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雞,離我們來說是太遠了些。即使你到了它的產地,它還在海拔3000米以上,甚或在雪線一帶活動呢。雪雞也是一種美味的烹飪原料。

雪雞,離我們來說是太遠了些。即使你到了它的產地,它還在海拔3000米以上,甚或在雪線一帶活動呢。雪雞也是一種美味的烹飪原料。

當然,雪雞是珍貴的。它是中國的特產。它生活在2000-6000米的高山裸岩地帶,是世界上分佈地段最高的鳥類。它的滋味十分鮮美,且具藥香,並且是有藥用價值的食品。

歷史文獻直到清代才有記述,見於成書於乾隆乙酉年(1765年)的《本草綱目拾遺》:「雪雞生西陲,千百成群,棲止雪中。」書中還引了《西域聞見錄》的一節:「喀什噶爾雪雞群飛,極肥美。人以為食,惟性燥耳。入藥雄者良。」

喀什噶爾,是喀什的維吾爾語的名稱,新疆南部的大城,位於「絲綢之路」上。不知道那裏現在還有雪雞在「群飛」的奇景沒有。

中國的雪雞有兩種:淡腹雪雞(Tetraogallua tibetanus),又叫藏雪雞,分佈於北自甘肅祁連山,南抵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及四川北部的岷山山脈,它有5個亞種,一般體重1.5-2公斤;另一種是暗色雪雞(T. himalayensis),又叫高山雪雞,分佈於昆侖山西部、祁連山脈和喜馬拉雅山西部等地,有3個亞種,一般體重2公斤以上。它們都屬於鳥綱雞形目雉科雉亞科鶉族雪雞屬。雉科中的許多種都是馳名的野味,和鵪鶉同族的雪雞,其風味尤勝一等。

它們和野雞一樣不善飛翔,可是獵捕也非易事。每到春秋天,它們便上到三四千米以上的高山地帶,在裸岩或風化岩間徘徊,吃那些石縫中的墊狀植物和蟲類;夏天到了,要傳宗接代,它們垂直下移到兩三千米的草原地帶,這時水草開始豐茂,為它懶准備了充足的食料。7月前後便產卵,每巢4-18枚,正橢圓形,淡淡藍色染有淺褐色斑點。母雪雞孵卵,雄的便警戒,小鶵出來不幾天,便隨父母滿山亂跑了。這時便是獵捕良機。

有一個機會我成了這樣的角色,牛毛帳篷的主人帶我去抓雪雞了。說抓,是草原主人的說法。我看著肥碩的雪雞在我前面向山上跑,就氣喘呼籲緊迫不舍,原以為能伸手擒來,不想當的高度,它突然掉過頭從我頭頂上撲著翅膀飛向山下去了。如此一次就把我弄得足軟筋酥,靠在山坡上恨得牙癢癢的。據說蘆這是雪雞的慣技。它飛不高、飛不遠,卻能跟你窮折騰。在這缺氧的3000多米高度,我只剩下出大氣的份兒。那燒好開水等雪雞下鍋的念頭,還是主人來實現的。

晚間,和煮手抓羊肉一樣,白水燉雪雞,不加一點鹽,滿帳篷洋溢著清香,真迷人。按藏族習慣本該開鍋就撈出來吃,為我煮至全熟而未爛。吃法也和手抓羊肉一樣,一手抓雪雞,一手持藏刀,割內蘸鹽吃,完完全全的,純正的雪雞肉味。和雞肉相比,吃口上肉纖維略粗些,稍韌些,耐嘴嚼,味便也長一些;味道鮮得有點峻,清利爽口,略略覺出一絲藥香。據主人說,這是它們常吃些秦艽之類藥草莖葉或子實的緣故。特別那湯,對不起,我貪婪地一日氣喝了三大碗。我這是第一次吃雪雞,恐怕也是最後一次。這是過去20多年的事了,其鮮其美令我畢生難忘。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