正是这一轮革新,奠定了现代粤剧的基础。薛觉先和马师曾,就是改革粤剧的先锋。他们各自对粤剧进行的改革,在日渐商业化的社会,形成一种良性竞争。所以,粤剧界又有「薛、马争雄」的说法。

为薛觉先撰曲的梁金堂,原是一位银行职员。因为喜欢唱粤曲,通晓粤曲音乐,故此改行从戏。薛觉先的首本戏《姑缘嫂劫》、《白金龙》就出于他的笔下。他还为薛觉先写了《璇宫艳史》、《风流皇后》等戏。由于梁金堂善谱新声,所以薛觉先首创主题曲,即倚他为左右手。脍炙人口的《胡不归》主题曲,就是梁金堂的得意之作。梁写剧本也好,为剧本写曲也好,都不离「薛腔」风格。他的唱腔音乐,经过薛觉先主唱,马上声誉鹊起,家喻户晓。

薛觉先的妻弟唐涤生,早年在上海结识了薛觉先,也成了薛迷。薛觉先与唐涤生的族姐唐雪卿结婚后,唐涤生更是薛家的常客。

1928年6月28日,薛觉先与唐雪卿在广州举行了婚礼。从此,唐雪卿成了薛觉先朝夕相处的贤内助。她与薛觉先拍完《浪蝶》以后,又演粤剧、拍电影;推出《白金龙》等剧目,誉满沪、粤,还灌成唱片,拍成电影。唐饰演粤剧《姑缘嫂劫》中之飞鸾、《胡不归》中之颦娘。薛觉先组织成立「觉先声」剧团,唐雪卿出谋划策;薛觉先改革粤剧,唐雪卿协助;后来薛觉先办「觉先影片公司」,与唐雪卿主演了《茶薇香》,然后又应上海「天一影片公司」等影片公司之聘,拍摄了粤语有声片《歌台艳史》、《璇宫艳史》、《毒玫瑰》、《俏郎君》、《沙三少》、《雪国女皇》、《白金龙》、《白金龙》等。薛、唐主演,成了20世纪30年代粤语有声影片高产、高卖座率的最佳搭档。在《爱花情果》排演时,唐雪卿因病失声而退出舞台,为剧团专管剧务。

1933年9月,香港解禁粤剧男女合班,薛觉先、唐雪卿立即组织「觉先声」男女剧团,这是粤剧史上第一个男女戏班。此后,薛、唐主演过的粤剧、时装粤剧,共有数十部之多。

多年的颠沛流离生活使薛觉先的健康受到了很大的损害。1946年,薛觉先患上心血管病,只好暂时告别舞台,回到香港安心静养。但是,当病情稍见好转,薛觉先又应邀作友情客串,搭班演出。薛觉先、马师曾、红线女携手合作,在香港高升戏院演出《苦凤莺怜》、《光绪皇与珍妃》等,时间是1948年6月。薛觉州也曾做过「八和会馆」的副会长。

1955年6月,不幸的事情发生,唐雪卿患呼吸系统疾病,住人广州市的一所医院不久,因为注射青霉素后发生药物过敏,病情突然恶化,终于不治。薛觉先骤然失去了唐雪卿,痛不欲生,心血管病发,也住进医院。

薛觉先住院期间,得到护士张德颐的悉心照料。张德颐本来就是个「薛迷」,她十分同情薛觉先的丧妻之痛,对他多有安慰。 薛觉先也很感激张德颐对自己的关心。在朋友们的撮合下,薛觉先和张德颐互相接受了对方。1956年1月,薛觉先再次去北京出席全国政协会议,同时与张德颐旅行结婚。

1956年2月,薛觉先到广西梧州市演出。演出后回到广州,整理自己演出的首本戏《姑缘嫂劫》、《西施》、《宝玉与黛玉》、《西厢记》和《花染状元红》等。

5月下旬,薛觉先随广州粤剧工作团到上海作访问演出,先后演出了《宝莲灯》、《红楼二尤》、 《郭子仪祝寿》、《卖鱼龟山起祸》、《李闯王》等剧共计57场,观众61000多人次。还举行了4场招待演出,与各兄弟剧种交流经验。观摩了京剧、沪剧、越剧、甬剧、杨剧、淮剧、话剧等剧种的演出。

不久,他又和广州粤剧工作团到广西南宁、柳州和桂林等地巡回演出。演出剧目有《西施》、《宝莲灯》、《宝玉与黛玉》、《西厢记》等。回到广州后,因为血压升高得缘故,遵医生嘱咐息演了20多天。

10月30日晚上,广州粤剧工作团在市人民戏院演出《花染状元红》。田汉先生等是晚前往观剧。演出中,薛觉先出现脑溢血症状,手足麻痹,但他仍坚持演出完和谢幕。随即被送进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经多方抢救无效,于31日下午逝世。

薛觉先被安葬在广州市三元里。广东粤剧界为了纪念他,在广州市白云区专门安葬粤剧名演员的「八和公墓」里,为薛觉先安排了「衣冠冢」,以薛觉先穿的最后一套戏服来安葬。在薛觉先之墓,高近2米的墓碑显示出他当年的赫赫声名,碑文上镌刻着「四十载饮誉舞台亦生亦旦天南独帜;毕一生尽忠艺术能文能武海角同钦」的挽联。墓碑背后则有铭文记载当年安葬的盛况。

opera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