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正在北京舉行的第二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比喻為窗口,那麼美國對華出口管制問題就像是切片。窗口可以讓我們觀察到中美關係的面貌,而切片能讓我們認識到矛盾與摩擦的癥結所在。
從窗口看,中美「豪華陣容」北京聚會,表明今天的中美關係雖有波折,卻不容後退。後退損害雙方利益,也損害世界的利益。從切片看,中美關係要前行,就必須解決實際問題。

如果把正在北京舉行的第二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比喻為窗口,那麼美國對華出口管制問題就像是切片。窗口可以讓我們觀察到中美關係的面貌,而切片能讓我們認識到矛盾與摩擦的癥結所在。

從窗口看,中美「豪華陣容」北京聚會,表明今天的中美關係雖有波折,卻不容後退。後退損害雙方利益,也損害世界的利益。

從切片看,中美關係要前行,就必須解決實際問題。比如,中國商務部長陳德銘與美國商務部長駱家輝23日會見時,就挑明瞭美國出口管制這一具體問題。但問題的解決需要一個艱難的過程。

要求美方放寬對華出口管制,不是個新問題,中方這些年來沒少提,但美方屢屢反應遲鈍。關鍵就在於,這個問題涉及華盛頓對中國的定位,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意味。

在華盛頓的政治光譜儀上,中國的顏色可說是最不確定、最模糊的。中國既是美國的朋友,又是美國的對手;在某些領域、某些時候,或者對某些人來說,中國甚至是潛在的敵人;但對另外一些人來說,中國又是很好的合作夥伴。中國處於一個非敵非友的地位。

這一點更是在美國出口管制的清單中可以清晰看出。用以衡量美國與某國關係最直接的尺規,就是美國的出口管制法規。除去軍事產品的禁運之外,在化工產品、火箭技術和材料、電腦等項出口管制中,中國的位置都僅比美國的敵對國高一點點,地位也不那麼清晰。

出口管制法規是冷戰的產物。上世紀80年代,美國出於政治需要,對華高科技管制有所放鬆,但90年代初以來,又重新收緊。近年來,隨著中美經貿關係的加深和經貿界人士的推動,管制有所鬆動。比如,像個案審批,授予中國企業「合格終端用戶」的資格等。但只要華盛頓松一松,立即就會招來強烈的反對聲音。

美國實行對華出口管制,使美國企業喪失了許多貿易機會,也很不利於中美貿易的平衡發展。但由於中國的定位所決定,華盛頓不大可能給予中國更好的待遇。在經濟利益與政治(戰略)利益二者之間,後者決定前者。放鬆對華出口管制的難點還在於,只要有一部分利益集團將中國視為現實或潛在的敵人,並從中獲益,尺規就不大容易調整。

把這個切片放大了看,顯然,採取這樣的對華模糊定位的政策,對美國是有利的。不過,在中國比較弱的時候,實施這樣的政策難度不大,有利於華盛頓掌控整個局面,並擺平美國國內的不同利益集團,中國也只能被動接受。

現在的問題是,隨著中國的不斷發展,華盛頓很難再用模糊政策來應對中美關係,美國在很多方面更需要中國的支援。局面開始發生變化。現實的問題逼著華盛頓必須做出選擇:你究竟是把中國當敵人還是當朋友。模糊的餘地已越來越小。

此次訪華前,美國商務部長駱家輝等高官曾多次主動表示,美國將改革出口管制體系。這表明,奧巴馬有意通過改革,使對華出口的技術和產品的流程更簡化,以促進一部分技術和產品的出口。

當然,在中國的定位發生根本變化前,這樣的改革步伐肯定也不會太大。一輪甚至幾輪對話,都不可能解決這個問題。中美關係這些年來的進程告訴我們,不要期待一次性的兩三米的跳躍式進步,但我們必須為1釐米,甚至1毫米的進步坐下來談判。只要我們談下去,就一定會有成果。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