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讀書人看到合意詞句,往往抄在絹帛和扉屏上,或寫在竹簡上。陳勝、吳廣起義時,將「書帛」藏於魚腹裏,漢高祖還把「書帛」裹在箭上射城呢!可見古時沒有紙,而是用帛和竹代替。

蔡倫  蒙恬

古代讀書人看到合意詞句,往往抄在絹帛和扉屏上,或寫在竹簡上。陳勝、吳廣起義時,將「書帛」藏於魚腹裏,漢高祖還把「書帛」裹在箭上射城呢!可見古時沒有紙,而是用帛和竹代替。

到了東漢,曾任主管製造御用器物的尚方令蔡倫認為「自古書契,多編以竹簡,其用於縑帛者,謂之為紙。縑貴而簡重,並不便於人」。他總結西漢以來民間用麻質纖維造紙的經驗,改進技術,採用樹皮、麻頭、破布、舊魚網為原料,造出紙張。漢帝因蔡倫造紙有功,封他為「龍亭侯」。

唐代以前,紙質粗劣,並有灰性,寫字作畫,容易滲污,書畫家用糯米漿或白芨,疊卷在木竿上,用椎輕敲,灰性便退落,紙質亦堅平。

在我國造紙史上,有過重要的紙品。其中尤以薛濤箋及十色蜀箋為歷代文人所羨稱。薛濤是唐代成都名妓,經常與元稹等唱和。她創制深紅小彩箋,裁書供吟,賢傑們謂之「薛濤箋」。宋謝師厚,創「箋樣」以便書尺,其色有十:深紅、粉紅、杏紅、明黃、深青、淺青、深綠、淺綠、銅綠、淺雲等十色。明代時期,上海談仲和所造「談箋」,不用粉造,以荊川連紙褙厚砑光,並用蠟打出各種花鳥,此種紙堅滑如宋紙一般,相傳為其祖得之內府秘法,傳授而成。此紙有數種,而以玉版、玉蘭、鏡面、宮箋為最。《上海縣竹枝詞》謂:「談家秘制貴江東,箋法偷傳內府中。超過密香冰翼上,玉蘭鏡面最稱王。」

古代人寫字,有以竹代筆的。晉崔豹在《古今注》中說:「古之筆,不說以竹以木,但能染墨成字,即謂之筆。」就像今日木匠所用的木頭竹筆。

到了秦代,大將蒙恬,以枯木為管,鹿毛為柱,羊毛為被,製成「毛筆」。後人就奉蒙恬為筆祖師。

此後,用以製筆的「毛」增加了很多種類,除有羊毛外,還有鼠須、雞鴨毛、狐毛、虎毛、鹿毛、豬鬃、狸毛等,但都不及中山所出的羊毛。明代自朝鮮傳入的狼毫也屬珍品。至於筆管,有金、銀、斑竹、玳瑁、縷金、紫檀,花梨木等,然皆不如白竹管。王羲之在《筆經》中說:「筆須輕便,重則滯矣。」而製筆者有南朝的老姥、唐朝的鐵頭和諸葛高等。歐陽修說:「筆工諸葛高,海內稱第一。」

因毛筆的普遍使用,有人便開設筆莊,有名的是安徽人周虎臣。他是筆工出身,擅長製做狼毫水筆。在清康熙年間就到蘇州開筆莊。別看一支小小的毛筆,必須選料講究,操作精細。工場裏成百的工匠經過梳、結、蒸、煮、擇、裝等七十餘道工序,才能達到「尖、齊、圓、健」的要求,製成久不變形、久戴不蛀、適合各種用途的毛筆,為書畫家喜愛和稱讚。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