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在美國西雅圖的鄧作列先生,早在十年前就開始舉辦個人展覽,在藝術上涉及書法、篆刻、繪畫眾多領域的他,多才多藝,兼工中國畫人物、山水、花鳥,以藝壇「多面手」著稱。今年他又集中精力創作了一批新作,專程回來廣州展出。作為老朋友,我欣喜地看到他以不斷創新的藝術形式去提煉生活和美化生活,多年的勤奮努力得到了很好的回報。他既做到堅守傳統筆墨、又能在拓寬技法、糅合材料、操控畫面方面卓有成效,展出的一百多件作品無論是具象手法的寫實,還是抽象精神的寫意,都沒有離開傳統筆墨的表現。使傳統意義上的筆墨有著更廣的表現空間,鄧先生在藝術創作上不斷探索求新的精神和毅力令我十分敬佩。

遠在美國西雅圖的鄧作列先生,早在十年前就開始舉辦個人展覽,在藝術上涉及書法、篆刻、繪畫眾多領域的他,多才多藝,兼工中國畫人物、山水、花鳥,以藝壇「多面手」著稱。今年他又集中精力創作了一批新作,專程回來廣州展出。作為老朋友,我欣喜地看到他以不斷創新的藝術形式去提煉生活和美化生活,多年的勤奮努力得到了很好的回報。他既做到堅守傳統筆墨、又能在拓寬技法、糅合材料、操控畫面方面卓有成效,展出的一百多件作品無論是具象手法的寫實,還是抽象精神的寫意,都沒有離開傳統筆墨的表現。使傳統意義上的筆墨有著更廣的表現空間,鄧先生在藝術創作上不斷探索求新的精神和毅力令我十分敬佩。

尤其令我產生興趣的是,他在繼承嶺南文化、拓展創作題材的畫面效果上有所擴展;這就是嶺南畫派畫家特有的「撞水」、「撞粉」、「揉紙」、「皴擦」等典型技法,在他駕輕就熟的控制之中,出現了淋漓盡致的現代視覺藝術效果。

在近代廣東美術史上,人稱「二高一陳」的高劍父、高奇峰、陳樹人在孫中山先生革命精神的感召下,以中國畫的優秀傳統為基礎,一致提倡師造化,以大自然為師,吸收外國繪畫技法,大膽跳出國畫界數百年來模擬古人、墨守成規的框框,逐漸形成了具有時代氣息和地域性風格的嶺南畫派。原廣州畫院副院長黃志堅先生曾經總結出嶺南畫派有以下四條特徵:1.以倡導「藝術革命」,建立「現代國畫」為宗旨;2.以折衷中西、融彙古今為道路;3.以形神兼備、雅俗共賞為理想;4.以兼工帶寫、彩墨並重為特色。實際上,這四條特徵已經成為一種相互聯繫的精神象徵,它構成了「嶺南畫派」相當完整的體系,也是這一畫派曆久不衰的重要原因。

在經歷了幾十年的艱辛磨礪之後,鄧作列的畫透現出一種活力和清新氣息,我欣賞他的作品,在領略體會其意趣中讀出其精神特徵。如《盛夏》、《夏蔭》、《荷香客來》、《隱逸》均能純熟運用嶺南畫派特有的「撞水」、「撞粉」手法混合處理,充分發揮水、色、粉的作用,畫面又貫以焦墨為線,揉紙之後加上重彩皴擦,呈現出厚重豐富的現代藝術效果。又如《華盛頓湖秋月》、《雄鷹展翅洛基山》、《瑞雪祥鶴》、《男人的岸》均以傳統水墨加上特殊「撞水」技法渲染,在水與墨的交融過程中,自然而然的水漬變化形成了深淺不一的的特殊肌理,遠景襯托上縱橫參差的中國畫點、線、面構成,與畫面主體自然融合,很好地發揮了中國水墨的表現力。更值得一提的是《秋酣》和《情系荷塘》等一系列荷花作品中,鄧作列用斑斕變幻的層層色粉把盛荷、殘荷表現得栩栩如生,使出于淤泥的荷花呈現稚嫩質感,從表現手法上看得出他曾深受嶺南畫派先賢的影響,體現了開拓、寬容、創新的時代精神。

總之,鄧作列先生在藝術上的探索實踐中以創新精神為推動力,是值得我欽佩的。我們同是嶺南後裔,數千年的社會變遷,使開拓進取、敢為人先的精神深入到每一個嶺南人的骨子裏,嶺南畫派先賢們「折衷中外,融合古今」的創作思想在世界畫壇曾產生過重要影響,值得我們借鑒。我期待此次展覽是鄧作列先生藝術生命的一個里程碑,以此為新起點,帶來更多讓我們想像的、更有生命力、更有歷史價值的作品。

嶺南畫派紀念館副研究員 黎日晁
2009.12.於廣州美院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