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第九十天,冷血格斃台中市角頭翁奇楠的涉案槍手廖國豪25日投案。他供稱,因不滿翁奇楠勢力坐大,手下小弟太過囂張,加上自己想「一戰成名」而犯案。
案情雖已顯示廖國豪大哥「小安」楊定融涉嫌教唆行兇,但廖25日晚應訊時仍否認,聲稱自己一手策劃該案,並稱逃亡期間四處租屋躲藏,都搭公共運輸等交通工具,不用手機;因其供詞避重就輕,想一肩扛下,警方正漏夜調查以突破其心防。
亡命第九十天,冷血格斃台中市角頭翁奇楠的涉案槍手廖國豪25日投案。他供稱,因不滿翁奇楠勢力坐大,手下小弟太過囂張,加上自己想「一戰成名」而犯案。

案情雖已顯示廖國豪大哥「小安」楊定融涉嫌教唆行兇,但廖25日晚應訊時仍否認,聲稱自己一手策劃該案,並稱逃亡期間四處租屋躲藏,都搭公共運輸等交通工具,不用手機;因其供詞避重就輕,想一肩扛下,警方正漏夜調查以突破其心防。

廖國豪25日突然找國民黨籍立委周守訓協助投案,並對周守訓說「台灣教育害了我」,偵辦翁案的台中市警方派員北上押解廖國豪,連夜搭高鐵於25日晚十一點抵達台中站,隨即押回中市警局偵訊。

據悉,廖國豪投案時神情疲憊,因警方早已查知他涉案,廖不符合自首要件,無法減輕其刑;但他槍殺翁奇楠時才十七歲多,尚未成年,即使罪證確鑿,也不致被判死刑。廖國豪到案是翁案最後一塊拼圖,但這塊拼圖的背後,究竟是誰一手操控,是警方下一個偵查目標,答案恐須從楊定融身上著手。

廖國豪投案時戴眼鏡、穿紅色T恤、藍色牛仔褲、戴深色棒球帽,周守訓透露,廖國豪對他說了一段頗為耐人尋味的話,「台灣教育害了我」,還說:「老師都不喜歡我寫的答案」,周守訓據此認為,廖國豪指的應是當前台灣教育盲點。

周守訓表示,他觀察廖國豪應是覺得已「面臨瓶頸」,無法再逃下去,因而出面接受法律制裁。周守訓說,廖國豪25日下午透過選區友人找上他的辦公室,廖在電話中對周說,要找一位可信任的人幫忙投案。

傍晚,周守訓和廖國豪碰面,確認是廖國豪本人及其投案意願後,隨即打電話連繫台中市警局長邱豐光,台中警方即派員北上押人,周守訓說,廖全程緘默,沒有提案情內容,也沒有想聯絡任何人。

據悉,廖國豪逃亡的後期,隨著共犯、掩護犯的被捕而逐漸不安,宛如驚弓之鳥,駕車載他行兇的林英豪、在日月潭接應棄車的賴明男日前落網後,對廖是一大打擊,但真正使他走投無路的,卻是收容、掩護他藏匿的竹聯幫成員近日一一落網,廖因而成為燙手山芋,面臨無人敢再掩護的窮途末路,投案面對司法制裁以取代無處可逃或遭滅口,已是廖國豪無奈之餘所能做的唯一選擇。

日前從中國押解回台的嫌犯「八卦 」黃俊龍,在案發當天將廖接到台北市,交給竹聯幫份子金建宏、許佑寧、郭泓揚掩護,這三人已向檢警坦承接應廖國豪十多天,後因見局勢變化,於是換手、換地;檢方昨訊後,黃俊龍依殺人、藏匿人犯罪收押,金建宏等三人以十萬至五十萬元交保。

翁案犯罪集團的角色分工也獲確立:「小安」楊定融在幕後指揮、策劃,廖國豪是「殺手組」,「車手組」是林英豪,「車輛組」是張育豪、蘇寬裕等,黃俊龍是「通訊組」,竹聯幫則因協助廖逃亡而成為「藏匿組」。

專案小組指出,今年三月,楊定融透過女友在中市忠明南路租屋,案發前楊定融、黃俊龍疑在租屋處策劃行兇。

五月廿八日當天上午,楊先一步出境中國,製造不在場證明,而廖國豪槍殺翁奇楠後,林英豪載他去日月潭棄車,再由賴明男駕車接兩人回台中市,向黃俊龍報告執行情形,黃俊龍載廖國豪到台北市,交給竹聯幫的金建宏等人,安排廖住進其中一人住處;黃俊龍則在廿九日也搭機潛往中國。據悉,楊定融曾為竹聯幫的大哥大開車,而楊定融之前回國投案,也是竹聯幫大老居間策動。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