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花照眼,艾蒲生香,一年容易又端陽,還記得幼年快到節日的時候,腦子裏就憧憬過節的快樂情景,盼著這一天到來,總覺時間過慢。
北京的老住戶講究過節,無論生活困難與否,到了這天,必須點綴點綴。街上小販高呼「江米小棗,好大的粽子咧!」還有推著車子賣桑椹、櫻桃的,也都及時上市,一般人總要買些吃吃。
榴花照眼,艾蒲生香,一年容易又端陽,還記得幼年快到節日的時候,腦子裏就憧憬過節的快樂情景,盼著這一天到來,總覺時間過慢。

北京的老住戶講究過節,無論生活困難與否,到了這天,必須點綴點綴。街上小販高呼「江米小棗,好大的粽子咧!」還有推著車子賣桑椹、櫻桃的,也都及時上市,一般人總要買些吃吃。

據《宛平歲時志稿》說:「五月五日,家懸五雷符,插門以艾,幼女配紙符、簪榴花,曰女兒節。是日午,具角黍,  漬菖蒲酒,闔家飲食之,以雄黃塗耳鼻,取避蟲毒之義也。」

在端午節那幾天裏,街頭巷尾有賣蒲艾及石榴花(紙制)的,以及用黃紙印就的紅色鍾馗像。買來蒲艾後,高懸在門的兩旁,鍾馗像則貼在門楣上方中央,據說這樣可以「避邪」。婦女戴在頭上的石榴花鮮紅耀眼,更增添了節日的「喜性」。普通家庭更於此日買來雄黃,以酒泡之,在端午節這天的中午飲用,說是可以解毒。小孩不能喝酒就將雄黃液抹在頭頂或額頭、眉心、身上。這是北京多年來的風俗。

「一一雕盤分楚粽,重重團扇畫秦娥」。粽子本名角黍,最初是用竹葉裹米,後來經過發展粽子有了南方粽子、北方粽子、廣東粽子之別。南方粽子鹹的居多,如火腿粽、鹹肉粽等,味道鮮美,此外還有蓮子、棗泥、豆沙等甜餡的粽子。北方粽子只有紅棗、豆沙和淨米的三種,風味不如南方的。廣東的枕頭粽呈長方形,體積比北方粽子大三四倍,餡更複雜,除普通棗泥、豆沙外,還有蓮蓉、椰子、蛋黃的。蛋黃還有鴨蛋黃、雞蛋黃之分,也有把鹹肉和小豆、江米合一起做粽子,吃起來不同凡響,與北方粽子味道迥乎不同。不過北方的淨糯米粽子用冰鎮後,剝到盤裏,放些白糖和玫瑰花的汁子,或再蘸上點桂花,又涼又甜,米香和花香混在一起,的確另有風味。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