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全國各省市陸路交通還很落後,全靠水路。以前廣東湖南士子上京考取功名,動輒兩三個月,近百年來一些大城鎮交通包括「人力車、電車,或是汽車,顯見進步和方便但初時都似是有錢人的專利。在我的故鄉那裡這些都沒有,除了在城內或山上是用轎子以外,普通代步都是用船――你如坐船出去,可是不能像坐電車的那樣性急,立刻盼望走到,倘若出城,走三四十里路,來回總要預備一天。往年,全國各省市陸路交通還很落後,全靠水路。以前廣東湖南士子上京考取功名,動輒兩三個月,近百年來一些大城鎮交通包括「人力車、電車,或是汽車,顯見進步和方便但初時都似是有錢人的專利。在我的故鄉那裡這些都沒有,除了在城內或山上是用轎子以外,普通代步都是用船――你如坐船出去,可是不能像坐電車的那樣性急,立刻盼望走到,倘若出城,走三四十里路,來回總要預備一天。你坐在船上,應該是遊山的態度,看看四周物色,隨處可見的山,岸旁的烏柏,河邊的紅蓼和白蘋、漁舍,各色各樣的橋――雇一隻船到鄉下去看廟戲,可以瞭解中國舊戲的真趣味,而且在船上行動自如,要看就看,要睡就睡;要喝酒就喝酒,我覺得也可以算是理想的行樂法。」這是周作人寫於1926年的散文《烏篷船》中的片段,談了船的功能,乘船的樂趣。70年前,紹興可算是一個中等城市,交通工具主要靠船。

在原始社會裡,水上已有了交通,有木筏、獨木舟等工具。六七千年前的浙江余姚河姆渡遺址中,曾出土一柄木槳,可見當時已發明舟楫。

以船為業,有造船和駕駛舟船等行業。在戰國時期,我國就有規模較大的造船業;秦漢以後,中國人造船水準居世界領先地位。戰國時期已造出了樓船,內部的設備不亞於後世的大輪船。

至於船的航行,有像周作人所寫的「烏篷船」,也就是腳划船,只要一個船夫。內河航行,戰國時已興盛,元代海運發達,一個船隊,有水手等數百人,而明代鄭和第一次下西洋時就有63艘寶船,可容納官校、旗軍、火長、舵工、通事(翻譯)、工匠、水手、民工等27000人。第二次鴉片戰爭以後,由於外國輪船直入內地,中國許多以船為業的人失業。

過去,來往於黃浦江兩岸擺渡的有舢板,前挾後寬,中艙有可坐三人的板座,上有蔑竹片篷帳,船頭漆紅色,船艄翹起,船夫站在船艄搖櫓不用槳。另一種是「划子」,以運貨為主,船夫一人用雙槳,掌握潮汛,隨流而划。如遇巨浪,風險很大,是吃船上飯中最苦的一行。

19世紀50年代,浙江人葉澄衷,家道貧困,14歲到上海來求生。先代雜貨店向來往江上剛的船隻兜售貨物。幾年後,他自搖劃子,帶著各種物品搖到江心,向洋輪上的水手出售貨物。因其價格公道,誠實可靠,大家都願意做他的主顧,生意甚好。某日,洋輪上的大老闆搭他的划子到外灘,無意遺落皮夾。等大老闆回輪時,葉澄衷原物奉還,連一文不少。他忠厚老實,在眾人幫助下,先開五金雜貨店,又經營石油,後來又辦錢莊、船舶運輸、火柴廠和絲廠,最後還創辦「澄衷中學」和葉家花園,成為譽滿上海的大企業家。

有人詢問他如何由船夫而成為巨商大賈。他回答兩個字:「誠實。」凡人凡事,以「誠」為本,一本萬利。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