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戲,就是一種吐煙圈的遊戲。乾隆嘉慶之交,老臣吳林塘在京城舉行五十大壽宴會,同僚好友們在他的住處太平會館為他慶賀。當時場面異常熱鬧,賀客盈門,筵席坐了將近三百個客人,觥籌交錯,笑語喧嘩。席間孝廉紀汝佶年齡最小,但也最為活躍,最喜歡開玩笑的文達公故意和他斗嘴,二人機智詼諧,談笑風生,惹得滿座捧腹大笑。紀汝佶即興酌滿一大杯酒廠提議大家各獻一個節目,為林塘賀壽。這時在座賓客中有一個人挺身而起,自稱是燕趙一帶的賣藝之人,擅長煙戲,願意獻一個節目助興。說著就讓他的僕人拿過來了一個煙筒。

煙戲,就是一種吐煙圈的遊戲。乾隆嘉慶之交,老臣吳林塘在京城舉行五十大壽宴會,同僚好友們在他的住處太平會館為他慶賀。當時場面異常熱鬧,賀客盈門,筵席坐了將近三百個客人,觥籌交錯,笑語喧嘩。席間孝廉紀汝佶年齡最小,但也最為活躍,最喜歡開玩笑的文達公故意和他斗嘴,二人機智詼諧,談笑風生,惹得滿座捧腹大笑。紀汝佶即興酌滿一大杯酒廠提議大家各獻一個節目,為林塘賀壽。這時在座賓客中有一個人挺身而起,自稱是燕趙一帶的賣藝之人,擅長煙戲,願意獻一個節目助興。說著就讓他的僕人拿過來了一個煙筒。那煙筒有一尺多長,口特別大,看樣子能裝四兩多煙絲。然後他把煙筒噙在口上,把煙點著,使勁猛吸,一邊吸還一邊噓氣,但似乎看不到有煙氣被呼出。這樣吸了一會兒後,要了一杯濃茶。一口氣喝了下去,接著張口吐出了團濃煙,轉眼間化成了二隻白鶴形狀,在上空盤旋飛翔,來來往往飛了有幾十圈。突然聽到那人喉嚨裏發出咕嘟咕的水聲,兩鶴頓時不見,只有滿庭雲霧彌漫礦但仔細一看,雲霧中卻都是些寸把長的小鶴,旋轉飛舞,越舞越大,漸漸在一起聚合,又聚成了兩只大鶴。這時,那人把手一招,兩鶴倏地飛入他的口中,瞬時滿庭煙消雲滅。眾賓客都極為驚異,噴噴讚嘆不已,齊聲請求那人再表演一個。那人也不說話,張口又吐出了朵朵白雲,只見白雲掩映之處,似有亭榭樓閣,指尖一般大小,但是上面的朱欄碧檻,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在這緲朦朧的雲海之間,又突然現出「海屋添壽」四個大字,接着雲煙慢慢淡薄,消失盡淨。滿座喝彩,紀汝佶趁勢端起酒杯,又倡議滿座為林塘「海屋添壽」乾杯,頓時杯盞亂碰,頌賀之聲不絕。眾人餘興未盡,還請那人表演,那人微笑着推辭,約定明日再為諸位獻技。到了第二天,眾人再去找他,卻早已人去樓空,不知去向。有人問吳林塘這賓客是什麼人,林塘也摸不清頭腦,懷疑是賀壽的賓客邀請來的江湖奇人。

蕭山人毛奇齡,做過西河檢討官,天生有奇異的稟性,能用五官同時並用。他可以用右手批改弟子的作業,左手撥舅盆算帳,同時耳朵聽着弟子背誦經書,眼睛看著書童澆花,口壞又解答弟子提出的疑難問題,這其間又和自己的老婆吵着架,一點兒也不紊亂,有一次他到染市店裏去,和店夥計閑聊,坐下之後,一邊吸煙,一邊翻閱店裏的賬本,煙草上的火星落在賬本上,風一吹燃燒起來,賬本被燒為灰燼。店夥計感到很為難,大哭起來。毛奇齡說:「不要害怕」。然後他拿過別的白紙,一一書寫,凡是賬本上所記的染市人的姓名和染布的日期,竟寫得毫無差錯。他又曾經和朋友一塊騎馬到鬧市上遊玩,默默地記憶街兩旁商號招牌的名字,回到家後寫在本子上,第二天,他的朋友拿著本子到鬧市上一一校驗,一字不差。

大興人鄭民魁,善吹笛簫,有一手絕活。宣統辛亥(1910)春,他到東南一帶漫遊,每天手拿一支笛和一支簫在街市裏巷內閑逛。有人請他演奏一曲,他就把笛子放在鼻孔前,用力地吹奏,而他的嘴唇和舌頭,卻絲毫不動。但奏出的笛音,纏綿悱側,有高山流水之意境,令人陶醉不已,他吹簫也是用鼻孔。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