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香港媒體形容為世紀性的曾(蔭權)余(若薇)辯論,在香港時間2010年6月17日晚60分鐘唇鎗舌劍後分出勝負。學人、報界、市民一致認為勝者余而敗者曾,更有說余摧枯拉杇大勝。幾家大學學人及大專、中學生這些政治水平較高階層,多數直指特首之敗可以一個慘字形容。
被香港媒體形容為世紀性的曾(蔭權)余(若薇)辯論,在香港時間2010年6月17日晚60分鐘唇鎗舌劍後分出勝負。學人、報界、市民一致認為勝者余而敗者曾,更有說余摧枯拉杇大勝。幾家大學學人及大專、中學生這些政治水平較高階層,多數直指特首之敗可以一個慘字形容。

北美地區華人除部份來自香港同胞外,對上述「世紀辯論」比不上墨灣噴油之吸引,本期「論盡」以曾余之辯為題,重心不在誰勝誰敗,主要是就近年中外各國政客電視台上的交鋒後得失對辯者政治行情立竿見影的影響。

先講曾余之辯,筆者透過電視、電腦及報章,也認為曾向來演講照稿宣科,更無演辯家煽動支體語言,木訥而詞不達意,60分鐘處於被動與捱打下風,神情尷尬,無威儀,雙目不離貓紙(提示簡條),至於出身大狀的公民黨魁余若薇,氣勢雄,質詢辣,問題尖銳,扣應普羅大眾答辯時語語中的,更以香港民主前途哽咽宣稿大得同情,未來政治行情必漲。香港三名政論人士陶傑、李燦榮及馬嶽,給余的評價分數均在80至90分(100滿分)之間,給曾評分不及格40-50之外,李燦榮不顧特首之尊狠給3分,想當年,曾與梁家傑爭特首的政事辯論的雍容有力,已不復見。

這一次曾的咎由自取,全出自要透過辯論運用其本人的從政歷練與政治智慧,向港人促銷政改方案,豈料千不該,萬不該,挑戰公民黨魁余若薇,被對手辛辣追迫,弄巧反拙地使支持政改人數不增反減,反對政改人數大增。5年前(2005)政改首次被否決,電辯失關,令港人捋一把汗!今後敗後,特首四出拜會功能組別、民主黨、獨立派、泛民、民協等組織,盡力箍煲,又大方接受民主黨所提方案,1人2票,成功獲得9名黨票支持,正是絕地逢生。泛民陣營的公民黨、社民連、職工盟、陳日君等,遊行抨擊,亦無濟於事,反而陷於分裂。發稿時,反對派大包圍立法會,拉布條,又運用拖延戰術,暫擱方案。豈能阻止港人的民主發展,方案過關,將成事實。

電視辯論(debate),本為西方先進民主國家大選期間的必然政治遊戲,兩或更多候選人在電機前互相答問,龍蛇立見。施政綱領可盡量show出,辯論實在有助於隨之而來的大位爭奪,辯敗一方,民調立即下滑,也牽動到政治前途。

即以近日台港兩場所謂世紀辯論,台方一為現任總統,一為在野黨魁,與香港特首戰黨魁的黨政地位完全一樣,但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兩年來不斷挑戰馬英九,結果馬接招後,意想不到大獲全勝,蔡就ECFA攻勢薄弱,捨政治針鋒而取學術性比較,對黨及綠營願望交白卷,蔡馬同為台灣法學界頗受尊重人物,公辯失利,蔡的主席地位動搖,更在黨大老及有心人推迫下,參選五都新北市選舉,無論勝負,下任黨魁寶座及2012大選之爭,未必再是她的囊中物了,反之馬總統勝後人氣急升,民調反壓。選錯電辯對象,曾蔡同病相憐。

在歐在美,日前英相白高敦與貝利雅,及兩年前美國總統的奧巴馬對馬侃,白高敦少年英偉,辭鋒犀利,經濟質詰更針針見血。美國這邊廂,奧巴馬為近年所向披靡的演說家,由地方打到中央參院,再進白宮,能言善辯是他的招牌,多數省用謀士講稿,臨場發揮,口若懸河。而辭去州長轉任電台評論員又行為怪異的裴琳對著拜登,電辯幫不上馬侃,更得一個笑字,正副全軍盡墨,大選豈能不敗。

讀者可能還記得上世紀中期尼克森與約翰甘迺迪那一場過招,尼克森雖是艾帥(森豪‧威爾)總統的副手,又是法界奇才,但被政治世家對手甘迺迪瀟灑陳詞,且事前經化妝師塗抹,展現靚相,而尼克森則蒼老黑面,電辯竟成苦果。雖然後來大勝卡特,但也遲了幾年,至於水門案勁爆,則是本文的題外話了!

編按:約翰‧甘迺迪祖父當年活躍政壇,乃父老甘迺迪為著名外交及政治家,駐英時可隨時夜訪唐寧街10號及白金滿宮,與大雪茄邱吉爾首相及女皇談國事,老甘迺迪更有計劃將三子先後推上總統寶座,結果約翰一任未終,慘遭暗殺,所謂機心算盡,結果人算不如天算!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