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講兩個不久前發生的小故事。日本廣播協會(NHK)在17年前拍過我的「浦東的一天」,我那時任上海市副市長兼浦東新區管委會主任。這次他們又來報道上海世博會和浦東。他們讓我沿浦西江邊新修的大堤從西走到東,鏡頭則從老外灘的建築群慢慢轉向浦東外灘新建築群。他們問,上海160年前對外國人「開放」過,現在又開放了,兩次開放的區別是什麼?先講兩個不久前發生的小故事。日本廣播協會(NHK)在17年前拍過我的「浦東的一天」,我那時任上海市副市長兼浦東新區管委會主任。這次他們又來報道上海世博會和浦東。他們讓我沿浦西江邊新修的大堤從西走到東,鏡頭則從老外灘的建築群慢慢轉向浦東外灘新建築群。他們問,上海160年前對外國人「開放」過,現在又開放了,兩次開放的區別是什麼?

我的回答:1843年是在政府無能情況下的被迫開放,並且還額外准許了「租界」;今天是在中國的完全主權下的自主開放,外國人必須按照中國的法規行事。主持人回答:「明白了!」

他們又到浦東拍中西合璧的清末民初的舊宅,搜尋歷史痕跡。在舊宅的小院子中,我請他們揚起鏡頭把傳統的中式飛檐和兩座摩天大樓一並攝入,我的解說是「上下500米,前後100年」。他們說:「好感動!」

美國作家兼金融家羅伯特‧勞倫斯‧庫恩在黃浦江上採訪我,製片人讓船就在江心原地轉兩圈,背景則是兩岸的建築群的反復變換。庫恩請我講租界,講「文化大革命」時的上海,講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改革。他說美國人對中國所知甚少,會對我的講解有興趣。美國製片人則一遍遍地說,上海太美麗了,比紐約還美麗。

上海20年來經濟規模擴大了8倍,浦東由原來佔1/10到今天佔1/4,相當於當年的兩個上海。不僅如此,其經濟結構之先進也非當年可比。我們怎樣求索未來20年上海的英姿?世博會是可以令人深刻思考之地。用心的話,可以感覺世界發展的大趨勢。可以給上海、給中國的明天以想象的空間。

我相信一個不會太離譜的「上海夢」和「中國夢」。有些夢,今天看來很離譜,但實際上沒有離譜。最生動的例子,就是100年前,上海有一個叫陸士諤的人寫了一部小說《新中國》,他夢想100年後會在上海浦東舉行世博會,今天我們實現了這位陸先生的夢。所以,如果沒有想象力,就沒有好的明天。

我夢想,20年後,上海必可無愧地並列於世界一流經濟大城市之林,說到紐約、倫敦、巴黎、東京之時,也得說到上海;20年後,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應該接近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中國必是能為世界做貢獻較多的國家之一。

而中國的文化呢?中國近幾百年以來,對世界文化貢獻較少,如今,說中國是文化大國,實際上是我們在分享祖先的榮光,令我們慚愧。文化的一個主要載體是圖書,而中國圖書版權進出口存在著五六倍的逆差。對歐美則更存在幾十倍的逆差。如果中國接納的世界文化總是大於向世界回饋的文化,那足以讓中國感到歉疚。

上海人公認上海精神是「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如果上海精神在上海人心中根植,得到世代的發揚,上海就具有了強大的文化力量,就能更全面地服務全國,貢獻於世界。

我們處在一個偉大變革的時代,偉大的時代應當誕生偉大的作品。我們需要有深厚傳統文化底蘊、能真切體驗現代中國並通曉世界文化的偉大作家。寫世性意義作品的作家需要保持與世界文化的長期交流,以克服「不識廬山真面目」的困境。美國學者奈斯比特夫婦不是中國人,卻寫出了《中國大趨勢》這樣有深度的關於當代中國的書,其對我們的啟示不就在於此嗎!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