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底,足管中心主任韋迪在拜會亞足聯主席哈曼時就曾經表態,「南勇案件已經朝司法程序階段過渡」。1個多月時間過去了,4日相關涉案人員親屬向記者透露,「如無意外,本月中旬法院將開庭審理假球案」。

去年,已經被媒體曝光的廣州醫藥、青島海利豐等俱樂部涉嫌操縱足球比賽的案件調查就已經告一段落。有關涉案人員的親屬曾得到通知,春節前後法院將開庭審理相關涉案人員。不過,2月底,南勇「涉嫌操縱足球比賽」被逮捕後,這些涉案人員,包括已經被取保候審的一些涉案人員又重新回到瀋陽市第二看守所繼續接受調查,這一次的調查重點將就南勇案展開。

3月底,足管中心主任韋迪在拜會亞足聯主席哈曼時就曾經表態,「南勇案件已經朝司法程序階段過渡」。1個多月時間過去了,4日相關涉案人員親屬向記者透露,「如無意外,本月中旬法院將開庭審理假球案」。

去年,已經被媒體曝光的廣州醫藥、青島海利豐等俱樂部涉嫌操縱足球比賽的案件調查就已經告一段落。有關涉案人員的親屬曾得到通知,春節前後法院將開庭審理相關涉案人員。不過,2月底,南勇「涉嫌操縱足球比賽」被逮捕後,這些涉案人員,包括已經被取保候審的一些涉案人員又重新回到瀋陽市第二看守所繼續接受調查,這一次的調查重點將就南勇案展開。

經過近3個月的偵查和補充偵查,公安機關已經完成了相關涉案人員的調查,陸續開始向檢察機關提交相關證據和主要犯罪事實。由於涉案程度不一,牽涉面也比較廣,給補充偵查帶來了很大困難,其中最艱難的是南勇等前足協官員涉案的證據提取等。3月底,韋迪就曾經透露公安機關對南勇等人的調查已經結束,案件進入司法程序。一個月過去,所有的材料都已經送到檢察院進行相關工作,法庭審理的條件已經具備。「原來說是本月初開庭,現在可能會稍微推遲一點,具體的時間還沒有通知下來。所有的程序都已經走完了,這個月應該開庭」,相關涉案人員的親屬透露說。雖然假球案屬於經濟類案件,但影響大,屬於公安部督辦案件,檢察機關還沒有明確通知涉案人員的律師和親屬更具體的時間。不過,據悉,由於整個案件都由遼寧省公安廳負責偵查,最終的審理也將在瀋陽完成,其中包括南勇等前足協官員。

廣州醫藥、青島海利豐等俱樂部的相關涉案人員,都不屬於國家公務人員,其犯罪性質都將歸屬於「商業行賄和受賄」,按照刑法的有關規定,這些人員行賄和受賄的金額都超過10萬元,屬於數額巨大。按照刑法的相關規定,涉案人員的最高刑期將在10年左右。案件還涉及到一些球員,國家體育總局紀檢委書記吳齊在參加人代會時曾經表示,「球員還屬於可以挽救的對象」,由此推斷,這些球員將可能受到從輕處罰。

現在外界最關注的是南勇等足協官員涉及的案情。自從被逮捕後,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從來沒有對外公佈過這些人員的涉案情況以及金額。從目前情況看,南勇等足協官員將可能以國家公務人員受賄被提起公訴,如果是這樣,南勇等足協官員將面臨最高到死刑的刑罰,可以肯定的是,南勇將成為假球案件中判決最重的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