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祖國醫學寶庫中,收藏了不少名醫著作。這些著作,既豐富了治病救人的學識,同時在文學藝術的百花園中,不愧為一株別具一格的奇葩。歷古以來,為後人所傳誦不衰。筆者幼習岐黃,愧無成就,但對此一類與詩詞歌賦密切結合的作品,卻興趣殊深,歸入「玉屑集」,並披諸報端,以饗讀者。
在祖國醫學寶庫中,收藏了不少名醫著作。這些著作,既豐富了治病救人的學識,同時在文學藝術的百花園中,不愧為一株別具一格的奇葩。歷古以來,為後人所傳誦不衰。筆者幼習岐黃,愧無成就,但對此一類與詩詞歌賦密切結合的作品,卻興趣殊深,歸入「玉屑集」,並披諸報端,以饗讀者。

我國清代有位傑出的文學家,其名蒲松齡。他所著的精采短篇小說集《聊齋誌異》,內容曲折離奇,歷來膾炙人口,至今不衰。但未必很多人知道他不但善於詩,而且亦善於醫。據傳清代康熙年間,蒲松齡應江蘇寶應知縣聘任為幕賓。一日受命喬裝江湖郎中,四處為人治病,其實是暗查一宗冤案。由於他醫術高明,有人送他一塊金漆牌匾,上書「一代詩醫」。蒲松齡將之懸掛於廳堂之上。及後有個秀才看到,有點不服氣,認為若說一代名醫,倒還可以,若譽為詩醫,即為詩治病,聞所未聞也,故有意挑剔蒲松齡。一日特地到蒲宅謁見蒲公,故意請教曰:「久仰蒲公既能醫人,又能治詩。晚生想及一首古詩,請教蒲公應如何治法?」蒲松齡即知來意,乃笑答曰:「願聞所想何詩?」秀才即吟道:「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蒲松齡聽罷,稍加思索,隨即應道:「本詩本無語病,只是略顯肥胖,如人之過於臃腫,可輕用瀉法,以清其水濕。對此詩若要挑剔,可削減部份文字,但不改變詩意。」說畢揮毫在紙上疾書成五言絕句如下:「時節雨紛紛,行人欲斷魂,酒家何處有?遙指杏花村。」既簡潔,又不改變詩意,堪為絕唱。秀才一時無言以對。還可刪節為「雨紛紛,欲斷魂,何處有,杏花村?」蒲公補充說:「詩貴含蓄,雖削減大半,詩意猶存,如『人之初』之三言長詩,不失其雅韻也。」秀才自覺羞漸,但他仍不甘認輸,再吟上一首五絕如下:

「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掛名時」要求蒲公診治有何毛病。蒲公也夠耐心,稍加思索答曰:「天地與人,各有陰陽五行。人更有虛、實、肥、瘦、矯健、罹疾之差異;詩、詞、歌、賦亦有虛、實、精、贅之分。醫書云:『實則瀉之,虛則補之。』在老夫看來。此詩稍嫌過瘦,即語過簡而欠具體,當補充詩句如下:

『十年久旱逢甘雨,千里他鄉遇故知。夫婦洞房花燭夜,秀才金榜掛名時。』是為人間大快之事也。」秀才聽罷,方才拍手稱讚,並連連作揖曰:「蒲公真奇才也,晚生佩服佩服!」

又傳蒲松齡不僅會醫病,而且有很好的醫德。他為了一面收集《聊齋誌異》的寫作素材,一面行善。他曾在家鄉柳泉設立了一個茅亭茶座,自號柳亭居士。他配製的桑菊茶點以桑葉、菊花、蜂蜜合製),每日為過往行人供茶解渴,不收分文。但要飲茶者盡可能給他講一個傳奇故事,他好編寫《聊齋誌異》。

桑菊茶藥療價值很高,因為菊花具有清涼解暑、清心明目之功。藥聖賦更說:「聞之菊花能明目而清頭風……」桑葉既能疏散風熱,又能清肝,肝清目自明。蜂蜜能潤燥解毒、潤腸通便,調和百藥之偏性。三藥合用,相得益彰,而且茶清氣香,飲之沁人心脾。有病治病,無病可防病。筆者建議,多飲此茶,有益無損。不過話得說回來,如有糖尿病者就不宜飲蜂蜜,不如飲市面上所出售的夏桑菊茶,多了一個夏字即夏枯草是也。在暑熱的夏天,飲夏桑菊茶十分適當。不要小看夏枯草,查夏枯草味苦辛,性寒,有清肝火、散鬱結的作用。善於消散因肝火和氣鬱引起的癭瘤。還能用於因肝火上升的目珠疼痛、頭痛、頭暈,更治因肝陽上亢的高血壓症。更令您驚奇的是,還可醫治因肝火鬱結的乳腺腫病,並能消散腹中的結塊和治風濕痺痛,飲夏桑菊茶何樂而不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