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一種對故國揮之不去的摯愛之情,作列君的筆端,總是縈繞這這樣的情感,即便他出國二十多年。然而,他在畫中描繪的荷塘照月,田園阡陌,漁舟唱晚,蘆萩旅影的情境不就是他在大洋的彼岸敍說著對往事回首月明中的詩意。

黃亦生

也許是一種對故國揮之不去的摯愛之情,作列君的筆端,總是縈繞這這樣的情感,即便他出國二十多年。然而,他在畫中描繪的荷塘照月,田園阡陌,漁舟唱晚,蘆萩旅影的情境不就是他在大洋的彼岸敍說著對往事回首月明中的詩意。

作列君生於南中國的雷州半島,這是一塊廣袤肥沃的紅土地,故鄉風物自茲植根在他之腦際。乃父鄧日華先生也是一位執著而勤勉的畫家。於是,他從小執管握筆于繪畫丹青日夜磨練鍥而不捨,用圖畫敍說著胸襟志向。一別許多春秋,當我在作列君畫展作品之前徘徊流覽之際,有如熱風吹拂,在他的畫作之前生出了許多的感動。

顯然,作列君的筆墨根須,是深紮在中華傳統文化的土壤之中的,當我們閱讀他的作品之際,仍然能從中體會到畫家對中國畫筆墨的涵養,無論是構圖、設色,鈐印或題款,一板一眼都傳遞著作品傳統的理論精神。可以想見,他在大洋彼岸竭精盡瘁,勤奮努力地研習,伏案創作的艱辛。從傳統中走來,作品有著純正的東方筆墨氣韻。當然,我們注意到畫家已經在作品中注入了創造意識和實驗精神。即如《荷塘印象》、《隱逸》、《年輪》的作品之中,在筆意恣肆鋪陳中大膽設色,淋漓厚重的顏料在經過特殊處理的宣紙紋理上產生出近乎西方現代繪畫的厚重肌理,便使畫作更有現代感而具有視覺的衝擊力。用筆、用墨、設色的這樣一些繪畫的技巧,都因為畫家情感的投入而產生了充溢著智慧的表述語言。畫者,遠觀其勢,近賞其質。正因為作列君筆端融洽著哲理的思緒和文化的情愫,細緻而專注的創造意念便使他的畫作迥異於他人而生出自己的面貌。所以“畫之道,宇宙在乎手者,眼前無非生樣”(董其昌語),如此澄懷觀道,體察天地大快哉矣!

凝聚藝術創造精神,積極地付諸創作實踐從中汲取諸多藝術、文化、哲學、生活的素養,把生命滄桑艱難曲折,藝術之路的坎坷多磨,設為自己的藝術境界而一如既往,矢志不移地走去。我相信,一種新的藝術境界和藝術成果必然會由之而獲得。

作者:書畫家、美術理論家。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