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夏去秋來的季節,江寧夏仁虎老先生寫了一組《舊京秋詞》,共二十首竹枝詞,每首後都有說明。雖然寫的是舊京新秋風物,但卻充滿了故國離黍之思,前面有幾句簡短的四六小序,極為感人。辭云:歲序不留,羈人多感,見紅蘭之受露,識素秋之已深。偶做竹枝之歌,聊當夢華之緣。凡所題詠,並涉舊京,傳之他時,或成掌故云爾。正當夏去秋來的季節,江寧夏仁虎老先生寫了一組《舊京秋詞》,共二十首竹枝詞,每首後都有說明。雖然寫的是舊京新秋風物,但卻充滿了故國離黍之思,前面有幾句簡短的四六小序,極為感人。辭云:歲序不留,羈人多感,見紅蘭之受露,識素秋之已深。偶做竹枝之歌,聊當夢華之緣。凡所題詠,並涉舊京,傳之他時,或成掌故云爾。

其第一首云:迎秋三日雨滂沱,此夕雙星怨悵多。如此洪流天不管,舞臺耽誤渡銀河。

後面還有自注,說是北京每年農歷七月初,場照例演《天河配》。今年大雨,各省橫流劇禍,各大舞臺也都輟演了。北京人當年最愛聽戲,可是戰爭來了,再加天災,應景好戲也演不成了。演不成戲是小事,國家民族的生死存亡是大事,老人的詩是有微旨的。

當年梨園界最時興唱節令應景戲,一進農歷七月,家家戲園子門口就要貼出《天河配》的海報。

《天河配》演的是牛郎織女結為夫婦又橫遭拆散,後來每年七月七日銀河鵲橋相會的故事。七月七日「乞巧節」,在唐代就十分重視了,北京人乃是繼承了這一傳統。

《天河配》是一齣神話戲,並沒有具體的歷史故事作根據,所以在演出時,除了織女的動人唱腔之外,更重要的是作派、彩頭。如台上出現荷葉荷花的天河,似乎真的是喜鵲搭橋。人們更愛看科班演出的《天河配》。俗名「娃娃戲」,因為角色整齊,人多,台上熱鬧。當年「富連成」在的時候,年年都要演。尚小雲辦的科班「榮春社」也演《天河配》。有一個時期,學習海派,大放噱頭,什麼「真牛上臺,電光鵲橋」等等廣告,都作出來了。

對老北京人說來,七月裏不去聽一回《天河配》似乎是一年的缺欠。同樣的節令應景戲,除七月節的《天河配》而外,八月中秋也有應節佳戲,那就是《唐明皇遊月宮》,這戲後來很少有人唱了。昆曲裏的節令戲,最好的是端午節鍾馗戲纏綿,《鍾馗捉鬼》、《鍾馗嫁妹》,都是極為典雅的。只是曲高和寡,沒有《天河配》通俗易懂。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