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21日批准鏞記母公司清盤,令鏞記酒家的發展備受注目。身兼事務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指,清盤不等於「執笠」,反而有可能令鏞記走向國際化。至於申請鏞記清盤的甘健成,其長子甘崇軒未有正面回應提問,只表示會繼續清盤程序。
甘祟軒在本案開審時曾到高院旁聽,惟21日未有到庭索取判詞。記者昨午致電甘崇軒,甘指自己並非第一身參與,不方便評論案件,但既然判詞批准鏞記清盤,「自然繼續」。至於自言欲購父親股份的二叔甘琨禮會否落實收購,甘崇軒指二叔「好耐無搵我哋」。
高等法院21日批准鏞記母公司清盤,令鏞記酒家的發展備受注目。身兼事務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指,清盤不等於「執笠」,反而有可能令鏞記走向國際化。至於申請鏞記清盤的甘健成,其長子甘崇軒未有正面回應提問,只表示會繼續清盤程序。

甘祟軒在本案開審時曾到高院旁聽,惟21日未有到庭索取判詞。記者昨午致電甘崇軒,甘指自己並非第一身參與,不方便評論案件,但既然判詞批准鏞記清盤,「自然繼續」。至於自言欲購父親股份的二叔甘琨禮會否落實收購,甘崇軒指二叔「好耐無搵我哋」。

身兼事務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指出,當控股公司進入清盤程序,會由清盤人估價,之後將股權公開競價,價高者得。因清盤的是母公司鏞記控股,並非酒家,故清盤過程不會影響鏞記酒家營運。

涂亦不擔心酒家會結束,雖然鏞記股份可售予任何一位買家,但其商譽價值不菲,不擔心控股人會關閉酒家,反有可能將鏞記品牌國際化或轉攻內地市場。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