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仙」李白的故鄉在何方呢?時至今天,中國的四川江油、湖北安陸、甘肅天水和吉爾吉斯斯坦的托克馬克市,紛紛自稱是李白的故鄉,點燃了李白故里爭奪戰。特別是江油和安陸兩地,乾脆放棄了學術爭鳴,當地政府上陣,文攻筆戰,這在內地甚為罕見。

據最新一期的《中國經濟周刊》報道,早在2008年10月,吉爾吉斯斯坦文化信息部部長拉耶夫就對中國媒體表示,中國唐朝詩人李白的出生地碎葉城,就是吉爾吉斯斯坦境內的托克馬克市,現在他們正與中方協商要為李白塑造一個紀念雕像,推動兩國李白文化的經濟合作。這次朱薩耶夫.古邦造訪安陸,更是表明吉方已經認識到李白故里所蘊含的經濟價值,力圖分一杯羹。隨後,兩地草簽了一系列文化和經濟的合作意向。

「詩仙」李白的故鄉在何方呢?時至今天,中國的四川江油、湖北安陸、甘肅天水和吉爾吉斯斯坦的托克馬克市,紛紛自稱是李白的故鄉,點燃了李白故里爭奪戰。特別是江油和安陸兩地,乾脆放棄了學術爭鳴,當地政府上陣,文攻筆戰,這在內地甚為罕見。

據最新一期的《中國經濟周刊》報道,早在2008年10月,吉爾吉斯斯坦文化信息部部長拉耶夫就對中國媒體表示,中國唐朝詩人李白的出生地碎葉城,就是吉爾吉斯斯坦境內的托克馬克市,現在他們正與中方協商要為李白塑造一個紀念雕像,推動兩國李白文化的經濟合作。這次朱薩耶夫.古邦造訪安陸,更是表明吉方已經認識到李白故里所蘊含的經濟價值,力圖分一杯羹。隨後,兩地草簽了一系列文化和經濟的合作意向。

吉國插手李白故里之爭,更讓局面變得微妙起來。江油死守「唯一」原則,吉國托克馬克市聯合安陸,形成了頗似三國吳蜀結盟以抗曹魏的陣式。

對簿公堂 水火不容
今年3月,甘肅籍學者雷達撰文,提出李白故里在甘肅天水秦安,當地隨即舉行了網友簽名等活動,頗為熱鬧,但這些僅限於民間訴求。目前,甘肅天水以「伏羲─世界華人尋根祭祖聖地」為主體旅遊品牌,還有一個麥積山景區,市政府正在全力推動麥積山景區躋身「絲綢之路世界遺產項目」。所以,該地旅遊業發展的戰略重點並不是李白,天水市政府態度也就始終含糊不清。

至此,圍繞李白故里之爭,兩國四地架起八卦迷局,讓人一頭霧水。其中,江油和安陸兄弟鬩牆,官方直接出面,甚至拉開一副「對簿公堂、水火不容」的架勢,其背後很重要的原因是,考慮到之前兩地圍繞李白故里開發所投入的大規劃、大資本和大項目,使得這一爭奪成為兩地誰也「輸不起」的戰鬥。

註冊商標 唯一一個
先看江油,「李白故里、華夏詩城」是江油城市旅遊形象的定位。其重點措施包括:加大政府投入力度,加快李白文化體系硬件建設步伐,以李白故居為核心,以城區李白紀念館、大小匡山、戴天山、竇圌山、乾元山、佛爺洞為重點,打造「李白之旅」旅遊線路,並在李白故居修建了360畝的太白碑林。

2003年,江油在國家工商總局把「李白故里」註冊為商標,由此,江油認定自己是全國「唯一一個」李白故里。正是有了「唯一一個」做底氣,江油啟動了涉及李白故里的八大項目建設,總投資在逾七億元。江油寄望通過李白故里撐起當地旅遊產業的苦心可想而知,此時,安陸充當半途殺出的程咬金,江油之惱怒,可想而知。

而安陸在其「十一五」規劃中明確提出「把安陸初步建設成李白文化展示傳播基地」,且規劃背後同樣有著大項目的身影─白兆山旅遊風景區項目。白兆山是李白「酒隱安陸、蹉跎十年」之地,該項目於2002年啟動,總面積804公頃。具體內容包括接待別墅、唐詩園、詩碑林、桃花園、仿古一條街、白兆寺、李白茶社等,總投資8000萬元。按照規劃,建成後年接待收入2000萬元,四年即可回本。該項目亦是安陸所在的湖北孝感地區投資最大的旅遊發展項目。

行星相撞 你死我活
此外,安陸耗巨資在央視投入宣傳廣告。今年,安陸還乘勢上馬「李白紀念館續建工程項目」,將李白紀念館擴建成集旅遊遊覽、影視創作、休閒娛樂於一體的文化服務中心和研究李白的資料中心。總投資785萬元。建成後,預計年銷售收入1000萬元,利潤175萬元。

於是,同打「李白牌」,都針對「李白故里」砸下大項目、大資金,都動用全市之力,大力發展李白文化旅遊產業,這如同兩顆行星,本來距離遙遠,但因為軌道相交,則必然相撞,所以,江油和安陸兩地圍繞李白故里激烈的爭奪乃是兩地區域發展的必然結果。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首「靜夜思」沉浸著李白思鄉之痛,但李白的故鄉究竟在何方?至今仍是個謎。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