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索溪峪,陪同我的老萬說,有一處山坳裏養著一群猴子,看猴子的人會唱猴歌,通猴語,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看看,我說:有!游索溪峪,陪同我的老萬說,有一處山坳裏養著一群猴子,看猴子的人會唱猴歌,通猴語,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看看,我說:有!

看猴的五十多歲了,獨臂,他說他家五代都在山裏捉猴子。他說猴有猴群,「人」數不等,二三十只到近百隻的都有,猴群有王。王是打出來的。每年都要打一次。哪一隻公猴子把其他的公猴都打敗了(母猴不參加),他就是猴王。猴王一到,所有的猴子都站在兩邊。除了大王,還有二王、三王。

這裏的這群猴原來是山裏的野猴,有一年下大雪,山裏沒吃的,猴群跑到這裏來,他撒一點包穀喂喂他們,這群猴就在這裏定居了。

猴群裏所有的母猴名義上都是猴王的姬妾,但是猴王有一個固定的大老婆,即猴后。別的母猴和其他的公猴「做愛」,猴王也是睜一眼閉一眼。但是正室大夫人絕對不許亂搞。這群猴的猴後和別的公猴亂搞,被原先的猴王發現,他就把猴後痛打一頓,逐到山裏去了。這猴后到山裏跟另一猴群的二王結了婚,還生了個猴太子。後來這群猴的猴王死了,猴后回來看了看,就把她的第二個丈夫迎了來,招婿上門,當了這群猴的猴王。

誰是猴王?一看就看得出來。他比別的猴子要魁偉得多,毛色金黃發亮。臉型也有點特別,下腭不尖而方。雙目炯炯,樣子很威嚴,的確有點帝王氣象。跟他貼身坐著的,想必即是猴后,也很像一位命婦。

猴王是有權的。兩只猴子吵起來,甚至扭打起來,他會出面仲裁,大聲呵叱,或予痛責。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尊貴。小猴子手裏的食物他照樣搶過來吃。

我們問這位獨臂老漢:「你是通猴語麼?」他說猴子有語言,有五十幾個「字」,即能發出五十幾種聲音,每一種聲音表示一定的意思。

有幾個外地來的青年工人和猴子玩了半天,喂猴吃東西,還和猴子一起照了很多相。他們站起身來要走了,猴王、猴后並肩坐在鐵籠裏吭吭地叫了幾聲,神情似頗莊重。我問看猴人:「他們說什麼?」他說:「你們走了,再見!」這幾個青年走上山坡,將要拐彎,猴王、猴後又吭吭了幾聲。我問看猴老漢:「這是什麼意思?」他說:「他們說:慢走。」

我不大相信。可是等我和老萬向看猴老漢告辭的時候,猴王、猴后又複並肩而坐,吭吭幾聲;等我們走上山坡,他們又是同樣地吭吭叫了幾聲。我不得不相信這位朴朴實實的獨臂看猴老漢所說的一切。
我向老漢建議應當把猴語的五十幾個單音字錄下來,由他加以解釋,留一份資料。他說管理處的小張已經錄了。

老萬告訴我:這老漢會唱猴歌。他一唱猴歌,山裏的猴子就會奔來。我問他:「你會唱猴歌嗎?」他說:「猴歌啊?……」笑而不答,不置可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