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6月11日文章,原題:為何中國勞資糾紛是健康跡象。
中國的「世界工廠」目前遇到了一些麻煩,多家工廠的工人為了薪酬而向管理層發起挑戰。這一現象為全球消費者帶來電子產品、服裝和玩具成本上升的可能性。
英國《金融時報》6月11日文章,原題:為何中國勞資糾紛是健康跡象。

中國的「世界工廠」目前遇到了一些麻煩,多家工廠的工人為了薪酬而向管理層發起挑戰。這一現象為全球消費者帶來電子產品、服裝和玩具成本上升的可能性。

薪資上升看上去像是中國經濟發展和勞動力市場運行(比如市場被允許發揮作用)的天然後果。生產率數十年來一直在增長,部分原因是平均每個僱員的資本投入更高了,但這同時也是工人技能提高的結果,提高薪資以反映上述成果是件很正常的事情。進一步說,在更大程度上以國內消費為導向的經濟增長,正是中國乃至失衡的全球經濟所需要的。

從中國工人正在爭取的加薪幅度看,這種加薪對全球消費者並不會有什麼影響。在中國主要出口產品(電子產品和其他消費品)的零售價格中,勞動力成本僅佔大約5%。中國工人的加薪要求,不至於讓任何人買不起iPad。

就中國本身的競爭地位而言,較高的薪資上漲,可能把某些低價值業務推向印度或越南或是中國較貧窮的地區,但這不太可能引起太大的擾亂。無論如何,正如人們預期的那樣,迄今為止中國工人的加薪要求,集中于較高價值的生產行業。

只要是反映了更高的生產率,中國要求加薪的壓力就是一項「功能」,而非缺陷。在中國之前,日本、新加坡、南韓、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泰國都走過這條發展道路。在中國之後,將會是越南,希望還有寮國,有朝一日也許還有緬甸,最終,沒準北韓也會加入。中國工人們沒有投入惡性競爭。他們正開始向頂峰攀登。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