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彭博社、《華爾街日報》二十八日消息:美國最大投資銀行高盛的多名管理層二十七日出席國會參議院的聽證會,為公司在次按危機的角色辯護。高盛行政總裁布蘭克費恩拒承認沽空他們賣出的投資產品有錯,指他們怎樣處理賣出產品與投資者無關。

參議院常設調查委員會的成員指責高盛,把明知即將爆破的投資產品售賣給客戶,然後再做沽空,做法有違誠信。

據彭博社、《華爾街日報》二十八日消息:美國最大投資銀行高盛的多名管理層二十七日出席國會參議院的聽證會,為公司在次按危機的角色辯護。高盛行政總裁布蘭克費恩拒承認沽空他們賣出的投資產品有錯,指他們怎樣處理賣出產品與投資者無關。

參議院常設調查委員會的成員指責高盛,把明知即將爆破的投資產品售賣給客戶,然後再做沽空,做法有違誠信。

布蘭克費恩稱,他們售賣產品給投資者後,責任已經完結。他說:「我不覺得我們的客戶在乎高盛對該隻投資產品的立場,我也覺得他們應該在乎。至於什麼才是弱證券或壞證券這個問題,我們一直都在銷售弱證券和銷售市場人士不喜歡的證券。」

委員會主席卡爾.萊文反駁說:「你在同時賭你正在出售的證券不會贏。你沽空那些證券,你以為客戶會不在乎?」

布蘭克費恩說:「我今天聽見的東西裡面,沒有一件令我覺得(高盛)有什麼不妥。」

不但被質問三小時多的高盛行政總裁否認誤導投資者,其他六名現任及前任高層同樣口徑一致。高盛前按揭部主管丹尼爾‧斯帕克斯說:「對我而言,後悔即是說你覺得自己做錯了事─我可沒有這樣的感覺。」前執行董事喬舒亞‧比恩鮑姆接受一名參議員質問時,反問道:「你認為有哪一行為我不打算負責?」現任執行董事邁克爾‧斯溫森說:「我們沒有導致金融危機,我不認為我們有做錯任何事。」

萊文與布蘭克費恩之間的摩擦,隨著黃昏降臨而愈見緊張。萊文在聽證會結束時責斥高盛高層關於調查人員誇大案件的說法。萊文說:「你們有些人竟然對報界說,調查人員用揀櫻桃的方式篩選郵件。你面前那大堆文件,就是一大碗櫻桃。它們不是經過篩選的。這些文件反映了整個事件的歷史。」

在下午晚段,萊文與高盛首席財務官大衛.維尼亞爾展開一輪激烈交鋒。

萊文不斷追問維尼亞爾,既然高盛自己認為毒性按揭資產是壞資產,卻又把它賣給客戶,這怎麼可以說沒有利益衝突呢?維尼亞爾說,如果一位客戶願意以譬如二十美仙的價值購買一美元的毒性按揭資產,那是客戶的出價,而高盛會出售該產品。

萊文說,高盛自己用各種說法來形容這些證券,包括「垃圾」、「廢物」等。

維尼亞爾說:「我想,電郵說這些話實在倒霉。」此話引起哄堂大笑。他趕忙改口說:「任何人以任何形式說這些話都是非常倒霉的。」

委員會就像要把高盛的高層「示眾」那樣,准許一班攝影記者包圍他們。四名示威者穿著黑白間條囚服、戴著布蘭克費恩和高盛交易員的面具走來走去示威,高叫著:「高盛這大行大得不能倒閉,但這些大人物是可以被收監的。」

高盛的作證者雖然語氣有禮,卻沒有悔意可言,臉上也木無表情。其中數人還自稱是受害者,因為「正常的市場行為」被國會逼迫。他們稱,當與客戶對賭樓市時,是以公司本身的利益作賭注。

布蘭科費恩星期三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早安美國」的節目採訪。當被問到是否有過辭職的念頭時,他回答說「從來沒有」。

布蘭科費恩說:「對於近幾年以來進行的金融改革,我認為華盛頓(政府)應該為其負主要責任。」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