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金融比喻為一棵大樹,那麼,業務是葉,管理是枝,體制是干,文化是根,而經濟社會環境,則是它的土壤。
改革開放以來,由於土壤日趨肥沃,中國金融這棵大樹已漸呈葉茂、枝繁、干壯之勢。
但是,儘管如此,不可回避的是,中國金融業目前總體還處於「初級階段」:管理粗放,經營無序;發展失衡,服務不當;案件頻發,風險尤存;軟實力不足,競爭力不強……這當然原因種種,它的解決也需要一個過程。但是,這促使我們不能不去思考一下它的文化,不能不審視一下它的「根」。
如果把金融比喻為一棵大樹,那麼,業務是葉,管理是枝,體制是干,文化是根,而經濟社會環境,則是它的土壤。

改革開放以來,由於土壤日趨肥沃,中國金融這棵大樹已漸呈葉茂、枝繁、干壯之勢。

但是,盡管如此,不可回避的是,中國金融業目前總體還處於「初級階段」:管理粗放,經營無序;發展失衡,服務不當;案件頻發,風險尤存;軟實力不足,競爭力不強……這當然原因種種,它的解決也需要一個過程。但是,這促使我們不能不去思考一下它的文化,不能不審視一下它的「根」。

我曾經說過,國內生產總值,是一個國家的血肉;文化,是一個國家的靈魂。國家如此,金融亦然。發達經濟體的金融業之所以發達,原因之一就在於它在走向發達的過程中形成了自己的文化。業務,靠人去發展;制度,靠人去執行;體制,靠人去設計;人,靠文化去影響。

我曾專門將中國的金融文化簡單概括為「利法信義道」5個字。金融企業不諱言以盈利為目的,但「利」要以「法」為約束,要以「信」「義」「道」為前提。在目標體現為「利」,在行為體現為「法」,在他人體現為「信」,在社會體現為「義」,而在這一切之上(形而上),則體現為「道」。正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也正所謂,小才通技,中才通策,大才通略,超才通道……

「道」是什麼?非我輩所能悟透,更難盡述也。道可道,非常道。然有三例可供參考。一為正例。有一智伯分馬的故事。某財主兒子有三,馬十七匹,臨終囑長子分1/2,二子分1/3,三子分1/9。17匹馬的1/2是8匹半,難道要殺一匹分肉乎?三人無奈之際請來智伯。智伯從自家牽來1匹,計為18匹,長子得1/2即9匹,二子得1/3即6匹,三子得1/9即2匹。9+6+2等於17匹,剩下1匹則物歸原主,智伯牽回。此例表象為數學之謎,實乃蘊含多盈之「道」,很可為今天金融企業改革重組所借鑒。

二為反例。美國作家約瑟夫•赫勒有一著名黑色幽默小說《第二十二條軍規》,其故事內容大意是某空軍飛行員希望退役而不能實現。為退役此君遍尋條例,條例規定「隻有精神失常的人才不能飛行,但需要本人提出申請」,而條例同時規定「如本人能提出申請,就証明此人精神正常」。這種陷入死循環的邏輯陷阱似的規定,在今天的金融界不可謂不存在。這種過於具體的、造成互相打架撞車的技術規定,乃是缺「道」的表現。

三為中例。近來流傳一短信,謂「兩美國人商議,甲到中國旅游,用10萬美元兌換68萬人民幣。在中國吃喝玩樂一年,用度為18萬人民幣,回國時希望人民幣兌美元升值到1︰5,再將剩下的50萬人民幣兌回10萬美元。乙則計劃拿10萬美元兌換68萬人民幣,在中國花50萬買一套住房,吃喝玩樂再花18萬,等回去時將房子賣得100萬,換回20萬美元」。對這等如意算盤,中國人需要一種「道」的智慧去應對。

誠然,宏大的中國金融文化體系,遠非「利法信義道」5個字所能概括。但我相信,同為殷制,湯興紂亡;再好的體制,如果人不得力,也難張其利;再有缺陷的體制,如果其人得力,也可借力補利。人與體制和法制的最佳結合,加之「土壤」大勢所助,不失為金融的天時、地利、人和,不失為金融之「道」的某種詮釋,亦不失為中國金融文化的一種追求。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