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天天播放南非世界杯的「豪門盛宴」。儘管我們於盛宴無緣,吃著「閉門羹」,卻照樣熬夜為別人喝彩。

這是人類關注度最高的一項體育賽事,當然也就是一場盛大的文化聚會。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作為經濟30年持續增長而舉世矚目的國家、作為剛成功舉辦了奧運會且金牌總數獲第一的國家、作為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中不可或缺的國家,卻總是缺席著世界杯。

13億人出不了一支足球隊,怪誰怨誰?電視天天播放南非世界杯的「豪門盛宴」。管我們於盛宴無緣,吃著「閉門羹」,卻照樣熬夜為別人喝彩。

這是人類關注度最高的一項體育賽事,當然也就是一場盛大的文化聚會。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作為經濟30年持續增長而舉世矚目的國家、作為剛成功舉辦了奧運會且金牌總數獲第一的國家、作為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中不可或缺的國家,卻總是缺席著世界杯。

13億人出不了一支足球隊,怪誰怨誰?

怨亞洲人吃肉少了身體素質不行?中國的足球要從爺爺抓起,從爺爺輩就多吃肉改善體質。但近鄰的日本、韓國、朝鮮人,吃的肉未必比我們多。

怨自己技不如人?但中國歷來不缺技藝高超的人。且看我雜技、氣功、武術,「江山秀麗,疊彩峰嶺,問我國家哪像染病?」

怨足球是中國人不熟悉的運動?可國際足聯確認足球起源於中國,叫「蹴鞠」;《水滸》裡有個角色,叫「高俅」。

怨教練不行?我們也花錢請過高人了。

怨機制不對?我們也引進職業聯賽了。

怨球風不正?我們為制止賭球,已依法抓人、判刑,開始糾風了。

……

可是,13億人就是出不了一支足球隊。

基辛格退休後當過足球評論員。他說中國足球隊不能衝出亞洲走向世界,是因為中國的文化害了他們,他們只知道集體主義,缺乏個性,缺乏想象力。此論謬也。中國文化當然強調集體主義,但也張揚個性。講君子要「修齊治平」,就把個人與天下聯繫起來了。何況中國出了那麼多放射著個性光芒的文學家、藝術大師。

但是,13億人就是出不了一支足球隊。

倒是基辛格提醒我們,這其實是文化現象,不妨作文化反思。

起碼可以反思三條:

其一,足球需要個人才能的充分發揮與整體協調的高度配合。其實不光足球,我們在很多方面缺的就是這個協調配合。強調個人就忘了集體,強調集體又犧牲了個人。我們天天講馬克思主義,卻忘了馬克思主張的理想社會要「實現人的自由、解放和全面發展」,「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

其二,足球需要進取與防禦的巧妙結合。不光足球,我們在很多方面缺的就是這個巧妙結合。我們善於打陣線分明的排球、乒乓球,不善於踢混戰一場糾纏不清配合默契對抗激烈的足球。尤其搞不懂「越位」,不知道怎麼樣「幫忙不添亂,盡職不越位」。我們的祖先就強調界限分明,所以修長城、搞「海禁」。但現在經濟全球化,要不斷擴大對外開放,就難以分明了。我們必須學會在擴大開放的新形勢下防範西化,抵禦滲透,踢好「足球」。

其三,不要空喊「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看到一個小國的球隊,進球的球員激動地撩起球衣上的隊徽親吻,我們作何感想?不要空喊「以改革創新為核心的時代精神」,看我13億人口的泱泱大國,怎麼就改革創新不出一支足球隊?

「十年瞰鞠將雛遠,萬里秋千風俗同」。足球是一面鏡子,一面讓國人尷尬、臉紅的鏡子。

知恥而後勇,讓我們,不僅是足球隊,都來照一照這面鏡子。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