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頭戴鴨舌帽肩背黑色旅行袋的男子,1日10時許,衝進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法院,先後用獵槍、手槍、衝鋒鎗瘋狂射擊,2名法庭庭長、1名書記員、1名法警當場身亡,另有數人受傷。在法警包圍下,疑兇朱軍舉槍自殺。

媒體從永州市多部門獲得證實,犯罪嫌疑人朱軍係永州市零陵區郵政分局職工兼保安隊長,現年46歲,早前從部隊轉業到地方工作,家有父母和一個兒子。三年前,因夫妻關係出現矛盾與妻子離婚。因涉及財產分配,曾跟前妻鬧上法庭。當地法庭根據情況作出賠償朱軍兩萬元的決定,但他認為法院判決不公,由此產生怨恨。

名頭戴鴨舌帽肩背黑色旅行袋的男子,1日10時許,衝進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法院,先後用獵槍、手槍、衝鋒鎗瘋狂射擊,2名法庭庭長、1名書記員、1名法警當場身亡,另有數人受傷。在法警包圍下,疑兇朱軍舉槍自殺。

媒體從永州市多部門獲得證實,犯罪嫌疑人朱軍係永州市零陵區郵政分局職工兼保安隊長,現年46歲,早前從部隊轉業到地方工作,家有父母和一個兒子。三年前,因夫妻關係出現矛盾與妻子離婚。因涉及財產分配,曾跟前妻鬧上法庭。當地法庭根據情況作出賠償朱軍兩萬元的決定,但他認為法院判決不公,由此產生怨恨。

朱軍此次行兇對象是基層法庭人員,並不是此前對其官司判決的法官,他之所以痛下殺手,應該是出於一種對社會的憎恨。此前,朱軍得知已身患絕症,情緒一度十分低沉。作案前,曾在家中休息了兩個月。三天前,他才回到單位繼續上班。

當日早10時許,朱軍把領取的三支槍和早先準備好的獵槍裝進黑色旅行袋背在肩上,頭戴鴨舌帽,衝進法院4樓審判庭庭審現場,拿出獵槍向正在審案的法官和工作人員狂射擊。

獵槍子彈打光後,朱軍從黑色旅行袋中掏出手槍補射。手槍子彈打光後,再取出微型衝鋒鎗對聞訊趕來的法院工作人員掃射。正在審案的庭長趙戶林、副庭長蔣啟東、書記員黃蘭、法警伍小輝當場死亡,多名法院工作人員受傷。

傷者中,零陵區法官黃嵐傷勢較重,目前神志清楚,病情穩定;水口山法庭書記員伍曉輝,正在當地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水口山法庭書記員歐陽毅,傷勢不嚴重,尚無生命危險。

有當地人告訴記者,幾年前,那宗涉及朱軍的案件審判後,朱軍認為審判不公,多次交涉無果,並多次受到呵斥,由此懷恨在心。在蓄謀已久,並做了充分準備後進行報復。

但永州法律界人士何先生對記者說,在永州(包括零陵區等地)審判案子,缺乏法律公正。法官在審理案子時,經常誰的勢力強大就偏向誰。庭審中,基本上沒有弱勢群體的話語權,弱勢群體遭庭審法官大罵的事時有發生。因為法院的不公平,在永州各地,老百姓積壓在心中的怨恨也到了一觸即發的程度。

永州市檢察院退休副檢察長鄔裕福告訴記者,朱軍鋌而走險闖進法庭瘋狂殺人,造成法院重大人員傷亡,此事也從反面提醒我們要把審理案件時的公平公正對人民、對國家負責的高度去重視。從心理學角度看,一個人如果不是有極大的仇恨和極度的絕望,是不會如此失去理性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