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又稱蚺。是蛇類中最大的一種,有的甚至有三四丈長,身上遍佈斑紋,好象古代的花緞子一樣。它經常揍棲在樹中,雖然它不產生毒汁,但身體力量強大,常常是把人和牲畜纏死之後再慢慢吞食。它的肉人們可以食用,據說比雞鵝肉還好吃。它的頭比較方正,口比較闊大,兩只眼睛如鏡子一樣,皮上有黑白兩色斑點,尾巴又細又長,末端可以穿上幾百文銅錢。蟒,又稱蚺。是蛇類中最大的一種,有的甚至有三四丈長,身上遍佈斑紋,好象古代的花緞子一樣。它的肛門兩側還有沒有退化完的後腳的痕跡。蟒多半生長在嶺南一帶,南美洲及其熱帶叢林中也是它的生活的範圍。它經常揍棲在樹中,雖然它不產生毒汁,但身體力量強大,常常是把人和牲畜纏死之後再慢慢吞食。它的肉人們可以食用,據說比雞鵝肉還好吃。它的頭比較方正,口比較闊大,兩只眼睛如鏡子一樣,皮上有黑白兩色斑點,尾巴又細又長,末端可以穿上幾百文銅錢。當地人說,蛇要是超過人的胳膊粗之後,它一行走,就會產生一瞅風。蟒性淫,常常豎起三四尺長的前半身追趕行人,婦女在山裏行走時,必須在身上佩帶一觀音藤,不然就會被蟒纏着,將尾巴塞進婦人的陰部。凡是有這種遭遇的女人後來必死無疑。觀音藤全身長滿了倒刺,跟虎杖很相似,但比虎杖柔軟,人在山中見到有棄掉的觀音藤枝條,就知道附近一定有蛇。蛇肉治療瘋癲及爛瘡潰瘍,效果很多,用酒將肉浸泡以後,可以貯存好長時間。它的皮可以用來繃三弦及其它樂器,當然必須用硝處理以後才可使用,不然它容易生蟲,容易斷裂。蛇的骨頭有一個名叫如意鉤的,形狀跟鋼線差不多,只有雄蛇有這東西,是房中交歡的上等藥物,人交合時將它含在口中,一夜都不會感到疲倦。但蛇腹部的油物,卻能夠使人的陽物縮進腹內,所以千萬不可接觸。

周名臬旅居太平的時候,他家一個小童僕在路邊觀看人家宰殺蛇,回家後忽然大哭不已,問他為什麼哭,他便說他的陽物不見了。脫掉褲子一看,果然兩顆睪丸和陽物全縮進腹內。另一個僕人說,人家剛剖開蛇腹時,這個小童僕就用手撫弄蛇的腸胃,肯定是沾上了腹部油物,所以才會如此。問小童子,他哭著說在摸過蛇腸胃後,轉身便尿了一泡,手曾經把陽物摸了下。家人立即到處導求解救的方子,但每走一處都得到同一句話:這條蚺蛇活了幾年,這位孩子的陽物也就縮幾年,到時候便會停止。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治療的。

甘肅省見過一個武夫,面貌跟野獸一樣猙獰可怕。鼻子嘴唇殘缺不全,只有兩只眼睛還炯炯明亮,一嘴牙齒還整齊潔白。他在年輕時,有一次奉命到烏魯木齊出差,當時千餘里路,他隻身一人行走,而且一路祟山峻嶺,著實恐怖。走了三天三夜,不見一戶人家,飢時啃乾糧,渴時飲泉水,到了晚上,就把皮革做的袋子吊在樹上,自己蜷在裏邊過夜。一天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感到自己全身象被火燙燒一樣,皮袋子也象被開水澆一樣。用手摸一摸臉面,稀軟得像腐爛的瓜果,臉上皮毛也掉光了,耳朵,鼻子和嘴唇也隨手脫落,於是趕緊從腰間摸出匕首,暗中用力亂砍亂割,只聞到一股強烈的腥臊氣,兩隻手油滑油滑的,也不知道抓在手裡的是血還是泥,只是鼓足勇氣拚命割砍,不一會兒便看見一線光亮,又努力一陣,才逃出險境。當時,他本人仍惶恐不知所措,但已精疲力盡,於是找了一塊石,坐着休息了一會兒,不敢久留,又深一步淺一步,蹣跚向前挪去,沒走上半里路,朦朧中看見一大蛇盤繞在山溝裡,有人一抱那麼粗,他小心翼翼地扔一塊石頭過去,結果一點反應也沒有,仔細一看,已經死了,看不見它的首尾,於是自己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昨晚被大蛇吸入肚內,假再遲醒半小時,那恐怕自己的骨肉已被蛇消化掉了。面貌變得非常可怕,就是這樣造成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