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很早就有關於餛飩的記載。唐代僧人玄應在他的《一切經音義》中說道:「餛飩--餅也。」那時所指的餛飩可能是把煎餅切開,泡在熱湯中食用的,如同今天北方的「炒餅」。

我國很早就有關於餛飩的記載。唐代僧人玄應在他的《一切經音義》中說道:「餛飩--餅也。」那時所指的餛飩可能是把煎餅切開,泡在熱湯中食用的,如同今天北方的「炒餅」。

記得當年住讀的學校附近有一個點著油燈的小食攤,攤主自稱「老廣東」,賣的是蝦肉雲吞(餛飩)。他用竹筒吹旺了柴另爐,往開水沸騰的銅鍋裏投入餛飩。這種餛飩一嘗之下,只覺得鮮美滑爽。他每天不多賣,只賣五斤皮子。皮子由自己打,蝦仁要新鮮,肉漿親自剁,揉面、拌餡都很有講究。我看着碗裏的餛飩,皮子薄得如同蟬翼,透明的蝦仁和粉紅色的豬肉餡清晰可見。當前餛飩獨領風騷者,恐怕莫過於香港的雲吞。我吃過那裏的蝦子雲吞、雞粒湯雲吞,又曾在機場附近一家飯店,品嘗過一份沙鍋雲吞雞,是用嫩雞、火腿、菜心煨湯,然後下雲吞而成的美食。用他們的話來說是「既有得食,又有靚湯飲」,可說是餛飩中的精品。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